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05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低頭瞇著眼說,「你剛剛說什麼來著,賤貨?」地板上的嘴唇抖個不停,講不出話來,抬頭看著他的跟班,唰白的臉加上僵硬的表情,很好,沒有人敢在那邊吱吱歪歪了。
 

我指指門口,「給你們三分鐘到樓下待命、借安全網,」一群人像是如獲大赦的紛紛衝下樓,我邪惡的笑著,「現在就看你這幫兄弟夠不夠義氣了,」後面的又開口,「夜大姊,我們……我們可不可以也下去?」
 

「可是待會上面會比較精采欸,」我狀似無辜的說,眼前的一大票凶神惡煞紛紛的嚇到腿軟,最好是這樣啦!我就是那個噩夢級的混世大魔王,我深深的吐了一口氣,伸出手,「打火機。」


  是我變臉變的太快還是他們的智商有問題,打火機三個字聽不懂,「借我打火機,」你身上煙味那麼重,不抽煙才怪,像阿司的身上乾乾淨淨這樣不是很好。


  為首的恭敬的雙手遞上打火機,我擺擺手,「你們也下去幫他們好了,」一大堆人馬上在我眼前消失,轉頭看著地上爬著掙扎的那位,我露出標準邪惡的微笑,像是拖著包垃圾的抓住他一隻腳踝,用他的外套打了個死結,另外一頭綁在欄杆上,扯了扯嘴角,露出我晶光閃閃的小虎牙。


  「第一,」我伸出手指,「做人要有禮貌,不能隨便亂插嘴,要等別人講完再開口,這是基本的禮貌;第二,要尊重女性,不能用這種賤貨或是情婦這種有貶低意味的字眼,」看著他快哭出來的表情,我換了股溫和的微笑,「記住了嗎?」「記、記住了,夜,夜大姊的教訓,小的、的謹記在心,求……」「等等,還有最後一點,」他是想要說,求你放我一馬嗎?太晚了大笨蛋!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突然,就夏天了,不知不覺,就夏天了。

 
  而最後一個夏天……
 
 
 
  印象中前幾天還在悠哉的穿著薄長袖,陰冷微涼沒什麼太陽的天氣不管做什麼都很適合,轉眼間,也不過幾日而已,就變的連穿無袖的衣服都還嫌太熱,換上夏天專用的薄被還是一樣,沒有冷氣就悶熱的很難入眠,頓時教室中的冷氣,變成打瞌睡的最好藉口。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看他自己一個人懊悔成那個樣子,還是講實話好了,免的以後他要是愧疚的不讓我進門,那我以後就沒飯吃了,「我現在,十八歲又三個月大,我晚讀一年,」拍拍他的肩,「安啦!沒有人會告你誘拐未成年少女,我也不會死賴著你要你負責,我們是供養人跟吸血鬼的關係,我走了!」帶上門,從二樓的走廊跳下。
 

清晨,學校還沒什麼人,溜去我常去的那個樓頂補眠一下,窩在水塔的陰影下,一睜眼已經中午了,其實明白的講,我是被吵醒的,像是兩幫在談判,我仔細一聽。
 

去!為了爭女朋友這種小事,沒志氣!沒本事去倒貼人家還厚臉皮的爭,校園裡面的小幫派就是這樣,沒格局!倒是這群人目中無人的樣子,我最近比較少來學校,就囂張成這樣,連我的頂樓都敢跑上來撒野。
 

我慢慢的起身,輕巧的避開他們的視線範圍,一腳用力的把鐵門踹上,「誰!是誰好大的膽子?」「滾出來!」這種話語紛紛出爐。
 

我認出了一個聲音是從前想討我作壓寨夫人的那個笨蛋,悠哉悠哉的慢慢踱步出來,輕輕的說「剛剛是誰說叫我滾出來的?」一挑眉,有一邊已經皮皮挫的不像樣。
 

「夜!……夜大姊,小的不知道是你,剛剛有冒犯的地方,多多包涵,」為首的笨蛋馬上賠罪,後面跟的那一群更是冷汗直流的低著頭,「虧你們還記的我,這個頂樓是我用來補眠的,你們沒事跑上來幹什麼?」我話還沒講完,另一邊就不知死活的插嘴。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明日報 個人新聞台‧蜜蜜花園 2002/10/17
http://mypaper1.ttimes.com.tw/user/michelle74/

