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06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去完黑市之後的兩三天,半夜,已經過了晚上十二點,我輕手輕腳的爬上阿司家門外的走廊,看看門縫,哎呀,他已經熄燈了,本來想說早點來的,十點、十一點之前就要到的,都是剛剛那群樹妖惹的禍,算了,我睡覺很討厭人吵,所以我也不想吵人家,轉身,正想明天下午再來的。
 

門打開了,阿司站在門口靜靜的盯著我看,「對不起,把你吵醒了,」我微微欠身,他的表情有點嚴肅但是還是開口,「進來吧,」我才剛進門,阿司硬是壓下我的肩膀讓我坐在坐墊上,「怎麼回事?」他摸著我的頭髮跟外套焦焦的邊緣,「呃,汽油彈的威力太強了!」都是樹妖害的,可惡!我現在才發現!
 

「你自由落體玩的不夠,還想把學校炸了,」阿司沒好氣的說,「你也知道啊,還不是樹妖啦!」皮那麼厚,又那麼硬,我才不想用拳頭跟他們比,「一大堆人擋在回家的路上,我不丟幾個汽油彈藥要怎麼脫身!」
 

阿司像是稍稍的嘆的口氣,「有沒有燙傷?」他伸手摸摸我的臉,阿司的手很溫暖,比起吸血鬼微涼的體溫,是很暖和,「沒有,我肚子餓了,」我看看他,好像不生氣了。
 

「想吃什麼?我煮,」他正要起身,我拉住他,「不吃了,」他像是了解的一把把我拉進他的懷裡,我直盯著他的脖子看,根本沒注意到他的動作,輕輕的撫著他的脖子,大動脈上的心跳聲透過薄薄的皮膚透了過來,我怕他會痛的很輕很柔的咬下去,他輕輕一震把我摟的更緊一點,只是小力的咬了一個小洞,我沒有像上次一樣的亂咬,我慢慢地讓血順順的滑進喉嚨。
 

阿司低低的開口了,「冷,我知道有很多人在追你的血,你在外面自己要多小心,雖然你的復原力超強很厲害,不過受傷傷口還是會痛的,你這幾天去哪裡了?你連學校都沒去,我知道你不打算跟我講,不過,你要記得,有人會擔心的,你族裡的人,還有,我,」我慢慢的鬆開他,輕輕的舔著他的脖子,好像沒什麼人跟我說要小心,有人會擔心的這種話,隱約記得在我很小的時候,好像有人說過吧。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超市逛阿逛,把我覺得好吃的通通放進推車裡,提著兩大袋坐在阿司家門前的走廊上,阿司的動作好慢喔,怎麼不趕快回來,有的東西都開始退冰了,窩著窩著,傍晚的斜陽暖暖的曬著,我竟然,……又睡著了。
 

有個大大的黑影,焦急的聲音邊搖著我的肩邊喊著,「冷!冷!快醒醒!」我睜開眼一看,阿司正著急的站在我面前,「你的動作還不是普通的慢欸,你的神戶牛排都退冰了,」我看著保力龍盒。
 

「你在這裡曬了多久的太陽?沒事吧?」他一把把我拉起,全身上下打量著,「沒事,跟你講過我曬不黑,我要真的討厭太陽那是要怎麼上日間部的高中」,看他鬆了一口氣,「偌,那些菜給你,我記得你家沒菜了。」
 

「你就是為了提菜來給我?」他詫異的問,「對啊,」坐在走廊上睡覺又不是我計劃好的,他的表情好像有點失望,「你回來了那我走了,」我把那兩大袋的菜提給他。
 

「等等!」他喊住我,「一起吃飯吧,你八成還沒吃晚飯對吧?」「哦,你要煮嗎?」我的眼睛都亮起來了,「對,要吃嗎?」「當然要!」說什麼廢話,你開伙我當然要吃。
 

進了門,幫忙阿司把大部分的菜送進冰箱,他把電視遙控器丟給我,「先看一下電視,等下就可以吃飯了,」「喔,」我坐在桌前打開電視,米老鼠蹦蹦跳跳的穿著燕尾服跳舞,沒有歇斯底里的搞笑不好看,即時新聞,沒有噴血的畫面不好看,音樂頻道,沒有好聽的歌不好看。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難得不想說再見。

 
  我自己也覺得,好難得的出現這種感覺。
 
  我並不討厭學習這件事,可是,我討厭上學;畢業典禮對我來說,只不過是一種解脫,跟代表另一種苦難的開始。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篇講的是,真心真意。 
 
  你有想過我是什麼樣的嗎?告訴你,絕對不是你想的那樣。
   
  單憑文字,可以了解一個人到什麼地步,或許比我想像的多,不過,只有文字,卻無法界定為全部,或許感覺的到真切,不過,看不到我避而不談的真實。 

 
  偶而會寫一點文章,有個已經過世卻好像放不下的戀人,種種湊巧線索,讓你誤以為我是堇,而,你看到的也只是假象而已。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