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8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黑朗洛依舊站著動也不動,羅霜珞皺眉,為了溫暖的陽光往旁邊移了移。
 

黑朗洛直直的盯著她看,那眼神混合了許多複雜的情感,迷惑,憐惜,不捨,愛戀,好奇以及絲絲不明的情感。
 

羅霜珞抬頭看了他一眼,深深的嘆了口氣,「我媽什麼都跟你講了,對吧?」講她從小就是母女兩相依為命,莫名其妙的身體變成了植物人,而靈魂卻當了六年的死神,被迫接觸了太多不該接觸的生離死別,過著這種人不是人鬼不是鬼的日子。
 

黑朗洛不客氣地在旁邊坐下,「嗯,可是我想不通。」
 

「選擇留下來當死神?」羅霜洛輕輕的摸著左手上的像龍紋又像火焰的墨色刺青不答反問,「你為什麼要活著?」
 

「這個世界上有很多美好的東西,放棄的話,太可惜了,」黑朗洛靜靜的想了想說。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夏的深夜,除了悶熱,另外一點討厭的,就是蟲多。
 

  雖然,夏天不就是那麼一瞬間,當收音機播出夏夜晚風*的時候。
 
 
  位在十三樓陽台上的黃光小頂燈,像是散發著強烈的怨念燈塔般,幾乎把這附近方圓幾百公尺內的六足生物,通通強制招喚了過來。
 

  看個巨大飛蛾又撞上落地玻璃窗發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咚聲,留下一圈隱約可見的磷粉絨毛痕跡,啪的落地之後,幾近著魔而執迷不悟的前仆後繼再次飛起,總覺得玻璃另一邊毫無動作的自己,根本是正在看著殘忍的虐殺實錄,而且,一手策劃。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榛葉忍不住回想,以前有一次羅霜姊因為媽媽重感冒突然消失了三天,結果,整個冥界人仰馬翻,首席死神的工作量還不是普通的多,連他們這種實習生都要卯起來加班,更別說是其他的死神了。
 

「我剛剛已經跟地獄使者說了,說我要休息一個禮拜,」像是陳述事不關己的事實,羅霜珞一邊遞上叉子跟水果。
 

「那他……,答應了嗎?」榛葉接著問。
 

「我沒聽清楚他的答案,好像是〝不〞開頭的吧!」不痛不癢的說著,羅霜珞又遞上杯水讓媽媽服藥。
 

這樣的回答,頓時讓整間病房的人忍不住在後腦上冒出了一大堆的斜線。
 

榛葉苦笑著,整個冥界大概只有羅霜姊敢不把地獄使者放在眼裡,現在的地獄使者八成是在大殿裡苦惱的要命吧。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過了好一會,羅霜珞輕輕把靠在自己肩頭啜泣的榛葉移到黑明焱的懷中。
 

「看到你過的不錯,那我就放心了,」羅霜珞朝黑明焱輕輕的點了頭,「謝謝你照顧榛葉,」黑明焱也微微點頭,「我常常聽榛葉提起你,只是沒想到……」
 

「沒想到,我這麼年輕,是嗎?」羅霜珞接下黑明焱的話,毫不在意地聳聳肩,「你不是第一個這樣說的人。」
 

榛葉依舊紅著眼框抬起頭,「羅霜姊,大家,大家都還好吧?」
 

羅霜珞露出了難得一見的微笑,「還不是老樣子,當頭頭的地獄使者整天閒閒沒事幹,我們做死神的整天雞飛狗跳,」本來冷汗直流的黑朗洛卻被這淺淺的微笑攝去了魂,眼神直勾勾的盯著羅霜珞看,黑明焱不著痕跡的撞了已經痴呆的弟弟,他才好不容易的回過神來。
 

榛葉也微微的笑了,「這樣就好。」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