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11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算是圓滿結束了,如果沒有長老的電話就很好,我可憐的腦細胞跟耳細胞。
 

「過來,」阿司說,「你的眼睛已經變成紫紅色的了,」他開著自己的領口,我無言的貼了過去,還真是沒志氣,唉,他說過去我就乖乖的過去了。
 

阿司輕輕的摟住我,「你今天這麼關心我,我真的好高興,」他輕輕的撫著我的背,我叫你不要跟我講話的,哼!我沒好氣的看了他一眼,彎下腰在床底下找著,「我怎不知道你是女公爵?」阿司略帶揶揄的聲音傳來。
 

「你以為我想,又不是我自願要當的,」搞不清楚狀況你,要是我沒有爵位,今天哪來人幫你作健康檢查,喝了我的血當然是沒問題,什麼毒都沒問題更何況這小小的迷藥,我幹麻多此一舉打電話,害我被臭長老魔音穿腦,公爵哪有這麼好當,每個吸血鬼都要對族裡有所貢獻,用我的血換爵位,臭長老想出來安撫臭貴族的點子,根本就是同一掛的。
 

東西找到了,我用另一件風衣包起來,阿司倒抽一口氣,「冷!你什麼時候藏的?那麼大一隻……」不想回答他的問題,我摸摸了身上的暗袋,那三試管的『天使嵐』還在身上。
 

我正準備打開房門,「你要去哪?」阿司緊張的問,「去找地方冬眠。」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GACKT神秘訪台 明年登台開唱有望
【記者 簡立言/報導 2005/11/26】

還正在舉辦巡迴演唱會的日本超人氣男歌手GACKT 來台?沒錯!GACKT 於前晚 (24 日 ) 悄悄訪台,此行完全屬於私人行程,主要是為明年極有可能來台開唱的相關事誼進行了解,GACKT 僅停留一夜便於昨天下午搭機返日,繼續今天在東京的演唱會行程。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我拉開針筒,狠狠的捅進他的脖子,經理張大的嘴發出無聲的慘叫,「一樣換一樣,用你的命換解藥!把解藥給我交出來,我的手指再往前壓一公分,你的小命就沒了,」經理抖著嘴唇一個字也沒吐出來,似乎在考慮什麼。
 

「你他×的不用等了!那些茶我沒喝下去,早就吐掉了,憑味道就知道只是普通的迷藥,死不了人的,你還想活就把那該死的解藥給我交出來!」我氣的虎牙都冒出來了,貪婪的人類,早知道我就一掌把你捏死。
 

經理一陣顫抖,哭音濃重的開口,「我……我也沒有解藥,」「什麼?沒有解藥!」
 

「……他……他說過不會死、死人的,」「那你就沒必要活著了!」我一把拔出針筒,對準他的腦袋,一拳轟爆你的腦漿。
 

「冷!」阿司無力低啞的聲音,剛剛好救了這小人一命,水泥牆穿了一個洞,經理嚇昏的身子從我手中癱軟的滑下,「啐,便宜這傢伙!」
 

我把阿司扶正,「他?……」「沒死,免去了作醬爆蟑螂的命運,」「……那就好。」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阿司看起來好像嚇傻了,連銀行經理請我們進VIP室都沒什麼感覺的樣子,「因為電腦連線的關係,請兩位稍等一下,我會馬上請您來確認的,」銀行經理邊緊張的冒著汗踩著有跟的皮鞋喀喀喀的走了。
 

沒一會,他的助理送上了茶點,阿司總算回神,「冷,你戶頭裡真的有那麼多錢嗎?你該不會是來搶銀行的吧?」看樣子是還沒回神,「要搶銀行我會帶你來?哼!我還要搶銀行,」我繼續咬著巧克力棒。
 

巧克力棒吃完,突然,我驚覺的喊「阿司,不要吃他們的東西!」「為什麼?」阿司放下茶杯,「你喝了多少?」我探過身子,「才兩口,怎麼了?」
 

「阿司,等下不管發生什麼事你都不要出手,」阿司也警誡了起來「為什麼?」有腳步聲,「因為……好像不太好吃的樣子,」隨便說了個不成理由的理由。
 

經理無聲無息的出現,「已經準備好了,這邊請,」我背著經理端起茶輕輕的喝了一小口但是沒有吞下去,使了個眼色,阿司聰明的沒有開口。
 

我站在金庫前面,在經理的示意之下,伸手按再掌紋掃描器上,突然!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閃?」我問,「你確定?」明諾點點頭,「我想你是不是在想什麼,因為,阿司在情緒起伏的時候,眼睛也會變成銀色的,所以,我想你是不是也一樣,」哦,阿司也會,「大概吧……」我剛剛只是想如果是巫澤就太好了,照他們的觀念來講,是壞事,沒錯,那這樣,我聳聳肩擺擺手,「那沒事!」
 

