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09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你說呢?」我問,卻從此,陷入停頓。

 
  我甚至記不起,我問你的問題。

 
  
  
紙張因溼氣而潤,寫下去的時候,第一筆紛紛暈開,我愣了愣,而我的字跡終究模糊的無法辨認,「你還在等待什麼?如果,你愛我,請你說出口。」像是低喃的音調,幾乎毫無阻礙的,在墨水暈成一片之下,你正確無誤的讀出,我剛剛無意識寫下的句子。
  
  因為盯著你發呆而寫出的字句,活像某種濫情書中才會出現的語氣,卻在某個當下流露出我內心的真實想法,然後,竟然被你,完完整整的,唸了一遍;你的聲音,像是某種尖銳的提醒,“被你發現了!”我之前的若無其事,蠢的像是個因為力道太大讓球反彈撞到鼻子的瞬間。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阿司露出無可奈何的笑容,「那我先走了,不打擾你忙了,」明諾笑了笑「好,再見!」還對我輕輕的眨眨眼,咩咧!對他扮了個鬼臉,轉身跟在阿司的身後,走了一會,站在調味料的貨架前。
 

阿司一邊挑著蠔油一邊說,「明諾是美術系的高材生,他的畫在很多畫廊裡都是非常受歡迎的,」「喔,那他在這裡幹麻?找素描的材料啊,」你剛剛是要跟我說這個啊。
 

「來觀察人群的,你這個得了便宜還賣乖的小鬼,多少人自願當他的模特兒他還不理睬呢,」阿司頓了頓,又開始挑起了烏醋。
 

「我要買這個!」什麼模特兒不兒的,我抓著大包的洋芋片,「冷!」阿司放下烏醋,「還有這個!」另一手抓住家庭號的巧克力球,「跟這個,」用腳尖點著,對,這個牌子的草莓夾心酥。
 

還有還有,欸,在哪裡呢,我把這幾大包的東西丟進推車,繼續在貨架上搜尋著,阿司又好氣又好笑的開口,「你是不是要說菜錢有剩的話,也順便買幾隻棒棒糖,」「不對,我今天要買牛奶糖,」嘿嘿,找到了,北海道特濃牛奶糖,一樣丟進去。
 

  「奇怪,你怎麼老是吃不胖,整天看你一直往嘴裡塞著垃圾食物,」阿司一邊這樣說著一邊把所有的零食通通都換成小包的,「哪知道,」我聳聳肩,運動量大吧,是我整天被妖怪追著跑咧!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拖個藉口離開校長室,我三步併兩步的快速離開學校,實在受不了了,巫澤一個人滔滔不絕,自大與無趣集於一身,而校長就只會在那邊傻笑,老用著那種好像要把我跟巫澤湊一對的表情盯著我看,夠了,雖然說校長你人很不錯,不過,你最好停止你腦袋裡的妄想,否則,我很難保哪天,會不小心忍不住就把你的學校給炸了!
 

站在公寓門前,藉著門前燈看著校長今天交給我的那張紙,關於跳級的事情,剛剛因為巫澤吵個不停,我還沒有仔細看呢,突然門打開,阿司走了出來,兩個人差點撞在一起。
 

「冷,你又從學校溜回來了,」他的聲音裡帶著無可奈何,我瞄了他一眼,你又不知道巫澤的魔音穿腦有多麼可怕,「要去哪?」我看他手中提著購物袋,「去買菜,要去嗎?」他揚了揚手中的袋子,哦,這種出力氣的事倒是沒問題,把單子收進口袋,點點頭。
 

我站在生鮮雞肉冷藏櫃前,瞄著一整排粉粉紅紅的貨架,阿司說要買雞胸肉跟雞腿肉,在哪裡呢?我走回推車,阿司正在跟個穿著超市背心的男生講著話,我把裝雞肉的寶麗龍盒子放進推車,順便瞧瞧阿司在蔬菜櫃挑了什麼東西,什麼!又買青椒,我看著那袋油油亮亮的青椒,忍不住簇著眉頭,「欸,這個禮拜不要吃青椒行不行啊?」
 

阿司微微笑,輕輕的吐出兩個字「不行,」哼!你就自己一個人吃青椒吃到吐吧你,我伸手從推車裡面抓出苦瓜,「我告訴你喔,青椒還勉強可以,苦瓜我是絕對不吃的,絕對不吃!」
 

