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04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所謂的各大書店皆有,其實根本都是騙人的,實體書找了很久都找不到,後來,就乾脆網路購書了
  今天,書寄來了
   
  書頁介紹連結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湊過來仔細的看了一會才坐下,慢慢的靠過去,輕輕的扶住他的脖子跟肩膀,「我怎麼覺得還是很像要咬我的樣子,」他突然開口就在我準備張口的同時,我陡然的收手站直。

 
  「那算了,我本來是唸在因為你幫我打跑了殭屍的份上才幫你的,以前才沒有這種特別服務,很多人想求也求不到,流血流到死吧你!」這麼龜毛,本來還想讓他當我的長期供養人的,算了,食物再找就有了,吸血鬼的尊嚴不能不顧!
 

他看著我挑眉的表情,「逗一下就生氣了,跟你開個小玩笑也不行,」我開始覺得我是不是被他的外表給騙了,他越來越像隻大惡狼了,我大喇喇的翹腳在床邊坐下,「雪狼先生,你是真不知道還是裝傻?」
 

「知道什麼?」他眉頭微皺,「女孩子不要這樣坐,很……不好看,」算你聰明轉得快,不然我一甩門就走,「你到底清不清楚那群殭屍為什麼追著我跑?」
 

他無知的搖搖頭,「我只知道你很有名」,他小心的修飾著語詞,「在性格跟身手上面,」很好,你如果說我整天扁妖怪連其他吸血鬼都轟,那我們的對話就到此結束!
 

「其他的呢?」我問,他這次真的誠懇的搖頭,「你想一想!」我熊熊怒火忍不太住,每個人都這樣不知道原因以訛傳訛,所以我才會變成傳說中的噩夢級混世大魔王,「我就算脾氣再火爆身手再好,會整天閒閒沒事幹一直找人單挑嗎?」你要是真的敢點頭,我就真的把你家炸了!「呃,也對,」他謹慎的回答。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什麼符,你是說貼在額頭上的紙片?」他不知情的問,「沒錯,他們會再爬起來,你該不會不知道吧?」瞄了他一眼,看表情就知道他不知道的樣子,看著他想往前的樣子,我出聲制止,「現在太晚了,你過去會被他們咬,會中屍毒的。」


  「那怎麼辦?」他有點擔憂的問看著我,我也有點緊張,因為我越來越想睡了,這是餓太久又一下子吃太飽的後遺症,那他剛剛被我吸了那麼多血,雖然說他現在沒有暈,但是不代表,他還有本事再打一場。


  「喂,雪狼,你還想再打一場嗎?」我問一邊用力的掐自己的大腿,我的眼皮越來越重了,他搖著頭,「能不打最好不打,我不喜歡打架,」你真的不是普通的狼人,一向愛好暴力的狼人竟然說他討厭打架。


  「那……」我沉吟一下,他緊張的望著我,「當然是落跑囉,發什麼呆!」說完,馬上往前跑從圍牆的洞鑽出去,臨走前還順便踢翻了要爬過來的殭屍頭頭,跑過了好幾條街,確定殭屍群沒有跟在後面,我們兩個氣喘噓噓的在個隱密的角落停下來。


  我累的沒氣質得用蹲大便的姿勢蹲在地上,快半個月沒嚐到血,現在裝了一肚子血又卯起來劇烈運動,要不是以前在族裡有受過長老地獄式的訓練,呃,虐待,我八成沒兩下就暴斃了。


  阿司用手扶著牆壁,「喂,你還好吧?」我搖搖晃晃的站起來,「沒事,」頭一昏又蹲了下去,他伸出手來拉我,「還可以走吧?你住哪?我送你回去,」不過阿司拉不起我,因為,我竟然蹲著蹲著就睡著了。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慢慢的往前走,他看清楚我的臉,輕輕吸了一口氣然後呆住,我一步步的往前走,正想問他的名字,卻突然聞到他血的味道,剛剛真的殭屍太多了,我靈的根什麼似的鼻子竟然沒有聞到,像是整個神經被挑起一樣,我頭也不暈了,獠牙也慢慢的露出來了,腦袋裡什麼都忘了,就只剩下本能。

