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07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薔薇要開始綻放了,值得繼續微笑以待。
    
 
  好久都沒有聽到這樣,動靜皆宜的女聲了。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中午,有個帶著食物香味的溫熱身軀鑽進我的被窩裡,輕輕齧咬著我的鎖骨,我還是很想睡,直覺的翻過身躲避他的騷擾,他吻著我的後頸,「起床了,已經中午囉!」溫柔的語調完全不具威脅性,我還想繼續往旁邊滾,他一把把我抱住,「再滾就掉下去囉!我煮了午飯,起來吧!」在午餐跟床鋪之間掙扎著,不甘願的起身,最後還是午餐略勝一籌,香味飄了過來,肚子裡昨晚不到一碗的火鍋湯加高麗菜,兵敗如山倒。
 

咚的坐在桌前,風捲殘雲的掃著一桌的午飯,阿司也不攔我,只是要我慢慢吃一邊給我遞著湯,等我吃的差不多停下來的時候,才發現他一直用興致勃勃的眼神盯著我看,「我的臉上有黏飯粒嗎?」
 

「沒有,」他微微笑,「我有點錯估你的食量」,「哼!不能吃這麼多嗎?」也不想想是誰害的我昨天沒有吃晚飯,我沒好氣的瞪著他,「可以可以,你想吃多少就吃多少,今天放學我會去接你。」
 

「為什麼?」望著他笑的很高興的笑容,我不禁努力的回想昨天他到底跟我說了什麼,欸,實在太睏了什麼都不記得!「你的行李多不多,要不要我去借車?」「什麼行李!?」我怎麼覺得他笑的越來越邪惡了。
 

「你昨天答應要搬來我家的呀!」「啥!米!!!」不會跟我想的一樣吧,我昨天迷糊中答應要搬過來,不,這可不行,我的焦慮瞬間升到最高,跟這隻大惡狼住在一起,不行,這樣我怎麼可能睡的飽,更何況已經十月了,意味著萬聖節就要到了。
 

萬聖節前後是非人類生物活動的高峰期,就像人類慶祝聖誕節一樣,用我的血作成的藥,一直都是黑市中暢銷的超高價商品,這個時間我的麻煩特別多,多到連同類的吸血鬼都會來找我碴,加上我三番兩次的去〝善意勸說〞,我今年又沒打算回族裡,正常的販賣管道不開,今年的價錢一定會飆高,高到有些人眼紅鋌而走險的又跑來,雪上加霜,我的天啊!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部,復活>
 

  一身黑的雷闇站在太平間裡,眉頭皺的死緊。
 

  除了對於組織分派下的這種個人任務感到麻煩不耐之外,更多原因,是因為眼前的這具屍體而起,從醫院密探而來的情報八成錯誤了,這女人瘦弱的像隻小貓,而旁邊一百八十公分的肌肉男,應該才是這次組織要的實驗品。
 

  他彈了彈標示夜若凡的名牌,只猶豫了不到兩秒鐘,就動作俐落的把屍體從冷凍櫃中給搬了出來,毫無顧忌的就直接把屍體給放在地上,探了探屍溫,還沒被徹底冷凍,那最近新研發出來的藥,還有用。
 

  雷闇拿出針筒,也沒依著所謂的皮下注射方法,比較像是殺人魔拿著短刀亂捅的姿勢,直直的把針頭插進身體之中,準確的在夜若凡的脊柱、心臟、後頸各注射進了兩隻針劑,又從身後的腰包中掏出了幾個泛著深黑色光澤的金屬環,套在夜若凡的頭、頸、腰及四肢上,吱的一聲,隨著他按下手中那不比火柴盒大狀似遙控器的開關,金屬環紛紛湧起一波波像是浪潮的紫色電波。
 

  等待的過程,雷闇只是細細的打量著,其實這女人長的還不差,只是纖弱了一點,像隻貓。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望了望窗外,一片灰濛濛的,安靜無聲看不出任何的線條,只不過是忽濃忽淡的霧白,壯觀下以為是霧氣散不掉,其實是在下雨,這種莫名其妙的天氣,也許是基隆特有的梅雨季吧。

  
  又到了這個種時候了,又是出現這種天氣的時候了。

  
  兩年前的當時,還是跟現在一樣,出現這種,雨不雨霧不霧的天氣,遠看像霧,走進卻是微小的毛毛雨,微小根本不會興起任何拿出雨具的念頭,不過事實卻是,當置身其中,在還沒開始注意的時候,其實肩頭、髮尾已經開始慢慢的浸濕。

 
  就像當初感情發生的那時。

 
  霧要多久才會散,那讓人根本無從想像的巨量水氣是從哪裡出現又從哪裡消失?

 
  只是無相生,也是無相滅。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夜大姊!……」「等一下!」看著跑過來的兩個人,怎麼有自虐狂啊,還想再玩一次自由落體,「我,我們……」這兩人互望了一眼,很有默契的一起說,「我們決定拜你為老大!」「啥?不幹!」我幹麻沒事找事作,這兩個發神經,以為我剛剛特別救了他們一命,拜託,我只是看主任不順眼而已。
 

那後面跟的那一大堆腦袋也一起燒掉了,「懶的理你們,」我轉身大喇喇的走出校門,「一日為老大終身為老大,在我們的心中,您永遠都是我們的老大,」一陣齊聲的朗誦聲飄了出來,去!格言不是這樣用的,自由落體的跟腦震盪的一樣頭殼摔壞了。
 

雞飛狗跳的開學九月過完,堂堂迎接有煙火的十月,有點冷的天氣,其實還蠻適合喝些熱湯的,坐在桌前,看著桌上插著玫瑰花,我插著小火鍋裡的魚丸,「阿司,你女朋友要來嗎?我什麼時候迴避一下,」阿司把雞肉肉片下進鍋子裡,轉著電磁爐開關說。
 