蜜蜜花園 2002-10-18 00:05:37 新聞
文/謝小蜜
 
  我不是個作家,我只是個會在自己的新聞台上偶爾發表些生活感言的平凡人,在運氣好的時候,也許會在其他平面或網路媒體上寫幾個短期專欄。

  我甚至不喜歡人家稱我為「網路作家」,大概是因為我的個人精神潔癖,我總是認為,要被稱為「作家」,這個標準是很嚴格的,不是會打字會寫完整的句子會掰些似是而非風花雪月搏君一笑賺人熱淚的文字,就可以被稱為「作家」,甚至,就算出了書,都不見得能算是個「作家」,這年頭,要出書太容易,但被嗤之以鼻更容易。

  我從事網路寫作大約兩年半的時間,一向只在自己的新聞台上發表,也許是因為創作精力太過旺盛,以致於我的新聞台漸漸透過網路上的口耳相傳,因而慢慢地有了許多潛在的讀者。但是,某一天我愕然的發現,我的文章忽然被轉寄回我的信箱,標題改了,內容變得破碎不完整了,沒有作者姓名,沒有出處來源。

  是的,那就真的只是一篇單純的「轉寄文章」,信件主旨上清楚標示著「Fw:」。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會,阿司端了兩碗一大一小冒著熱騰騰煙霧的湯麵來了,他說,「隨便煮了雜菜麵,你肚子餓就先吃,」他轉身去拿湯匙,我就把那碗大碗的端過來,用筷子撈著吃起來。
 

我當然知道肚子餓了要先吃,阿司的廚藝也可以用一個字形容,就是,『讚!』,等我端起碗把湯喝完,碗裡只剩肉絲了時候,他瞪大了眼手中的湯匙差點掉下來,「喂,你不吃嗎?」我問。
 

「你的肚子還很餓嗎?」他露出怪怪的表情問,「對,現在才五分飽而已,」要是不餓我幹麻睡到一半爬起來,他把那碗小碗的湯麵推給我,「我再去煮,」轉身又進了廚房,等我解決了小碗的湯麵,他端了兩盤蛋包飯出來,一大一小,大的給我,「沒菜了,就先將就吃吧!」我高興的挖著蛋包飯一口一口配著蕃茄醬,他則是一直用怪怪的表情盯著我看。
 

吃完了,我拿碗盤去洗,我當然知道還要洗碗這件事,阿司站在旁邊問「你是多久沒有好好吃東西了?」「很久,我不會煮飯也沒有人煮給我吃,」我邊洗邊說,「你的爸媽呢?」他眉頭皺成一團又問,「我沒有爸媽這種東西,」我說。
 

搞到最後,只好把我的身世跟他解釋一遍,族裡的人很厭惡我的存在,雖然我勉強算是長老唯一的血脈,而他們是因為渴望我的血而勉強的承認我,當我從長老那邊學會了如何自保之後,大概是七歲的時候,他們就把我拖給了一對人類,讓我不要一直在他們的面前出現,我的人類養父母也不喜歡我,更直接講是害怕加厭惡,所以他們消失了。
 

他安靜了很久,我又開口,「ㄟ,阿司,你煮的東西很好吃,我以後可以來你家吃飯嗎?我會付材料費的,水費,瓦斯費我也幫你攤,」他轉身靠在桌邊,安靜了好一會,又眼眶紅紅的轉回來。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你的供養人有什麼好處?」他把運動服脫下坐在我對面認真的問,哇喔!該不會還有轉機吧?我很高興的講,「你想要什麼好處?」完全被他畜生無害的臉孔給騙了,聰明一世糊塗一時,竟然呆呆的往下跳。
 

「我有很多錢,而且武功高強可以幫你趕跑黏上來的其他吸血鬼,」我扳著手指數給他聽,他要是答應最好,我要是在一直找不到食物,就只好回頭去找以前那個,開酒吧怪怪的蛇妖,不是說我歧視蛇妖,溫血動物的血終究是比較香,蛇妖的血總有股毒藥的味道。
 

見他不語,我又接著說,「我只有肚子餓的時候會來找你的,大概就一個禮拜一次,而且不會像這次這樣,我會很小力的,保證一點都不痛,反正你是狼人,身體這麼壯,分我一點血給我咬一下又不會怎麼樣,」打包票保證的說,他還是沒回話,我真的有點急了,真的要這樣就放棄嗎,他的血可是我喝過裡面的極品呢,我都拉下自尊這樣問了,我哪時候會這樣好聲好氣的講話。
 