「那是明諾送的,你不要這麼挑食馬,」「就算是送的也不行,叫我吃苦瓜,你休想!」八成是滯銷賣不掉快爛掉才拿來贈送的吧,我瞥了瞥那個站在阿司旁邊穿著超市背心的人。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沒有什麼特別的事,再怎麼說,當初瀧把你扥給我照顧,現在又要萬聖節了,只是想知道你最近過的如何?」長老把我扥給你?八成是在推卸責任吧,呵,校長難不成你還當真啊。
 

我笑笑,「扥校長的福,還過的去,有什麼事就直說吧!」我來了這個學校今年第二年,還是頭一次的到校長室,無事不登三寶殿,沒什麼重要的事,怎麼會特別請你的得意門生來請我。
 

「不愧是瀧的後代,那我就打開天窗說亮話,」校長也笑了,起身打開書房的門,指了指書櫃的上頭,跟著過來的巫澤輕呼,「吸血鬼的信差!」有隻黝黑的大蝙蝠收著長長的雙翼蹲踞在書櫃上。
 

「應該是瀧寄羊皮捲給我,或許是我不會說古吸血鬼語,所以……」「它就一直停在上面,」我接著講邊打量著這隻蝙蝠,長老又把貓頭鷹嚇跑了是吧,還派這種有皇家血統的蝙蝠來,飛的又沒特別快,倒是脾氣又臭又硬。
 

「是它踩在腳下的羊皮捲是吧?」我問,校長點點頭,真是丟光吸血鬼的臉,這隻臭蝙蝠,一點服務的精神都沒有,我開口,「下來!」蝙蝠動也不動,依舊用那種高傲的神情蹲在書櫃上,巫澤好意的輕聲提醒我,「我記得不是要說……」被我爆出來的青筋嚇到,巫澤識相的住嘴。
 

這我知道,難不成連我這個吸血鬼還要好聲好氣的求它,喂,我瞪著那隻蝙蝠,你這個吸血鬼的信差是幹假的啊,怎麼不學學貓頭鷹盡忠職守一點,忍著想要一掌把它巴下來的衝動,露出犬牙用古吸血鬼語說,『把信拿下來!』蝙蝠發出斯斯的叫聲,高傲的把頭轉到另一邊去,「你……好!」敢這樣對我講話,你是以前沒被我整過是嗎,等著瞧!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個穿著高三制服的男生站在我的眼前,這八成就是剛剛喊了報告的那個人,我胡疑的看著他,校長室?他頓了頓又開口,「校長請我來通知你,請你到校長室一趟,」哦,是這樣啊。
 

我記得校長是個中立的人類巫師兼長老的好朋友,我還挺欣賞他的,為人很豪爽,在決定特別生身份的時候,很爽快的就把章蓋下去,還順便用一句話堵住那一直用高傲眼神望著我的教務主任。
 

而且,我很少來學校麻煩事又一堆,我知道其他老師、主任遞上的報告疊的跟山一樣高,他卻什麼話都沒說,更重要的又不像長老一樣的老是耍心機,簡單說,是個超級上道的校長,但是,還是想不出來他找我有什麼事。
 

我一邊往校長室走著,一邊想著,卻發現那個高三的學長跟在我身邊,奇怪,你不是應該事情講完就回自己的教室嗎,我看了他一眼「你都不用上課嗎?」「校長說,如果你在教室的話,要確保你進了校長室才可以,」唔,校長也很清楚,我進出各處室很少有直接的走到目的地的,常常半路就拐彎然後就一個禮拜之後才在學校出現了。
 

「我保證我會到校長室報到,不用麻煩學長了,」這個人的眼神有點怪,雖然他是人類,聞起來是,但是,卻用著好奇的眼神興致勃勃的打量著我,不像這所學校的其他學生,眼神中含著恐懼。
 

「不用客氣了,我也還有事情要跟校長報告,一起走吧!」他微笑,又接著說,「我是巫澤,夜冷學妹應該還記得,我們在特別生會中見過面的,我是高中部的會長,」我不禁厭惡起他的態度了,都是這樣,自大覺得自己很重要,其他的人一定要記住你。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陣混亂急促的腳步聲,人群頓時縮減的只剩以女生為主的親衛隊及附屬,眼巴著樓梯口不肯走,我微瞇著眼看著這群人,要怎麼處理才能讓他們安安靜靜的離開我的視線,人類的女生有種讓我無法忍受的專長,就是高頻率高分貝的尖叫,尤其是作做的尖叫,就連好風度的謙藍都會忍不住的低聲咒罵,何況是我。
 

