有些事,我本來想等到,嗯,十幾年後再講的,等我那最小的表弟,現在只有一兩歲的表弟,長大之後再講的

 

可是我最近在整理東西的時候,突然想到,或許我應該趁現在,記憶還鮮明的時候,悲傷比較緩和的時候,在這個不遠不近很剛好的距離,這個時候,先寫起來留著,等到那天,他夠大的時候,我才不會把一切細節都忘的一乾二淨

 

寫給那現在只會在地板上跌跌撞撞跑的小傢伙,希望,以後的某一天,我會想起而你會看得到

 

不管,我下面講的,你喜不喜歡,有沒有感觸,有一句話我要講,而你一定要記住,你的爸爸,我的小舅,他是很愛你的

 

在你沒有印象的嬰兒時代,那時,你的媽媽,我的舅媽,經過十月懷胎把你生下來,還經歷產後憂鬱症的時候,那時,都是舅舅在照顧你的,半夜換尿布洗澡餵牛奶,你哭的時候,把你抱在胸前輕輕拍著的,都是你爸爸,因為舅媽,憂鬱症嚴重到她不敢抱你,在滿月之前,你可是舅舅一手照顧的

 

舅舅很喜歡小孩子的,你可以問問其他表哥表姊,特別是幾乎可以說是他帶大的那兩個表哥,所以,關於他在你還沒滿週歲之前辭世,請你不要怨恨,我相信他一定也不願意,這個世界上,有很多東西是我們不能決定的

 

我不知道,你會不會有另一個新爸爸,或許,會有,會有另一個爸爸,照顧你快樂的長大,那麼,記住,有個人,一個你可能沒印象沒有記憶的人,我的舅舅,也是你的爸爸,他,很愛很愛你的

 

或許你會有新的姓氏,這點,請不要對你的媽媽,有任何的怨言,畢竟,舅媽還年輕,有追求幸福的權利,不要覺得舅媽對舅舅有什麼虧欠,是我們虧欠她太多太多

 

我不知道我來講這些,適不適合,突不突兀,或許,你以後被其他無知同學嘲笑的時候,可以想想這些

 

舅舅跟舅媽相遇剛開始交往的時候,我那時還在念高中,而那時舅媽上班的地方,就在我家附近的水利局,有天我下課回家,還是個暖暖秋陽的下午

 

在我等著紅綠燈準備過馬路的時候,有人輕拍我的肩膀,我一轉頭,是微笑的舅舅,他那天穿著套灰色的西裝和同樣色系的領帶,跟結婚照上的一樣帥,或許還要再帥一點吧,靜態的照片是照不出來那幸福的微笑的

 

我問他要去哪裡,他說他要去找舅媽,後來,行人通行的綠燈亮了,他踩著輕快的步伐,愉悅的走過斑馬線,離開我的視線

 

那天,是我第一次看到,真實的,幸福的樣子

 

是的,我所有關於舅舅的記憶,就是那天的印象最帥,最幸福,舅舅舅媽結婚那天我因為考試沒有去,或許那天,也是一樣的幸福,一樣的帥氣

 

有人說,幸福就是會讓人的週遭微微的發光起來,那麼,那天,舅舅在我的眼中,真的,微微的散發出一股幸福的光芒

 

這樣的幸福,這樣的微笑,爾後,我其實很少在其他人的身上臉上見到了

 

我們相差了將近十八歲,終究,你會在我們這群表哥表姊的眼皮底下長大,就如同,當年,我們這群小毛頭,在舅舅眼皮下跳動一樣

 

你小的時候,有著大大的眼睛,大大的耳朵,圓圓的臉蛋,愛玩活動力強,這些,就如同我媽媽、阿姨們述說般的,和舅舅小的時候,一模一樣,遺傳因子是無法抹滅的,就如同,舅舅對你的愛,也是無法抹滅的

 

不管你以後要往哪個方向,會面臨什麼樣的人生,請你記住,你的爸爸,他很愛你的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小我三歲的弟弟,現在高二,跟三年前的我一樣,開始往大學的路上準備,在他一下午的翻攪,在我房間裡兩年來沒什麼動的角落裡,挖出了,兩年多前,我所寫的自傳、自述,弟弟鬆了一口氣,把資料存在磁片裡,拿去參考參考了

