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03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你會希望有一天,有人這樣的,真摯的,為你而唱。

   
  看不見歌手的臉或是看不清楚,這樣的逆向操作,在宣傳上,並不算非常前衛;不過,隨著宣傳漸進,歌手的臉蛋還是沒個子,而這張唱片也非虛擬歌手所出,這就有意思了。

  比起以臉蛋、偶像包裝的方式,光純粹用音樂來突出這張專輯,倒是很明確的吸引了我的注意力,而我耳朵的直覺,可比我平時猜考題的直覺準多了。 
  聽到
no name的聲音,我第一個感覺是,真摯。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r 20 Sun 2005 20:28
   有個人,用吸管猛烈的戳著檸檬,那就是我,不知為何,咖啡店裡的紅茶總是永遠甜膩,附的檸檬切片也總是不夠力,所以,我只好用吸管猛力戳著,弄得紅茶中漂浮著一絲果肉,似乎連皮上那苦澀的味道,也一絲絲的漂浮在我的紅茶裡。
 

女孩用手指勾著脖子上那一絲沒有綁進馬尾裡的頭髮,纖細的手指和咖啡色的髮絲纏繞,像是捲著什麼好玩的東西,某些時刻,也像是因為無聊而出現的小動作,悶熱的午後,汽車迎面駛來,捲出一陣熱氣,而我全身掛著夏日標準行頭,牛仔褲跟黑色無袖上衣,寥勝於無的想著,應該要去把頭髮打薄了。
 
  紅燈停,綠燈行,太陽大的連這種制式的事實都惹人生厭,而木柵線上那半開放的空橋上,我望著反方向等待有冷汽車廂的人群搜尋,可惜,在炎炎夏日之下,好看的人兒都去夏眠了,而我身後那群要去動物園郊遊的小學生,依舊不住的聒噪,整個車站似乎只有,抱著嬰孩的男子以及他輕輕撫著微突小腹的妻子是安靜的。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雷闇背著我繼續走,反正他也看不到我的表情,不知為什麼我開口,「喂,雷闇,我問你……」「嗯。」「你喜歡我嗎?」「非常喜歡!」雷闇倒是答的乾脆,我一定是想睡了,連腦袋都不清不楚了。
 

我聽見我的聲音繼續問,「那你當我男的還是女的?」「我管你是男的還是女的。」「為什麼喜歡我啊……」我發出一陣像是喝醉酒的咯咯笑聲之後,闔上眼,躺在跑車的前座,身上蓋著雷闇的外套。

 
 
   
鬱悶的午後,如果,下場雷陣雨就會好多了吧。


  我坐在窗邊的位置上,有一搭沒一搭的轉著筆,看著台上的同學報告,這比教授講課還無趣,慢慢的轉頭望著窗外,嗯,開始下雨了,豆大的雨滴開始滴落,幾分鐘之內,呈線狀的打落在窗外的草叢樹木上。


, , , , , , ,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兩腳翹在樹枝上,背靠在粗壯的樹幹上,窩在茂密枝葉的陰影底下,正在盤算什麼時候結束我這自閉的行為,今天早上飛也似的逃離雷闇的房間,早餐也沒吃安全帽差點忘了拿,就直接飆車衝到學校來,沒人的教室,空曠的頂樓,前後窩完,現在像隻猴子似的爬到樹上來。

 
  這樣狼狽的逃離不是因為雷闇又說什麼我很好吃的恐怖微笑,而是我的身體,竟然在他的懷裡,產生了賴床的反應,直到雷闇帶著笑意的聲音把我喚醒,『再睡就要遲到囉,早餐想吃什麼?』跟現在正中午的陽光一樣,雷闇的聲音在我的腦中閃耀。


  沙沙的腳步聲,小蜜穿著醫生袍站在樹下,「小、貓……咪,你還要在樹上待多久?你那個漂亮的小女朋友都來過醫護室找人囉!」小蜜故意長成著音節,學著雷闇的那樣喊著,東施效顰讓人皺眉厭煩,我冷冷的掃她一眼,從樹枝間跳下,「我跟她說你在休息,所以她沒進醫務室。」有著壓抑的沾沾自喜。


  勾勾手指,要小蜜附耳過來,「是誰讓你自做主張的?」微微的拋下一句,在小蜜驚訝的僵硬在原地時,輕輕的擦過她的肩邊,我直直往醫務室走去,或許,醫務室裡的病床,可以讓我這個假病人好好的休息。

 
 

, , , , , , ,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喂!」我不悅的瞪著雷闇,「我要休息了!」我闔上書依舊坐在床邊,雷闇不說話,只是使勁的盯著我看,「沒事的話,請你回房。」我一手推著雷闇的背一手仍舊抓著書,雷闇突然一個轉身,抓住我的衣領,正確的說,拉開我的衣領,我忍不住大喊「做什麼你!」


  我的手刀砍下,往後跳的瞬間,把書往他臉上砸,雷闇一個閃身避過,唔,我不是攻擊型的,要打倒雷闇,我大概只有一次機會,我慢慢握住身後的立燈


  我不記得中間我們雙方出了什麼招,因為更多的是本能反應,直到……


  雷闇的腿一掃,我一個後空翻正想挺腰站起,結果只讓我的後腦杓直直的而且狠狠的撞上床柱,不是攻擊型的就算了,連防守都作的很爛,沒有利用地形的優勢,反而暴露自己的缺點,指導者α看到一定會這樣說,用著略帶諷刺的語氣。


  太大力的結果,咚的非常大的一聲,連雷闇也楞了一下,不過在我眼花的那零點五秒內,他就已經反應過來仆在我的身上,像是插滿大頭針的標本,我被雷闇固定在地上,他很快的手一掃。


  力量控制的很好,我只覺得一陣風掃過,然後聽到陣很奇怪的喀喀聲,釦子從中央裂開的聲音,雷闇的手,在我鎖骨上沿著線條滑動,他的頭髮因為頭轉動而摩擦著我的下巴,「住手!」


, , , , , ,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荒廢的大宅前,雷闇狀似帥氣的斜靠在牆上,只剩昏黃路燈的微光中,他的眼睛正炯炯的亮著,「好了嗎?」雷闇簡單的開口,「嗯。」我應了一聲,覺得有點奇怪,這可以等我到了鬼屋再問,何必特別跑出來,「還有其他事嗎?」,我看著旁邊的雷闇,他聳聳肩跟我一起走著,微光中,雷闇似乎,在微笑。

  推開了吱吱怪叫的大門,挑高的客廳裡燈火通明,焚焰和冰澄正坐在柔軟的沙發裡,「你去“接”小貓回來了啊!」焚焰的大嗓門似乎不會因為半夜了而降低音量,「“接”?」在焚焰對面坐下,我隨意的把外套放在沙發上。

  焚焰看著我的臉,突然,噗的一聲,「就跟我剛剛說一樣,小貓秀色可餐,一不小心就被人吃了,哈哈!」冰澄微微笑著正準備遞出紙巾,雷闇聞言一看,馬上伸手用大拇指抹著我的嘴角,似乎沒辦法抹乾淨,焚焰依舊哈哈的笑個不停。

, , , , , , ,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