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412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介紹自己這類的文章,是我覺得最難下筆的東西了,因為,我的歲數不到有什麼豐功偉業好介紹的,而且我自認並不了解自己,所以,如何介紹個你不懂的東西,更何況,是個活生生會變動的人,再者,我覺得,憑藉著這類文章是沒有辦法了解一個人的,起碼,沒有辦法了解我

 

雖然,自己說不了解自己,是很詭異矛盾的事情,可是,所謂了解的程度又是在哪裡呢?是所謂的條件嗎?住哪裡、學歷、星座、血型、個性、專長、優缺點、最具啟發的事情等這些,可是憑藉著這些條件化的東西,能了解我這個人嗎?大部分的時候,我只是剛好符合這樣的選項,而其他人對於這種製式選項,所衍生出的對於那個人的行為模式、想像、理解,我常常偏離,沒幾項理所當然的符合

 

那再深一層的了解呢,我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呢?面對什麼樣的處境會出現什麼樣的反應呢?哪方面是我擁有強於其他人的天賦呢?抽掉多年來社會化的訓練之後我的本質是什麼呢?有的我著實不知道,或是我有所體會,但是誠實寫出來並不能見人的,不然,很多的事情,我覺得都要依當下而決定,直接片面的說如何如何,並不是準確的事實,而會看到自傳的人,心裡的標準又是在哪裡呢?他想看到的是什麼東西呢?

 

再說,自傳,根本也是一種上下交相賊的文章,寫的人,不可能寫出完完全全百分之百的自己,看的人,也知道看到的不是事實

 

幾乎是越想越煩,腦袋爆炸,所以,我面對這類情況,幾乎都是能避就避,不過也有避不掉的時候,而自傳這種需要自己親自撰寫的文章,通常都會讓我在截止日期之前,出現快要崩潰的狀況,不能太過溢美膨脹,也不能太過貼近切身,自傳完成的當下,我只覺得我根本就是在描寫某個我不認識的人

 

  該怎麼說呢,當我處於正經的場合,面對我覺得該尊重的長輩、打工、面試等等,這些正式的場合,我就會不自覺的神經繃緊,緊到我會不自覺微笑,非常有禮貌,聲音變的非常甜,簡直是快要接近0204上身,而且,整個人會變的非常有氣質,氣質到幾乎變了個人

 

而私底下呢,平常都是呈現五官放鬆沒什麼表情的樣子,遇到狗屁倒灶不爽的事,髒話會直接罵出來,不高興的時候,講話出來的語調,有人形容會不自覺的覺得不寒而慄,或是覺得世界上最慘最慘的事就是面對我,而且尖酸刻薄根本不足以形容我的惡毒

 

我寫的自傳,是介於這兩者中間的那個人,老實說,我也不知道我自己在寫誰,活像碗調理包料不夠、麵有點爛、湯頭有點失敗的泡麵,雖不滿意,或許肚子餓的時候還可以勉強接受

 

而我為了要能夠湊到足夠的內容以及結尾,我的自傳初稿是用這句話來結尾的,『期望有昭一日能對社會有所貢獻』,好個有為向上的青年啊,不過這是誰啊,我想,認識我的人一定會覺得,我寫自傳的時候一定、肯定、完全、徹底的,瘋掉了!

 

而高中的自傳和大學時期的自傳有什麼不同,高中的自傳只要寫出來文句通順有點內容,老師們就謝天謝地的評為佳,可是到了大學,這些也只是基本而已,該講的東西沒交代,也不過形同廢紙,這是當我初版的自傳被安西伯伯修改的滿篇通紅外加一堆問號的結論,而且,老師的問號通常都是不想寫出來的東西

 

偏偏,我對於自我介紹這個項目,依舊卡在殘障的狀態裡面,自傳能寫出的東西根本就寥寥可數,而我所有的推甄行程最為前面,也是被我抱怨最多的,就是突然提前將近半個多月的,我自己所唸的大學

 

提前將近半個多月,把原本我認為可以悠哉的有一段時間亂想再下筆的打算完全破壞,而自傳寫好之後要請安西伯伯幫我修改寫推薦信,會看到自傳的評審老師,全部都是已經認識或是熟識我的老師,並非隨便呼弄就能僥倖過關

 

最後,我的自傳初稿到底是怎麼寫完的,我只記得,那幾天晚上,我都是盯著螢幕幾近發呆的狀態,停頓個十幾分鐘,可能才寫個一兩句,從吃完晚飯開始寫,大約寫到清晨四點,然後,連續個兩三天才完成的

 

而,為了達到安西伯伯的要求而作的修改,且為了隔天就能讓安西伯伯再次修改定稿,更是讓我一直睜眼到清晨六點,結果,『期望有昭一日能對社會有所貢獻』,依舊,還是,我的自傳結尾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Dec 19 Sun 2004 23:07
  • 動機

  『看起來是個上進的選擇而已』

 

該是卯進勁衝刺向前的時候,我卻猶豫起來了,想東想西,之前一直都是很篤定的,直到現在才開始崩盤,如果那樣,那以後會怎樣,這樣的話,又會怎樣,弄得腦袋裡完全空轉,沒有出現正經有建設性的東西出來,就像意若思鏡一樣,除了幻影,毫無建樹,然後對未來的一切,充滿不安,甚至開始有點神經質的要逃避開有關的一切

