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406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準備要睡了,鋼琴聲的CD轉著,伴著電風扇微微的吹著,我坐在床沿楞愣的盯著地板,瓷磚跟瓷磚中間的細縫,因為,眼睛就要闔上了

 

弟弟敲了門,在燈還亮的時候鑽了進來,不請自來的抓起我的毯子,像是小時後我們兩個同住一間房般的打打鬧鬧,其實他玩到最後,只是要我去幫忙吃多出來的份宵夜

 

這樣也好

 

不管那份不大不小的pizza,生理代謝消化之後,還會囤積多少熱量,而且,讓我還要再刷一次牙

 

起碼,不再讓我有,“我是多餘的”,的那種,我不想要一直想逃避的感覺

 

很多時候,會覺得,自己在這個家裡,事實上,只是個,外人

 

每個週末,從基隆回到台北,待個兩晚,又走,或長或短,短的時候比較多,似乎,台北的家對我而言,只是個免錢的落腳處,地位,只比旅館再高一點,比所謂的寄宿家庭再低一點,而我的爸媽,只是個沒有額度沒有利息不用還款的提款機,寥寥可數的實際功能

 

相處的時間短,的可憐

 

每個週末,我一打開家門,總會有人事已非的感覺,雖然說,家具什麼的大擺設都沒有變,但一些小地方,像是冰箱一打開看到的食物,架子上晾著的個人專用的馬克杯,隨意散置在桌上的報紙,跟我上次看到的時候,通通不一樣了

 

有股陌生的味道

 

再再顯示,我沒有在這裡生活的事實,然後,透露出,一種,隔閡

 

對我而言,這些陌生的小地方,就像是,宣告我是個局外人的鐵証

 

家人之間互動的雞毛蒜皮小事,爸爸最近的工作狀況,如何,媽媽上的拼布課最近是教了什麼小技巧,弟弟最近再加上補習之後的作息調整,四個人坐上桌,我除了吃飯動嘴,這些話題我通通接不上開不了口,甚至還不知道有這麼回事

 

一般人,平凡的生活,家人之間,有的不就是那些,幾近於碎碎唸的,瑣碎零頭而已

 

像是,我只是個,有鎖匙的陌生人

 

對你而言,構成家人的條件有哪些,不過,對我而言,如果沒有辦法分享共度生活之間的瑣碎,那是有一點悲哀

 

有時聽到,「啊,菜不要買這麼多,不然三個人會吃不完」,有時候話講講,會突然冒出來一句,「你們基隆...」

 

他們已經習慣我不在家的生活,而我回到台北之後,卻脫節的接不上他們生活的進度,等我勉強接軌,我又要回學校上課了,在台北,他們像是個運轉良好的圓,輕鬆的轉過,負載我突然出現的日子

 

然後,我就在陌生,跟勉強微微熟悉之間,擺盪,一周一周,匆匆來去,重複著循環,而且,永無止境,除了同住一個屋簷下,越來越沒有被稱作家人的理由了

 

 “三個人”、“你們”......

 

好像,我已經,不屬於,“我們”了

 

where I belong?哪裡?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學長的老闆是個神出鬼沒的安西伯伯
 
基本上,每個實驗室都會有個老闆
就是,指導教授
為什麼?因為,指導教授就是,如果你的業績不好(實驗進度,數據不漂亮),電你的人,想要申請經費(買藥品,材料,器材),決定這筆錢要不要發的人,你的前途光不光明(到底能不能畢業),他是那個簽名下背書的人
所以,很多人私底下老闆老闆的叫,其實還滿貼切的,很多人都是這樣講的,「欸,你家老闆...」
當然,每個老闆的習性不同,教授也是一樣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又是這年的最後一天,我還記得星空藍的for dear系列裡,寫去年元旦的那篇文字呢!星空藍還記的嗎?』

 

別人都還記得,我怎麼會忘記呢

 

有人以為我for dear系列,寫的有始無終,我只是呵呵的苦笑,問的人以為那段感情無疾而終,非常體貼的不問了

 

for dear就是寫給P的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偶想回亞歷安星,實驗室是很危險滴,偶還是回我的亞歷安星好了  
  

