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10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從頭到尾都被晾在一邊的三人,這時才惱羞成怒的回過神來,SM女王惡狠狠的說,「一命償一命,把你的靈魂交出來,動手!」說完,皮鞭一甩發出響亮的爆裂聲,青蛙跟黃蛇一聽馬上用力的把鐵桶推倒。
 

鐵桶裡密密麻麻黑壓壓的一片竄了出來,像是不會停止般的,如同黑色的潮水往外蔓延,發出詭異的窸窣窸窣聲,黑朗洛正好奇那一片是什麼東西,仔細一看,天啊,一大片死貓死狗死老鼠死蟑螂死蜈蚣死蜘蛛,你想像得到在路上可以檢到的動物屍體,像是腐爛的殭屍一波一波的湧上來,這些屍體瘋狂地往前衝,衝力大到竟然將自己的同伴踩下去,造成像波浪一樣上下起伏的景觀,還隱約的可以看到屍體的眼睛反射出嗜血的紅光。
 

黑朗洛嚇的快要昏過去了,因為一路上黑朝淹過的地方,不管是什麼東西都消失的一乾二淨,管它是廢棄的鐵架還是龐大的木箱,都如同沉船一邊的沉了下去連個渣都不剩,眼看那黑壓壓的一片就快要撲到自己的腳邊,旗袍美女扇子一揮,「噁心,人家只喜歡美型可愛的小東西,這種頹廢型的不要!」那語氣甜的像是在撒嬌,眼前立起了一面看不到的牆,把前仆後湧的屍體通通檔了下來,黑潮翻起了一陣黑色的浪花,往另一邊蔓延。
 

青蛙、黃蛇、SM女王各佔據一個木箱,木箱上貼了用血寫的符咒,黑潮漫延的時候自動的避開,SM女王又甩了一下皮鞭,「把她給我毀了!」黑潮用著更駭人的速度,羅霜珞的方向撲去。
 

「遇過那麼多次來踢館劫貨的,就這次最噁心,」羅霜珞無奈的搖搖頭,輕輕的彈了兩下手指,像是什麼事都沒發生,但是黑潮卻在約莫一公尺的半徑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擋下,人高般的黑色大浪一陣一陣的打上來,羅霜珞卻不為所動,慢慢地伸出右手來,手掌攤開手臂伸直像是推東西的姿勢,輕輕的喊了一聲,「破!」貼在木箱上的符咒應聲被黑色的火焰噬去。
 

散發著屍臭味的黑潮,像是找到新的目標,轉向往大木箱湧去,本來一臉虎視眈眈的青蛙跟黃蛇紛紛發出倒抽氣聲,SM女王也吃了一驚,沒想到以為完美無缺的手段卻反而被敵人將了一軍,馬上從身後拿出了一瓶小玻璃瓶,玻璃瓶裡裝著綠綠黑黑不透明的液體,直透出一種噁心的感覺,SM女王將玻璃瓶往地上一甩,玻璃瓶應聲碎裂,濃稠黏膩的液體散發一股嗆鼻的酸味,像是毒癮發作的煙毒犯,黑潮猛烈的朝不知名的液體湧去,瞬間,只留滿地的殘骸一動也不動。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劉允樂這張同名專輯,也是我去年的遺珠之憾。
 
  我對這張專輯的最初印象是『活該』的
MV,男主角在只剩一盞盞路燈的蜿蜒山路上,或跑或停的追著小貨車上顛簸搖晃的鏡頭,山路上面什麼都沒有,不就是平凡無奇一掃而過的樹,不然就是那清晰卻延伸不知盡頭的雙黃線,男主角長啥樣其實看不清楚,不過那追不著但放不下,卻又如此累人的感覺倒是輕易的透過畫面傳了出來,而隨著歌詞一唱……
 
  「離開我你只留下一句,活該。」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幹麻、幹麻解我的釦子?」黑朗洛緊張的說,該不會這個看起來嫵媚性感的美女,其實,其實根本就是個超級大變態人妖。
 

