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12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你應該快受不了了,我也是。

 
  在我警覺到我唸了研究所之後逐漸變成很難相處的時候,這個學期已經過了一個月,快要兩個月了,在工作的時候,那不自覺碎碎唸、抱怨的次數連我自己都覺得煩,雖然有笑容,但是到底有多真心我自己都很懷疑,而私底下的時候,只有兩種狀態,一種是累死的狂吃狂睡,而另外一種是狂睡狂吃之後,完全腦袋放空不想動的腦殘狀態。

 
  我知道你想皺眉頭跟我說,「你幹麻把自己搞成這樣?」因為我自己也想這樣大聲的問我自己,有理由,只不過我根本沒辦法理直氣壯的開口講出來。

 
  研究所跟大學不一樣,我以為我知道,而實際跟我的認知還是有一段距離;雜事多正事也少不到哪裡去,除了壓在肩上更重的重量,本來就應該會有更嚴格更高標準的要求跟責任,這我明白,但是這疊那壓下來,我本來就不堅強的肩膀很容易就懦弱的垮掉,有時候還是忍不住。

 
  當那天我整個人不管裡外都糟糕到一種不行的狀態,我撐著傘站在雨裡,猶豫著,我應該是乾脆讓那寒流的豪雨淋個溼透藉故好好的哭一哭,隔天我才能假裝我已經暫時的忘卻把那些不愉快放下,然後繼續把我應該要做的事情弄好,還是我應該要小心翼翼不要淋到雨免得自己裂開來,裂的亂七八糟連我自己都沒有辦法收拾,我覺得我在你臉上看到無奈兩個字。

 
  的確,你是最無奈的人了,研究所是我自己選的,老闆是我自己選的,會把自己搞成這樣,也是我自己默許的,可是你卻是莫名其妙的被迫要面對現在變成這樣的我。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什麼東西什麼意思?」非常單純又胡疑的神色,看來阿司是真的不懂『聖約』,這也難怪,這只有吸血鬼才懂得,當一個吸血鬼張口,卻不是咬你的脖子,而是吻你,那,代表的是什麼意義!
 

「怎麼回事?」阿司的眼神直直的望進我的眼底,他真的什麼都不知道,我,我突然不想講了,「只是沒想到你突然吻我的脖子,」吶吶的講,我起身往餐桌移動。
 

拍掉他像水蛇般纏上來的雙手,「我要吃飯啦!」正準備抓起飯碗,繼續我的左右開功,阿司倒是綿密的貼了上來,「嫌剛剛不夠力嗎?」阿司壓下我的雙手,朝我耳邊輕呼,又把我撲倒,這是怎麼回事,我怎麼一直被撲倒呢,真是大色狼一隻!
 

狂吃狂睡了兩天之後,總算比較恢復正常,我懶洋洋的窩在阿司的懷裡看電視,有一搭沒一搭的轉著台,而阿司拿著本書放在他弓起的膝蓋上,另一手抓著我的手玩,還挺不錯的呢,原來一本書就可以轉移阿司大部分的注意力。
 

在《南方四賤客》裡的阿尼莫名其妙的爆掉之後,我笑的亂七八糟的時候阿司開口,「冷,你明天要不要回學校上課?」他的頭沒轉線還停在書本上,看來大概只是淺意識的動作吧,看唄,碎碎唸太多的後遺症。
 

「再說吧,」我也是盯著電視,「已經十一月五號了耶,」阿司轉頭,他的臉頰擦著我的耳尖。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賠本1億過耶誕 Gackt馳馬進巨蛋
聯合新聞網 (2005/12/26 05:26)
http://news.sina.com.tw/articles/13/46/94/13469441.html?/ent/20051226.html
  
記者傅繼瑩∕綜合報導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轉帖]台風抄襲GACKT 的 VANILLA
各位Dears,
為Gackt站出來的時刻到了!!! 
 
由喬傑利公司推出的新台客團體台風新專輯天大地大,
裡面的第5首歌 狂愛戰隊 很明顯是抄襲 Gackt 的 Vanilla,
該公司更是厚顏無恥地說作曲人是TORO,
雖然聽他們的歌會降低自己的格調,
但我們一定要先掌握證據,
請各位忍耐試聽http://www.1ting.com/MusicList/811c0378021deec81ting.htm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看著我吃著滿桌的食物,阿司還在納悶,「奇怪,羅傑竟然這樣的逃走了,真是很反常,」我嘴裡咬著奶油可樂餅,其實是很想告訴他說,不,一點都不反常,這樣很正常的,你如果知道原因的話。
 

阿司盛了碗湯擺在桌上,「你整整睡了十天,還好吧?」我點點頭,繼續吃著番茄炒蛋,「冷,你可不可以……可不可以把『魂』收起來?」阿司有點遲疑的問。
 

這樣少見的態度,讓我拋出個疑問眼神,又繼續的低頭狂吃,我又沒有一直把『魂』綁在手上,因為要吃飯左右開功,所以我打開了皮帶,把『魂』橫放在我的坐墊旁邊。
 

不過阿司的答案害我差點噎到,「我,我覺得,『魂』他不喜歡我,」「咳咳,嗄!為什麼?」我停下筷子,抬頭看著他。
 

似乎很委屈的,阿司開口,「因為,嗯,因為……」「什麼啊?」阿司結巴的樣子很少見,讓我忍不住好奇,「『魂』他,他對我有偏見!老是指著我的鼻尖。」
 

阿司臉微紅的一口氣說出來,卻讓我噗的一聲笑出來,笑倒在旁邊,這個大概不是他要的答案,阿司臉一偏開口,「隨便你!」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千萬不要叫我不要碰我,不管怎麼什麼事發生,一定要等我自己醒過來,」我凝凝神,手臂放鬆,『魂』自動浮起,指著離我最近的生物體,阿司的鼻尖,「如果這次你不聽我的話,就別巴望我會再理你。」
 

我闔上眼,冬眠。
 
  
 
  知覺慢慢的回復,四肢的感覺也慢慢出現,我睜開眼,望著白色的天花板,努力想著我現在在哪裡,這是冬眠睡了好幾天之後的茫茫然,轉頭,熟悉的擺設,哦,這裡是阿司的公寓。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十七歲的時候,到底在想些什麼呢?

 
  其實,隔了那麼多年,我到現在還是不明白。
 
 
 
  看著午後太陽曝曬的柏油路上,已經乾枯死亡的蝴蝶屍體,枯掉的樹葉又從樹蔭裡掉了一片下來,身旁有一群說著要為我慶生,卻把我冷落在一旁自己聊起天的人們,有那麼一瞬間,我真的不知道,我在這裡發愣浪費時間是為了什麼。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