  從前,老是被老師恐嚇,實驗室很危險,在實驗室裡面,不要吃東西,不知道的東西,桌上的液體,不要亂碰,不然,最後遇到食物中毒神經毒放射性危害致癌劑,就要自求多福

  可是,我從來都不知道實驗室有這麼恐怖,這麼危險,嗎呀,我還是回我的亞歷安星好了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高中,擁有機車駕照,是種成熟的象徵

七月一日,地獄之門開之前,我的青春歲月,就如同那呼嘯而過的摩托車,連同我青澀的愛戀,一同的帶走,徒留名為惋惜的惆悵煙霧

   

我終於坐上了後座,可惜,我的身分是從前的同班同學,而我們,始終,只是朋友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沒有路燈的街道顯的有點寂寞,那天,整個城市的都光都熄滅了,大概,是因為,你離開我身邊的關係

 

有時候,當我安靜的獨自一人時,會突然懷疑起J的存在,畢竟,他像幽魂般的在我的記憶裡飄蕩很久了,到底有沒有這個人的存在?因為,現在往回看,似乎一切都不真切,不真切的幸福,是我的幻覺?

 

白天和黑夜的交替,時光流轉,我只會離他越來越遠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媽跟我說,我是快中午生的,那和十二點正的差距剛好的就像,下課前幾分鐘,讓你起立敬禮謝謝老師,然後把各色筆蓋上各自的蓋子,丟進鉛筆盒裡,再把滿桌面寫的亂七八糟的筆記,全部沒有順序的夾進課本,然後隨隨便便的塞進抽屜或書包的哪個夾層裡,轉身,開始搶便當

 

「你還不算是個磨人精的小孩呢,」她輕輕的笑著,似乎像是想起什麼,「很好生,差不多三小時,」像是評語,她輕輕的點頭,『小孩子難纏的都在後頭呢,』像是刻意的反抗,我在心底加了一句

 

其實,某些時刻,我很感謝,我是給你生下來的,由你來當我的媽媽

 

頓了頓,似乎是經過回想,她又開口,「那時候家裡還沒有冷氣呢,你整天悶的紅紅的,還好,沒有一直哭,」我只能眨眼,她的回憶卻還不是我的記憶,沒有印象卻是那麼的貼身,因為,還是我啊

 

雖然是夏天的正中午生的,不過,我一點都不陽光也不顯眼,倒比較像,快要午後雷陣雨的樣子,那天有沒有下雷雨啊,我忘了問,產房裡的人大概也不會知道吧

 

其實,我對夏天正中午的印象,只是一片炎熱的靜默真空

 

沒有蟬鳴,也沒有深色的樹蔭,太陽異常的遙遠卻依舊熾熱,光線耀眼的只有瞇眼,視野之下所有的東西都是金黃的反射,一瞬間靜止,沒有氣流,曬焦的柏油路之上,沒有味道,除了熱燙的陽光

 

正中午的曬昏頭,之後,不管什麼就一直有股粗糙的感覺阻擋,好熱,卻悶悶的不出汗,開了窗,依稀的微風飄啊飄,沒有吹過身邊,一片亮的結果,眼前出現什麼都沒有印象,吸進的空氣還是滾燙,根本不敢大力的深呼吸,就怕會灼傷了喉頭

 

一片金光之下,有個人輕輕的哼了一聲,「是嗎,」是疑問,還是嘲笑,或是,肯定

 

大太陽下走過,柏油路上一層氣流蠕動,除了好熱而要走快點的念頭,什麼都不存在

 

夏天的中午,我通常都是倚靠在窗前往下望,死皺著眉頭,『為什麼一點雲都沒有?』看著一片因為炎熱而虛弱的人們

 

除了喝檸檬水,一無事事

 

等到我真正注意的那天,連綿的陰鬱,隱約的雷聲響起,下起雨來,稀稀落落,讓人質疑,眨眼的兩下,等到雨滴真的噴濺到手上,才猛然驚覺,附加,前後矛盾的吊詭

 

空心吉他,輕輕的刷著,漫無移動的坡度浮動,榕樹下,小葉子的細縫間,一直滴落,什麼時候雨停,我一直在等

 

夏天,一直都在,只是不時出現

 

下次,我生日的時候,迎接我的,是什麼樣的夏天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