 
  阿司緊張的說,「不行!」伸手護住自己的脖子,我往前撲,就算變身之後的狼人也不是我的對手,更何況是嗜血狀態的我跟沒有變身的阿司。


  很棒,我終於喝到血了,而且還是質跟量都是極品的血,雖然我已經基因改造的跟其他吸血鬼比不需要那麼多的血,但是我實在是餓太久,阿司的血又太好喝了,等我回復理智從他的脖子上抬起頭的時候,我才發現我一口氣灌了太多血進肚子,這下麻煩大了!我還沒先試喝看會不會出問題,就灌的飽飽的,這個人一口氣失血那麼多,雖然說他是狼人比較強壯,還是不知道會不會鬧出人命。


  馬上跳離他一大步,阿司從口袋裡掏出美工刀,雖然沒有亮出刀片,但是我們兩個都已經呈現對峙的緊張局面,我在心底盤算,就算他夠強壯不會失血過多,但是只要被我咬的人,過一會都會開始昏睡,我只要撐過這段時間就可以了,念他剛剛救了我一命的份上,等下他昏了我就不對他動手,留他一條小命,現在就保佑我不要出現過敏的反應,不要嗜血的大開殺戒。


  就這樣互看了五分鐘,我的身體適應的好好的,八成還勉強可以,那我眼前這個人就是我難得一見的食物,知道自己不會暴走之後就比較放心也不緊張了,就隨便的站在旁邊盯著他看,又安靜的過了三分鐘,我們兩個在同一個瞬間開口,冒出一模一樣的話,「你怎麼還沒昏?」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遇到阿司也是個巧合,阿司的血,有股很特別的味道,就算隔著皮膚也可以很明顯的聞出來,吸血鬼只要一聞到,馬上就像公蛾聞到費洛蒙這種東西,就算已經吃的很飽也會撲上去,可是他的血對對吸血鬼來說就像罌粟,美的不可芳物一吞下肚卻是致命的毒藥,喝過的人沒死算命大,我喝了反而生龍活虎,我想真的是基因出了什麼問題,阿司也學會怎樣放血救吸血鬼,這是題外話。


  我想真的是天意,才會讓我遇到阿司,那時候我陷入個很麻煩的困境,一大票的殭屍整天跟在我的後面,想要放我的血拿去賣錢,平常來講殭屍對我根本不造成威脅,除了帶頭的還算有一丁點的智力以外,其他的都笨的要命整天跳,只要一拳擊倒在把貼在頭上的符撕下來就可以擺平,偏偏那時候我已經很久沒有吃飽,連頭髮都變成紅色的了,那群僵屍數量太多整天阻礙我尋找食物,故意消耗我的體力。


  我繞了一大圈跑回學校隔壁的大學,躲進樹叢,總算稍稍擺脫他們,我正在打算要怎麼一次擺平他們,用火燒還是……結果殭屍又跟上來,半夜學校沒人,他們才敢這麼明目張膽的在學校裡跳來跳去,我已經餓太久頭開始有點昏,我才不想乖乖讓殭屍放血。


  當我準備好要從圍牆的縫隙落跑的時候,突然為首的殭屍停了下來說,「不關你的事,狼人,快滾!」我抬頭一看,還好今天不是滿月,我不用應付殭屍之外,還要應付變身後力大無窮又極度渴望生肉的狼。


  一個斯斯文文的男子走了出來,真的很抱歉!我對阿司的第一印象就是這樣,沒有什麼驚為天人一見鍾情,雖然後來發現他很帥啦,煮飯的時候很帥,不過當下半夜黑壓壓的時候看不清楚,斯文的男子眉毛糾結成一團的開口,那個時候我還不知道他的名字,「你們跑到我的學校亂搞什麼?」


  之後殭屍頭頭又發出一陣嘶嘶聲,我想八成是殭屍把犬齒露出來怎樣的,真是蠢到家了,以為狼人沒變身就好欺負,總之最後他們後來一言不合就打起來了,阿司不愧是狼人,連沒變身的時候也力大無窮,三兩下就把那群殭屍通通ko了。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現在共同生活的人』這是什麼東西,應該是要填住在同一屋簷底下的家人,還是寫無好了,如果照實寫把阿司的名字掛上去,就簡單的一個貘良聖司,這樣一傳回去族裡,阿司的麻煩就大條了,那些只會用鼻子哼氣的貴族最討眼狼人了。