「我沒有女朋友,那是要給你的,吸血鬼不是都很喜歡紅玫瑰的嗎?」「有嗎?」我攪著蛋黃沙茶醬,「是有些吸血鬼喜歡拿玫瑰花來吃,可是我比較喜歡人類的食物捏,」他笑的有點尷尬,「那你男朋友什麼時候會來?」我問,他露出了個昏倒的表情,「好吧,這樣問,are you seeing somebody?要是你的什麼人看到我在這裡,那我要怎麼解釋?」
 

他想了想,「沒有,我現在沒有在交往的女朋友,只有朋友偶爾會來,最常來的是羅傑,對了,他也是個吸血鬼,哪天介紹你們認識,」我看著鍋字裡半熟的肉片,用湯匙把它壓下去一點。
 

「羅傑?那個自戀到神經病的羅傑,應該不用介紹了,」「嘿!你怎麼知道,你們認識啊?」阿司高興的問,又把一大盤的高麗菜丟進去,「算認識,我們見過,」那麼笨的吸血鬼,我還是第一次碰到,怎麼會記不得。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變了。」

   不只一個人跟我說。

  
 
  「當然,我是活人啊,」我是這樣理所當然的回答。
    
  但是,自己知道,他們說的沒錯。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悠哉悠哉的收著東西,把我放在置物櫃跟教室抽屜裡中要的東西放進背包,全班包括我那可憐的班導都停下手下的動作像是見到活生生的史前暴龍一樣的盯著我看,「夜,夜冷同學……」班導難得鼓起勇氣喊,我的一隻腳都踏到教室外了,「什麼事?」「現在是上課時間,你要去哪裡?」
 

「去訓導處報到,承蒙訓導主任寵召,」我笑的非常燦爛,你們的耳朵是都重聽,還是得了老人癡呆症,十五分鐘之前的事也記不得。
 

「第一題方程式寫錯了,極大值跟最大值不一樣,」拋下這句話,我慢慢的晃去訓導處,左瞧瞧右看看,洞是補起來了,只不過補的很醜,如果這是主任自己補的那就說的過去。
 

大搖大擺的走進訓導處,呦!你們兩個也在啊,那天爭的臉紅脖子粗,現在一起低頭讓訓導住任訓話,你們兩個還真是難兄難弟呢,訓導主任見我進來,炮火馬上轉往我身上,機關槍最高速連發,有一隻聒噪的鳥講個不停,不過我根本沒在聽,也聽不到,因為進門之前我耳朵塞了兩團紮實的棉花。
 

看著他的嘴一閉一張,我心裡只想著,阿司在路上問我的問題,有什麼特別想吃的,想了一會,想不出來所以然來,我現在還在什麼東西都很好吃的階段,還是等我想到了再跟他說好了。
 

八成是講的口水乾了,訓導主任停下來喝口茶卻自己嗆到,走廊上圍觀的人發出一陣竊笑,哦,已經下課了,主任你這次一口氣連講了三十五分鐘沒停破紀錄囉!主任尷尬的想趨趕走廊上的學生,不過成效不彰。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起身,看看牆上的時鐘,中午十二點半了,我慢慢的晃到桌前,一盤鬆餅,一盤鮪魚三明治,和一盤義大利海鮮蕃茄麵,再加一大碗的牛奶玉米濃湯,我慢慢的吃,有點怪,雖然肚子餓但是提不起勁。
 

是因為食物已經有點涼了還是,嗯,阿司沒有坐在對面,有點冷清,我轉頭打開了電視,也沒在意畫面上演的是什麼,有聲音就好,別像鬼屋靜的讓人抓狂,只想往外逃。
 

突然鎖匙轉動的聲音,有人回來了,呃,要是是除了阿司以外的人,那我要怎麼解釋,我大大方方坐在這裡吃著滿桌的食物,小偷有這樣囂張的嗎?
 

阿司背著背包走進來,他看到我在桌前,也有點詫異「剛睡醒?」我點點頭把剩下的三明治嚥下去,「差點被你嚇死,我還以為誰回來了,」「這裡就我一個人住,」阿司的聲音從房間裡飄了出來。
 

「這麼快就沒課啦?」我一邊沖著盤子邊問,「只是回來拿東西,」他說,他站在門口等,「順路就一起走吧,」我套上鞋子,阿司鎖上門,兩人並肩在路上走著,他伸手把我拉近一點,「有車,睡的還好吧?」「嗯,還不錯,」我說,低頭跨上人行道沒注意他頗有深意的微笑。
 

進了學校,從我的置物櫃裡找到了我的筆記型電腦,不顧響起的鐘聲,溜進圖書館隱密的角落,接上線,信箱裡靜靜的躺了一封沒有主旨的新信,我看看寄件人地址,是謙藍,打開,四個大字,『報告近況』,另外下面還有一行小字,『ps:如果你萬聖節回來就可以看到長老新訂做的禮服了,他說是世界無敵宇宙第一超級霹靂的非常帥!』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劇情簡介:

 
  狂風暴雨外加驚濤駭浪,我們該同舟共濟?還是爾虞我詐?

 
  費迪一家三口住在小山丘上,過著快樂的日子,費迪是個退休船長、妻子茱麗葉及八歲的養子湯姆,就住在山上的穀倉內。有天,莉莉的父母為了要到非洲尋找鱷魚,於是將女兒莉莉寄居在費迪家。

 
  某夏日午後,在池塘邊遊玩的湯姆,聽見一群青蛙發出震撼的預言:「全世界將會有一場前所未見的大浩劫,老天將連續下四十天四十夜的雨,大洪水將淹沒全世界……」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