他露著微笑慢條斯理的開口了,「我也不差啊,而且我也不在乎被咬的那一點血,反正其他的吸血鬼喝了就不會再來煩我了,錢,我現在還不欠,我有穩定的打工,可是……」
 

「可是什麼?」我急急的說,真的是被本能牽著走,完全沒注意到他眼神中的那抹狡狤,「你身上好像有我想要的東西,」「什麼東西?」被他盯的有點毛骨悚然,「不要抽我的血其他的都可以。」
 

「我最近睡的不是很好,……」說著他一邊靠過來,「那我就先索取今天跟下次的報酬,」他越貼越近,怎麼?是要我當你的抱枕?消除你的失眠嗎?我不解的看著他。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全憑星空藍作為網路狠評的立場觀點而寫,並非符合這些條件的就一定是小白文,只是很該死的大部分都比我想像中的準,也並沒有針對誰而寫,請勿自討沒趣的對號入座,要玩摸摸頭的遊戲,回幼稚園去吧。 
 
1. 
作者說:「我覺得自己寫的不好、我知道我的文是爛文。」

  既然,作者都說是爛文了,那還有什麼好看的?

  既然覺得自己寫的不好,那可以拿回去改啊,又不是要交報告,有期限限制一定要拿東西出來。 
 
2.還
會使用符號文、注音文的。

  國小程度的基礎國文都沒學好,還能期待後面有什麼精采表現?

  如果用“不會選字”“懶的選字”“新注音的問題”“裝可愛”“每個人都學過注音”這種理由來強詞奪理,那麼就繼續在家裡裝可愛,不要出來荼毒弄瞎其他人的眼睛。
 

 3. 作者說:「我寫的不怎麼樣,因為我還小、因為我是新手、這是我第一次寫文。」

  等到變成老手,等到老大不小的時候,寫的不好還是有其他理由的。

  新手如果寫的不好,是可以理解跟接受的,不過,要是拿這種理由當藉口,以後還是會有別的藉口的,再者,也不是所有的新手、年紀小的人都寫的不好。  

4. 作者問:「要怎麼樣才能寫好文章啊?你寫的這麼好是怎麼辦到的啊?」

  既然他還不會,那就等他會的時候再看吧。

  大概是現在的國文作文課都廢了,那些滔滔不絕教人要怎麼寫好作文的教條式爛書也廢了,然後,現在也沒在人在看那些傳說中的優良刊物了,所以,要學會寫好文章,都很難。  

5. 作者說:「因為看了某某文之後,覺得很喜歡、看完之後覺得手癢。」

  那麼,就直接看那作者覺得好看的就好了。

  不管是看了哪個網遊文、黑道文、kuso文、恐怖文,因為喜歡,或是因為想寫而寫,這種並非出自自由意志的東西,在某種程度上面都算是非原創的模仿,而結果可想而知。  

6. 沒有常識,也不肯自己查資料的。

  還真是天大的消息,Google大神廢了啊?

  『資訊發達的現在……』這種話都快要變成屁話了,連自己搜尋資料都懶的作,那麼,是不是連劇情的創意也要別人幫忙想,打字也要別人幫忙打,乾脆,連作者名也寫別人的好了。  

7. 會為了點閱率而拚命打煩死人的廣告的。

  心力都花在廣告上面了,那文章當然沒有什麼看頭。

  廣告文要是比文章多,那還不如把時間省下來寫文,有企圖心是件好事,不過,用在文章內容裡面可能還比較快,再者,讀者的記性通常都比作者料想中的好,如果真的打算要繼續看,用什麼方法都會記下來的,也會自主動去找。  

8. 會跟“路過的人”要評、要指導的。

  沒有人,有義務、應該,要幫誰做些什麼。

  如果真的想精進,還有很多的方法,如果真的要評,早就滾到狠評那邊去了,會跟路過的人要,那多半要的也只是吹捧稱讚而已,心理還只想著摸摸頭遊戲的,回幼稚園好了。  

9. 留言就已經常常出現小白症狀的作者。

  小白這種事,不會因為換了版面就治好了。

  留言版是什麼模樣,通常,文章也有那個樣,而人格分裂的症狀,要這麼剛好的,分成留言版而文章兩邊,那還真是世間少見。  

10. 打書打到,已經看不到作者的鼻孔了。

  這種時代,出書是保證?我給一個大問號。

  傳說,出書的話,品質上是有編輯跟出版社把關,不過,現在這種只要有寫完就有得出的時候,實體的東西也不是一定的保證。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