而我,看著那,有些灰塵,有些皺折,墨水以不再光亮,當初一字一句細細斟酌,小小心心一筆一劃寫的文稿,凝視許久,慢慢的把當初那些青澀的字句,隨著逐漸平息的呼吸心情,一字一句的低低唸著

 

  一張A4不到的自述,短短的,非常簡短的,一下子就唸完了,除了我的呼吸比較放鬆之外,我的心情、我的心跳卻平息不下來

 

  薄薄、帶著灰塵的影印紙,曾經記載了,當時,比起現在,更加青澀的文筆,更為不成熟的字跡,許多,當時,年少輕狂,曾經,以為,世界,就是這樣轉動的夢想

 

 隱惡揚善,這是寫自傳的最高指揮原則,我以經記不太得是哪個老師這樣的說著,但是,我看著,自傳上,那對我而言,是刻意裝出的開朗向上的語氣,那對於未來光明的企盼,因為在體制下為了求生存的扭曲,如同那已經失去光澤的碳粉一樣,模糊了,我倒是還記得,老師講這話時,台上台下,那頗有默契有志一同的微笑,現在說,或許,是苦笑比較適當,奮發向上懷有光明面的努力少年,才是足夠成為未來棟樑的,簡單的說,才是審核老師喜愛的

 

  言不及義,這或許是我兩年多前跟現在,唯一共同的讀後感吧,當時,言詞乏義,卻為了達到要求的字數,合乎教戰手則中所說的適當的長度,硬是,把不必要的字句拉長,填充,一樣意義的形容詞換個語詞講兩遍,穿插,許多,我的自以為是,像是我寫了許多,我對於社團的看法,定義,對於社團中可以學習到的東西,社團在學校生活中所帶來不同的視野

 

  但是,我並沒有寫,我社團活動長當的好好的,卻莫名其妙的自己開除自己的社籍,連指導老師也不知原因的退社,這或許是應該好好交代的東西,這才是當時大學口試教授關心的東西吧,他們喜歡聽到,關於挫敗之後的反省,然後對於未來的展望,像是跌進泥漿裡,然後狼狽爬起之後,那抹只有心靈清新的樣子,口試教授有問,我只是說,因為高三要好好的唸書了

 

  嗯,推託的廢話,那時,對我很好,我也很敬重的高三導師,在畢業的謝師宴上有問,我只是笑,然後,再灌一杯果汁雞尾酒,下次,校慶回去之後在跟他說吧,或許改天先預習一遍吧,破壞我當時強烈自制,有著超年齡的理智冷靜形象,不知道這個禮會不會太大了,不過,我想,他八成也猜的出來,只是把我當成如同我外表所表現的樣子,那樣的老師,是得不到我打從心底的尊敬的

 

  印象中,寫自述的時候,那是個有著暖暖冬陽的下午,溫暖的陽光在牆壁上隨著時間的流逝,留下的澄黃的印記,一吋一吋一度一度,從遠處的床鋪,拉盡至書櫃的最下層,逐漸上移,經過書桌,半空中的牆壁,陽台的最末一角,金黃的陽光掃過漸漸至昏黃,我窩在房間裡,或坐或站,翻著輔導室發的指導手冊,教務處發的注意事項,其他老師同學私底下印的教戰手冊,學長姐遺留下少的可憐的參考資料

 

  四周沉靜,空氣靜止,但是,混雜著無奈、迷惘、困惑,和一股不知何處而出的氣憤,加上不知如何下筆的我,在當時的心情,可是混亂的要命,連個簡短的自述,前後加起來不到六百字,琢磨了一下午,下筆時,依舊塗塗改改,為了吹毛求疵微不足道的小地方,遲疑,懷疑,猶豫

 

  望著那些勉強只有通順適合的字句,看著那略嫌青澀的筆跡,因為,莫名的緊張而跳動的勾劃撇,那些曾經的以為,那些,曾經擁有,年少輕狂的光亮目標,曾經,以為,這樣就可以改變世界的純粹

 

  天使不了解人類的悲喜,直到,墮落,折斷了雙翼,掙扎

 

  我看著白色的牆面,想伸手捕捉,那時,那個下午的昏黃日光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遇見一隻獨角獸,在雨後的清晨

輕輕的走著,我在遙遠的草地上坐下,望著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我喃喃的念著,這樣,就會有人間的永恆了

煙嵐,隨著蹄子蔓延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