 

說穿了,只是我沒有下定決心有所覺悟的準備考研究所,我沒有很明確覺得,那就是我要的,只是比周圍的人更早體認,『承認吧,你不可能不考研究所的,』只是這句話比較早在我的腦袋中響起而已

 

隨著年級越長,離畢業的時間越來越近,若有若無的,老師們提起“畢業之後要做什麼?”這話題就會愈來愈頻繁,有的老師直接了當的告訴你

 

「研究生祇是老師跟學校的廉價勞工而已,研究所沒有你們想像的那麼崇高」

 

「有名的學校怎麼來的,有名的老師來的,有名的老師怎麼來的,他發表的篇數多,論文的篇數怎麼來的,研究生做出來的,因為,有名的學校要到的錢比較多」

 

「進研究所並不是畢業的唯一選擇,不要等念了一年才發現,是在浪費老師跟自己的時間,唸的不甘願拖累整個研究室的氣氛」

 

「就算進了研究所,也不保證一定找得到工作,學的東西還是跟社會上要的有差,也不是當了研究生就好找工作」

 

「研究所跟大學是有很大的分別的,根本就是兩回事,大學混的很好不代表研究所就可以適應良好,不要以為畢業是理所當然的」

 

「必須要盡你的能力作到最好,來學著掌握自己的時間,否則,你的私人時間會很少」

 

「念研究所除了要努力,個性也是要考量的」

 

「學歷當然會有所助益」

 

聽到一堆都有念過研究所,而且都念到博士的人,以各種不同的角度,現實的向我們闡述,甚至是恐嚇,如果把“跟切身相關的嚴肅問題”這條件抽走之後,其實同樣的一件事,卻會有很多種不同的觀點,本來是有點好玩的事情,但是,如果這些可能是做決定的參考資料,大概就沒有人笑的出來了

 

針對同樣的主題聽了快兩年多,我最有印象的是一位,我系上很有名的元老級教授,這位教授的外表看起來很年輕,雖然年紀已經達到我們這輩爺爺奶奶的年紀,課堂上他隨口提的話,事隔一年,我卻很難繼續一笑置之

 

他只是帶著淺淺微笑講了句,「你們只是不知道要做什麼,而考研究所,看起來像是個上進的選擇而已」

 

他那句話,讓前幾秒中還在笑,教授說他當初在美國念博士班時,為了要省錢就在院子裡自己種菜,可是卻把郵購來的菜苗,葉下根上倒插進土裡,把笑的正高興的我給硬生生的用力扯了一下

 

的確,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我不像琳琳,升上二年級之前就已經決定,一定要考到生技類研究所,而她也非那類研究所不念,就算畢業之後也要從事那方面的工作

 

我沒有那麼篤定,也不夠確定,除了學生這個身分之外,我還想到可以做些什麼,但是,我也沒辦法像大學長那樣,可以因為家裡的一句話,就算在怎麼辛苦還是念到博士,也不像雅雅學姊那樣,有勇氣的放棄原本的一切,換了個身分重新試試看

 

很多時候我真的覺得,對於實驗室,我真的是可有可無的,而我也相信,對於整個學術界,我也是可有可無的,比我還天資聰穎努力用功,做實驗更勤快細心,更可望拿到碩士文憑的人,大有人在,而我接續的念,只不過不會讓之前的時間,我的、老師的、大學長的,實驗室的資源,我用掉的那些藥品、水電、耗材等等,化為烏有而已

 

的確,念研究所有很多理由,文憑、社會風氣、職業、專業能力...而我唯一持有的反對理由就是,『我沒有很想念』,同樣的,我對於當研究生這件事,也是可有可無的,原本應該要好好想想,多多體驗事物,但是多了“我不知道要做什麼”這理由在後面逼迫,這可有可無的可能就變得非得、一定要實現了

 

被我所不了解的事情逼迫,我並不願意,我的人生就要變成我不太清楚的那樣,可是,從以前到現在,其實都是這樣

 

或許,我只是還沒跟現實妥協而已,等我屈服了,說不定就不會想那麼多了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阿布學長你剛剛說什麼,和病毒和平相處?
 

基本上,實驗室裡,每個學長姊都算是個奇葩

 

像是我跟著作實驗的博士班無敵頭頭學長(簡稱大學長),都已經念到博士班了,果真打片天下無敵手,他的偉大事蹟可以參見,【『星小藍實驗日誌1』-偶想回亞歷安星】,或是【『星小藍實驗日誌6』-今日野餐紀實】,所以就不多說了

 

  不然,可愛的小洋裝學姊,每次玩魔獸爭霸,換了視角度野就找不到自己的陣地,老是上演指揮小兵帶槍投靠敵人陣營的戲碼,可是,廝殺到最後,她都一直還在,這讓整個實驗室的學長們一直百思不解,後來討論的結果是,小洋裝學姊的座位風水特別好

 

  或是,女人緣超好的阿志學長,放電範圍是三到一百歲,已經有了個空姐女朋友,可是連安西伯伯七歲的小女兒都敗倒在他的破爛牛仔褲下,嗯,祝福他情人節過後還能四肢完好的回來實驗室

 

  再來,就是實驗室裡最神神秘秘的阿布學長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