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02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鷹井霧櫻的臉上這次卻只有淡淡的苦笑,「所謂上流社會就是這樣,很討厭吧!」我轉頭看著她,「其實我很討厭這樣的場合,有時候很想貼在餐桌上不下來,」她半賭氣的說,我點點頭「嗯,我了解,日子常常這樣。」

 

「抱歉!跟你講這個。」「不會。」「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可以跟你說心裡的話,原諒我好嗎?老跟你說這些。」我無言,輕輕的摟了摟她的肩,知道的越多,就越顯悲哀,因為,我們都一樣,一樣的,身不由己在這個痛苦世界,掙扎。

 

安靜了一會,鷹井霧櫻又輕輕的勾起嘴角,「跟你說個小秘密,我平常是不跳舞的喔!」「哦!」我故作驚訝的挑眉,這我也事先知道了,只是沒想到陳伯開口她卻一點猶豫也沒有,「你是除了我爸,第二個跟我跳舞的人了。」「那這麼說……」

 

鷹井霧櫻微笑,長長的睫毛低下,那有著唇蜜的粉嫩嘴唇,在月光下閃耀著,我越靠越近,突然,噗的一聲,在她耳邊吹了一大口氣,「你是稱攢我帶的很好囉!」

 

「唔!」鷹井霧櫻真的嚇一大跳,我故意呵呵的笑著,「嚇一大跳對吧!」「莫翼!」鷹井霧櫻故作生氣的樣子追著我跑,我們兩人在花園裡追著團團轉,笑鬧到一半的時候突然故意停下,讓她栽進我的懷裡。

 

「好了好了,真的不鬧了,」我笑著說,「哪有!你最壞了!老是故意逗人家玩!」她故意嘟著嘴戳著我的肩膀,我低頭,輕輕的在她的額上吻一下,櫻井霧櫻微微愣了一下,雖然臉微紅嘴角笑著,但有著一絲失望一閃而逝。

 

「好像伯父要講話了,我們進去吧。」我牽起她的手,往室內走,我知道她的失望,但是,那一瞬間,我吻不下去,一樣……

 
   內疚。

  

 

 

 

做主人的客套話,鷹井雄猆在小舞台上說著,我只是不動聲色的在人群中搜尋著雷闇的身影,很奇怪的只看到了穆更津的大千金,卻沒有看到雷闇,我轉回頭看著身邊的鷹井霧櫻,她的視線依舊停留在鷹井雄猆的身上,似乎是致詞結束,眾人紛紛鼓掌,突然,有股熟悉的視線。

 

雷闇在某個不引人注目的角落,像是一抹幽魂似的冒了出來,眼神直直的盯著我,微微朝我一笑,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這是暗號,我伸出三隻手指斜撐著下巴,雷闇則狀似打呵欠的樣子拿出了白色的絲質手帕,唔,慢了一大步,我還有三片,雷闇的卻已經全部就定位了,他勾著戲謔的微笑朝我走過來。

 

鷹井霧櫻輕輕的開口,「雷大哥。」雷闇紳士的親吻鷹井霧櫻的手背,「有這樣的美女站在身旁,小翼真是好命。」鷹井霧櫻格格的笑了,「雷大哥過獎了,我介紹家父給你們認識。」鷹井霧櫻帶著我們往前走,要開始了嗎?

 

雷闇露出微笑,但我卻征住了,那笑容很黑暗,有股無以附加的邪惡,和雷闇對我笑的時候完全不同,這才是傳聞中雷闇,傳說中令人聞之喪膽比惡魔還恐怖的雷闇,對吧?在我懷疑的同時,雷闇伸手貼著我的腰,和我並肩的前進,我心中升起一股複雜的情感,我明知道,這才是真正的雷闇,但是,卻不想看到這樣的笑容。

  

   

  

 

, , , , , ,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就像,小孩子愛現的貼紙。

 

  你在嘴邊嚷著,吱吱咂咂的向周遭的人播送,你怎麼樣,我怎麼樣,然後,“我們”怎麼樣;某種條件之下,這種行為很可愛,其餘的時候,只會討人厭。 

  我就直接告訴你,你一直都在討人厭的那邊,畢竟,不是面對我喜歡的人,自然,不會心軟、不會通融。 

  你只顧著向你的同伴們炫燿,或許是驕傲吧,那神情我並沒有仔細觀看,因為我並不在乎,不在乎你的感覺,不在乎你的一切;你沒有發現,或是你一直看不出來,我臉上的微笑,言不及義,並非出自真心。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您好,我是莫翼。」我收回了手,我是真的緊張,鷹井雄猆雖然已經年過半百,有著略為斑白的頭髮,「我常常聽小櫻提起你。」「哪裡!不敢當。」但那銳利如鷹的眼神,正隨著我的一舉一動的仔細的打量著我,我看的出那敏銳的眼神,正隱藏在鷹井雄猆見識廣博飽經風霜的面孔下,飛快的估量著,估量著我有多大的危險性,我會造成什麼樣的威脅,鷹井雄猆眼光一轉。

 

「莫雷先生!」「久仰大名!鷹井雄猆先生。」他們兩人禮貌性的握手,似乎別有深意的短暫停頓,鷹井雄猆可不如表面上看起來的如此簡單,單就他略顯著老態的外表下,握手時仍有著雄厚的掌力,就明白他仍然像是頭蓄勢待發的威嚴雄獅,正虎視眈眈的盯著我們。

, , , , , , , , , , , ,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