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4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後有大量消音髒字,請慎入。
 
  接下來不是要講我很容易導電的事情,雖然說我觸靜電的頻率高到被當作稀有動物看待過(瞪),我的光榮事蹟是拿麥克風的時候被靜電電到,而且不只一次,不是什麼高貴的金屬殼特別打造的麥克風,就是普通卡拉
OK裡面那種濫七八遭隨隨便變上面的泡棉會被撕成章魚的那種(不要問我怎麼弄,因為我也不會),我唯一接受的理由是,本人的毒電波太多所以容易同頻。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想,我的個性一定不是忍到最後,結果得憂鬱症的那種。

我應該是那種最後不小心失手把實驗室炸了的那種。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好的老闆帶你上天堂,濫的老闆直接讓你去撞牆
  啊嗚!(捂鼻子)好痛!
  這只是一個沒有期中要考,可是卻更加悲慘的傢伙的碎嘴唸……
  
  先從比較遠的那邊講回來。
  嘖,本來走腦死路線的禁斷死神竟然給我寫成像是<復活,之後>的耍心機外加陰謀路線,唉,本能啊本能,不知不覺就又寫成那樣了,慘慘慘,黑朗洛的智障快讓他出不了場了,在我的電腦裡面他已經好幾千字都沒有戲份了,目前是彌生.極使用第一男主角化妝室,說不定有必要更換男主角,那就更慘,我又要像<復活,之後>一樣回去大改版了嗎,我不要啊!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謙藍有點興奮的打量四周,仔細的看著阿司的公寓當然還有阿司,阿司被他盯著看都有點不好意思了,直到我出聲,「謙藍,你是不是忘了帶攝影機來?」他才想起今天來的重點,他拿出個盒子,裡面是一隻針筒跟能夠維持整盒低溫的冷劑。
 

我捲起套頭毛衣的袖子,阿司的衣服對我來說還是大了一號,突然,啪的一聲,只見阿司坐直一手用力的按在盒子上,怒目瞪視著謙藍,「請你回去!」他把盒子往前一推,一副堅決送客的樣子,唉呀,我忘了講害他誤會了!
 

「阿司,」我抓著他的手,輕輕搖著「欸,讓我解釋,」不過阿司好像不想聽的樣子,「你們這樣還算是冷的族人嗎?這不跟那些覬覦冷的下流渾蛋一樣!」阿司氣憤的一字字用力的說著,「阿司!等等啦!」現在是大力搖著,再不阻止他,等下一定會很尷尬的咩。
 

阿司真的不想理我,他反手壓下我的肩頭,「我來處理就好,」看也不看我一眼,還是依舊盯著謙藍,阿司還沒開口繼續講,謙藍卻微微笑開口,「你也不是小冷的族人,你憑什麼開口?」
 

奇怪!謙藍怎麼講出這種話來,跟平常不一樣,仔細看著,謙藍回給我一個俏皮的笑容,咩咧,不廢吧!又學長老亂搞,喔,實在厚,老妖怪真是禍害遺千年,而且他還是個超級大惡魔。
 

兩人僵持不下的時候,阿司冷冷開口,「就憑我是冷的長期供養人,就憑我是最關心冷的人,」謙藍依舊笑笑開口,「那又怎麼樣,你是想要挑戰整個血族嗎?」看不下去,越來越離譜!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椎名林檎的音樂,一向很愛的人很愛,不愛的人無愛。
 
  我的很愛開始於「十七」,所以不再贅述。 
 
  椎名林檎以樂團形式組成「東京事變」之後,也許是加上經歷過結婚生子離婚等人生歷程,相較於之前單人活動時期的作品,可以發現,樂團活動所推出的作品,雖然詞曲依舊維持她一貫的鬼才女的路線,但明顯曲風開拓許多,突破跟良性互動增加不少。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