 
  特別阿司還是鼎鼎有名的雪狼,連他族裡都跟他斷了關係,就因為那個什麼毛皮的顏色,哇咧!
care這麼多是要幹麻?我只要一段時間沒吃飽,頭髮就會從黑色慢慢變成紅色的,指甲變成深紅色的,自己都不覺得怎麼樣,週遭的人管那麼多是要幹什麼。
 

『會使用的外國語』:無,吸血鬼古文字這種東西學校又不懂。
 

『特殊專長』:無,可以赤手空拳的打跑一堆上門找碴的妖怪從來沒輸過,這種東西不用寫。
 

『特殊體質』:無,寫那些妖怪因為垂涎我的血而跑來堵我,免了!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四月份的JUNON雜誌裡面(當然是中文版的啦,日文的我也看不懂)
就有Gackt的專訪(哇哈哈哈先讓我狂笑,因為我已經買到了!)
主題是『Gackt來評斷一次 順利的戀愛/笨拙的戀愛』

總共有含照片5大面(傻笑xn)
副標題是:THE WAY TO LOVE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什麼自我介紹,這是什麼道理,連吸血鬼也要寫自我介紹,為什麼老是要寫這種屁話,就憑幾條東西什麼出生年月日,興趣嗜好,性別身高體重,這些勞子屁的東西就可以來了解一個人嗎?廢話!當然是沒用!


  我一邊碎碎念的一邊準備寫學校要的基本資料,都怪那個什麼爛颱風啦,竟然讓存放資料的地下室淹水,讓所有的資料真的泡湯了,學校也真是的,都什麼年代了,還不數位化,用這麼古老的方法保存資料,虧他們還敢自命不凡的自稱自己是什麼貴族精英高中。


  煩死人了!寫這些東東,早知道就把這東西都寄回去族裡算了,讓他們去頭大,省的我在這裡寫的快瘋掉了,好吧好吧,還是隨便寫一寫,我那可憐兮兮的導師已經夠可憐的了,再不交出去他八成要跪在我面前求我寫了,沒辦法,誰叫我是特別生,安了這個什麼鬼東東的名號,在學校裡想怎樣就怎樣,老師也沒法子管,長老這麼多年就這件事做的對。


  打開紙袋把裡面的紙張全部抖出來,這是在幹麻啊,厚厚的一大疊,拜託,我又不是要當兵,身家調查也沒這麼嚴重吧!稍微翻一翻,要填這麼多詳細的資料,我又再一次的後悔了,應該寄回去的,有很多地方我根本就不知道要寫什麼,你要求一個吸血鬼去掰出來那麼多莫須有的東西,會不會太苛求了,抓著頭攤開第一頁,認命的準備一項項的開始寫,能寫的我就寫,不能寫的我就掰吧!


  第一項,『姓名』:夜冷,我提筆寫下去。


  『性別』:女性。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終於遇見,音樂人,堂本 剛。
  
  如果你找的是近畿小子裡面的堂本 剛,那結果應該是失望的,因為出現的是,音樂人──堂本 剛。
 
 
  從第一張個人專輯『紅與藍』開始到這張『[si:]』,一手包辦整張專輯的詞曲,堂本 剛邁向音樂人的企圖心跟努力,不容置疑。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種人,就如同網路上的恐龍青蛙,是隨時隨地無時無刻的存在網路上的。

 
  痞子蔡說過,第三種人,是在網路上扮演他不可能成為的那種人。

 
  他可能,跟你掏心掏肺,什麼都跟你講,講的都是真話,除了,性別。

 
  這種人,我叫他,網路偽君子。

 
  好巧不巧,這種人,我身邊很多,好像隨便用網子撈撈,就有個半打十隻的在那邊出現,不管是在現實還是網路上,不管是自己承認還是被我發現的。

 
  俗話說,物以類聚,我身邊這種人很多,代表著,……我也一樣。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