這時阿司開口,「我想跟冷單獨吃頓午飯,我想可愛的學妹們應該不介意吧!」竟然又露出那種畜生無害溫文儒雅的笑容,只聽見一陣嬌滴滴的「不介意~」、「沒關係~」,原來你們除了尖叫、講八卦、鉤心鬥角跟裝白痴可愛之外,還有發花痴這個反應啊,這我還從來不知道呢,今天總算見識到了。
 

打開便當蓋,我一邊夾著炒飯,「你真的那麼閒還特地一大早爬起來作便當啊?」阿司笑而不答,「啊~,」他夾著炒青椒餵我,更無力的是,我竟然乖乖的張嘴配合。
 

「冷最乖了!」他一臉得意的拿著餐紙擦我的嘴角,我吞下青椒,「喂!我又不是小孩子,幹麻這樣餵!」「誰叫你都不愛吃青椒,」「我哪有不吃!」你這無聊的傢伙,根本就是沒事找事作,自己想吃便當,又牽拖到我身上,還順便查我的勤,看我有沒有溜出去玩,心機重的傢伙,賞他個大白眼,卯起來吃,哼,懶的理你!
 

唉,吃飽飯,微風涼涼陽光暖暖,隨著阿司輕輕的撫著我的頭髮,我竟然枕著他的大腿就睡著了,似乎可以想像他竊笑得意的表情,下午上課鐘響起,阿司把我搖醒,牽著我的手送我到教室前,像是好哥哥般交代兩句,說他要去查資料作報告要我好好上課,別給老師添麻煩的等等,親暱撥著我的瀏海,輕輕的在我額上落下一吻,就把推我進教室自己瀟灑的轉身離開。
 

我一進門正好把怨恨的眼光盡收眼底,這下可好,今天晚上,我就會榮獲稻草小人針包的第一名,怨念啊,聽說人類的怨念有時候也是很可怕的,呸呸呸,我的運氣要是越來越背,你們這群就知道什麼……我還沒想完到何化解怨念的方法,看著這些要噴火的眼睛,怎麼,要比眼睛大,我也不會輸的!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無聊無聊真無聊,教室裡真的是悶死人了,關於怎麼樣虛擲生命,這點,人類在他們所謂的教育上,倒是身體力行作的不錯,該死的圖書館為什麼冷氣要開那麼強呢,害我被吹的腦漿硬化的竟然跑回教室來了,哦,中午了,那我去頂樓曬太陽兼睡一下好了。
 

走上樓梯,隱約的聽到因女生而起的騷動聲,八成是哪個好皮相的帥哥吧,反正不關我的事,全身放鬆靠在水塔上,伸直著雙腿,就這樣懶洋洋的曬著太陽,實在是不錯的享受,今天的太陽不刺眼很溫暖。
 

自從我變成傳說中自由落體跟腦震盪的老大之後,雖然我死不承認,但是這些笨蛋們都這麼認為,這附近的小混混、其他學校的老大,像是說好的輪流來玩王位爭霸戰,真是智商低的讓人懷疑,他們腦袋裡裝的到底是大便還是黏巴蟲,害我常常才剛進學校還站在走廊上,就又有大隊人馬來挑釁了,只好認命的捲袖子,我到底是招誰惹誰啦!
 

腳步聲由遠而近的從樓梯間傳來,而且還不只一人,怎麼,總是不知不覺的訓導處主任又睡死了,又放任外校的學生在學校裡亂亂跑了,自從上次自由落體之後,這個樓頂都一直安靜的很,還是說,人類的記性那麼不好,但是忘性卻不是普通的好,或是應該說,人類僥倖投機的心態非常嚴重,老覺得倒楣的一定不是我,這就是為什麼人類莫名其妙死的人非常的多。
 

我換了個位置,坐在欄杆上,直直的盯著樓梯口,奇怪,怎麼有股食物香味,難不成還自備便當啊,這個有趣!以前都沒見過,吱吱喳喳的講話聲,你一言我一語的人群湧上,什麼?又是你們,我瞄瞄眼前的人群,欸,自由落體和腦震盪像是連體嬰一樣的出現。
 

還有,呦!稀客也,連阿司親衛隊也出現了,我聽到有關阿司的消息都是從他們那邊流出來的,巨細靡遺效率好的讓我曾經誤以為他們是埋伏在學校的間諜,我看看,哦,還有看熱鬧團跟八卦團,唔,八卦團的八大巨頭都出現了,還真是難得一見的奇景,真是榮幸啊!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