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10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那可以很重要,也可以不重要,畢竟,所謂的當初,很快就會消失。
 

  我只會閒歇性的隱沒,雖然這間歇可長可短;而我,不甚喜歡消失這個辭,總會讓我想到舊傷。
 
 
 
  在這種時候,講這種東西,也不過是陳腔濫調的事實放大而已,「是在廢話啥,難不成愚蠢的連這種事實都不知道…‥」我自己常常這樣翻白眼,也許這次是自作自受。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冷……」阿司開口,聲音裡有著某種急切,「如果要講些跟主任一樣的廢話,」我挖起一口慕斯,「那你還是省省力氣吃蛋糕吧!」橘子的香氣正在我口中蔓延著,我轉著小巧可愛的甜點匙,阿司沉默,我繼續挖著一口一口的吃著。
  

好一會,阿司開口,「明晰,拜託一下,」明晰走了過來,用著優雅又霸道的方法,強迫明諾離開桌旁,兩手硬是把他的頭轉離素描簿,然後輕輕的吻上去。
  

阿司拿起素描簿,一頁一頁的翻著,視線在上面停留許久,他輕輕的闔上素描簿,嘴角漾起一股微笑,「冷,」他輕輕喚著,我嚥下最後一口慕斯,阿司站起身越過桌面,越靠越近,雙手輕輕的環上我的頸肩,額頭貼額頭鼻碰鼻,他閉上眼,淡淡的吻了一下,像是在提醒自己又像是自言自語,「你是你,」輕輕的低語著。
  

阿司吃起了蛋糕,但是我被他莫名其妙的動作跟話語弄得一頭霧水,真的搞不懂,到底在想什麼,阿司的眼睛很清澈,是讓人覺得安心的咖啡色,但是,在安穩的咖啡色下面,我真的不明白,不明白阿司在想什麼,沒有辦法像是在攻擊當中預測敵人的下一步,阿司散發出來的訊息,我沒有辦法解讀。
  

我直直的盯著他看,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的盯著他看,直到阿司吃完了蛋糕,伯爵茶只剩在杯底薄薄的一層,直到,阿司打開了素描簿,我看到了自己,一個歪著頭表情帶著疑問的自己,阿司輕輕的抿嘴笑了,「非常像,簡直一模一樣。」
  

欸,這不是我在校門口問明諾的時候,是這種表情啊,明諾連校門旁的那圈圍牆都畫進去了,哎呀!這表情看起來好像小貓小狗喔!我實在忍不住的低聲碎碎念,訝異於明諾像是特寫鏡頭的精準,觀察入微。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呵,你還是第一個有本事打斷明諾的人,他只要一拿出筆就六親不認了,」有個紮著馬尾的亮麗女孩端著托盤走過來,「明諾,你還是照舊冰茶對吧,」也沒等明諾回答就逕自放下一杯裝滿澄黃液體的直杯。
  

  「你呢?可樂好嗎?我們這邊不賣酒精飲料給未成年的小孩喔,」「我已經十八歲了,」瞇了瞇眼,都是明諾害的,叫我什麼小人偶,誤導視聽!
  

「哦!」這個應該叫明晰的女孩有點詫異的仔細打量我,都是長老遺傳的娃娃臉啦,「你會調血腥瑪莉嗎?」我問,她點點頭「很適合你,不過和烤布丁不搭,我換另外一種調酒好嗎?」我聳聳肩,沒差,明諾刷的翻了一頁。
 

一會,烤布丁跟紫紅色的調酒一起上桌,把明諾往哪裡轉幾度的話拋在耳後,我拿起甜點匙一匙一匙的挖起烤布丁,明晰在吧台收拾了一會,在我的左邊坐下,我正好解決了烤布丁,「烤布丁還合你的口味嗎?」她開口。
 

我點點頭,「很好吃!」表皮焦黃第一匙敲下的時候清脆,內層香滑綿而不膩,真的跟阿司的手藝有的比了,「謝謝,」她微微一笑,「哪特製調酒呢,我特別為你現調的,」她別有含意的對我眨眨眼。
 

拿起高角杯聞了聞,輕輕的嚥了一口,基底是白蘭地,但是,有股非常重的玫瑰香味,「加了玫瑰香精對吧,聰明的尖耳朵,」我微笑正視明晰,這女人,身上有妖精的氣息,「對,還有蜂蜜,可愛的小虎牙,」明晰也同樣微笑看著我。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天啊,我怎麼分到阿司輔導的那組,而且巫澤還跟著一起來,下下下下籤,真是衰到爆了,一定是那些針包稻草小人害的啦,運氣背成這樣,看著巫澤跟阿司兩個人都分別對我露出微笑,呃,乾脆跟校長說我放棄跳級算了,唉……說不定校長就是幕後主使呢,長老真是危害不淺。
 

教務主任的廢話滔滔不絕的在小禮堂裡回盪,用來開音樂會的音響一定很棒,拿來給這些人廢話真是太浪費了,如意算盤打錯了,大學的日子沒有更好過,阿司當我的直系輔導學長,巫澤什麼事都要來湊一腳,加上教務主任沒事有空就在旁邊盯著看,煩屎人了!真是一坨大便在那攪和。
 

我在生物助教的充滿整個實驗室的尖叫聲下,霍的一聲站起,吵死了!這女人是人造人還是機器人啊,解剖個青蛙還一定要照規定的步驟啊,那你進教室之前乾脆先查查黃曆星象圖占卜一下好了,今天的結果一定是,姓夜的傢伙不准拿手術刀!
 

照你的方法那要切到什麼時候啊,就一隻青蛙浪費這麼多的時間,只是不小心臉上沾到一點點青蛙血,叫成這樣,拜託,是我沾到又不是你沾到,我都不嫌噁心你叫什麼叫!
 

我把手術刀插在那青蛙的腦袋上,「切好了,我要去自由活動了,」助教一看我的解剖盤,反而沒了聲音,「巫澤,助教就拜託你照顧了,」她一定很願意你去幫她作人工呼吸的,喜歡幼齒的傢伙,看她的樣子就知道,走出實驗室,我洗洗臉,在教授、主任、學長們聞訊趕到之前,閃人了!
 

溜搭溜搭的走出校門,校園旁的人行道上,大老遠的就看到那個黑黑的明諾,超大隻的又扛個很大塊的畫板,眼睛脫窗才可能看不到,更何況我現在是正在落跑眼觀四面耳聽八方的時候,慢慢的,那一大團的障礙物向我靠近了,然後,明諾的大嗓門,「小人偶,你要去哪裡玩?」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