我轉頭問明晰,「你有去過黑市嗎?」明諾是不可能的,以他普通人類的身分根本進不去,阿司根本沒去過,他八成連轉換門都找不到,只好碰碰運氣問明晰了,明晰點點頭,「有在那邊出入過,有時賣方,有時買方,」阿司聽到黑市兩個字,在桌底下伸手緊緊的抓住了我的手。
 

我握了他兩下任他抓著,「我有東西想買,但是不方便去,可以扥你幫我帶回來嗎?」明晰開口,「想要什麼,我最近正好有東西要拿去扥賣,」「『上帝怒號』裡的『天使嵐』,」我一講完明晰就露出微笑。
 

「那這次就可以不用付『上帝怒號』佣金了,他們抽的成數還滿高的呢,」「哦,原來你就是賣家啊!」那這下就省事了,不用我大老遠的跑過去,因為現在已經二十三號了。
 

「你要多少?」明晰問,「全部,」我眨眨眼,「錢不是問題,『上帝怒號』只收夢幻終極品,這我不是不知道,」這店,只要錢你拿的出來,不管什麼都會賣給你,就算知道你是要做壞事也一樣,這種只要錢不要命的骯髒作風不久就為這店帶了個名字,叫『上帝怒號』,讓上帝怒號,還真貼切,「我現在只有三個滿月,如果你肯再等兩天,就會有四個滿月。」
 

「四個滿月……你自己做的?」我問,『天使嵐』是一種要連續熬一個月的魔藥,只是這藥難在每天晚上都要曬月光,然後正中午的時候要灑一小匙的妖精磷粉,從翅膀上掉下來的磷粉,最後三天換加妖精的眼淚,一般的魔藥師想做沒有妖精在身邊還沒辦法呢,「嗯,我已經賣出將近十五個滿月了,」「那,價錢怎麼算?」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准把你吸血鬼的那套,攤在學校裡,那樣太危險了!」阿司並沒有降低音量,雖然有著輕柔的背景音樂,但是保證,晃過來的明諾一定聽的到,我瞪大眼睛看著阿司,明諾拉了把椅子坐下,「明諾有陰陽眼,他知道,看得出來,」阿司開口,明諾跟著點頭,「陰陽眼?」喂,我還活著,ok,陰陽眼不是這樣的吧!

 
  「我看得到靈魂的樣子,」明諾開口,「這次小人偶又給你惹了什麼麻煩?」阿司像是非常無奈的說,「一個助教,一個學生,還有一個教授,總共三個人昏倒,不只如此,還嚇傻了不少人,場面非常混亂尖叫聲四起,比變態殺人魔犯案的殘骸更可怕,」什麼?才這樣子沒有人受傷,怎麼說的好像世界末日。

 
  明諾聳聳肩「你也知道,小人偶還小啊,」「就是因為她還小,」阿司似乎頗為懊惱,怎麼,你們哪個是我爸?哪個是我媽?我像是事不關己的人看著他們兩人。

 
  有學生?哦,那是誰啊?該不會是巫澤吧,呵,最好他嚇儍了,以後都不要在我後面像跟屁蟲一樣的晃,「小人偶,你的眼睛剛剛變紅了,是在打算什麼壞事?」

 
  我嚇了一大跳,咚的跳起,椅子翻倒在地碰的一大聲也不管,「變紅了!」我飛快的衝到擺在旁邊裝飾的立鏡,雙手用力的抓住鏡面,緊盯著鏡中自己的眼睛看,呼!還好,還在安全範圍裡的深紫色。

 
  本來,我的眼睛和長老一樣,應該是淺藍色的,不過長老覺得跟黑色頭髮的顏色不搭,就在基因排序的時候動了手腳,讓我的眼睛平常是藍黑色的,太久沒喝到血才會變成紫紅色的。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的錢啊……
那剛從提款機出來的八個小朋友,才在我的皮夾裡面待不到一分鐘
就很團結的手拉手投奔唱片行的收銀機了
只剩幾張國父詭異的對我微笑
像是在說,你敗了……你敗了……你敗了……

為什麼明明可以拆成兩年出的東西硬要幾成一天出了
我真是搞不懂你咧,唱片公司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