「別緊張,我只是想要看清楚一點,」旗袍美女一邊說著,一邊用羽毛輕輕的戳著,「有練過對吧,肌肉的觸感不錯喔,」惹的黑朗洛一陣扭動。
 

扇子一揮,黑朗洛變成蹲坐的姿勢坐下在大木箱旁,旗袍美女換了個嫵媚的姿勢伸手,像是揉小狗的頭一般的揉著黑朗洛的頭,他掙扎的想要站起來,卻發現身體的週遭出現像是打不破的透明玻璃,有股力量侷限著他用蹲坐的姿勢動彈度不得。
 

沉重的腳步聲,青蛙、黃蛇搬著兩個像是原油桶的沉重鐵桶進來,SM女王帶著高傲的神情跟在後面。
 

「喂,變態人妖,放開我,」黑朗洛用力的敲著空氣,但是只是反射出一股像是鏡面的光澤,「唉,可惜了這樣的臉蛋身材,只能當寵物了,」旗袍美女像是故意的大聲說。
 

「誰要當你的寵物,快放開我,」要當寵物也要當小珞珞的,嗚,小珞珞你再不來,我就要被這個大變態玩死了!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帶著微微的笑意,包包頭的女子用羽毛扇子的前端輕輕的撥了黑朗洛一下,像是在逗弄小動物般,「嚇傻了,呵,呆呆的還蠻可愛的。」
 

另一個穿著暴露皮衣圍著鐵鍊,像是SM女王的女子帶著厭惡的表情說,「少跟他囉唆那麼多!」是高傲的女聲。
 

這是怎麼回事,綁架犯應該不是長這樣的吧,黑朗洛警戒的看著他們,另外兩個男人,看起來不太像正常人,不太像正常的人類……
 

一個皮膚上有著黃綠的鱗片,眼睛細長,還不時伸出前端分叉的舌頭舔自己的鼻子,另一個就更奇怪了,雙腳彎曲的蹲在地上,比例上那雙腿像是長的離譜,藍綠的皮膚像會分泌黏液一般的滑滑亮亮。
 

實在是太太太奇怪了,一個SM女王,一個妖艷的旗袍美女,再加兩個,兩個像是妖怪的人,一個像蛇,一個像,像青蛙,這樣的組合……
 

「沒錯,人類,」旗袍美女又用羽毛的前端撥了黑朗洛一下,「我們是你們人類口中的、妖、怪!」配上嫵媚的笑容,旗袍美女看著黑朗洛。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啥,你要去告狀喔,不要啦,黑朗洛露出皮皮的笑容,「別這樣瑪,頂多我以後不鬧了就是,不要去找我大哥啦,」羅霜珞無言繼續向前走,「哼,那我去跟乾媽講,說謊的壞小孩,」明明有事,還裝的一副沒怎樣的樣子。
 

「笨蛋!去不去隨便你,」吼完,羅霜珞頭也不回的走了,「好啦好啦,」像隻哀哀叫的小狗,黑朗洛還是跟了上去。
 

「你生氣了啊?」黑朗洛怯怯的問,像是故意配合黑朗洛的速度,羅霜珞走的不快,不過表情凝重的像是在想什麼重要的事,「別生氣咩!」黑朗洛拉著羅霜珞的手臂,像隻討好主人的小狗尾巴大力的搖著,「別吵,」羅霜珞只是這樣說。
 

不知道在講什麼,黑明焱、榛葉、羅霜珞三個人圍在一邊小聲的講,講的又急又快,還不時的往黑朗洛那看,黑朗洛被他們看的頭皮發麻,好幾次想要偷溜過去偷聽又被黑明焱一腳踢到旁邊,搞什麼小團體,倫家也要聽瑪!
 

像是作出了結論,三個人停了下來,羅霜珞說,「那就麻煩你們了,我先走了,」說完,身影又消失不見了,黑明焱輕咳了兩聲,「洛,過來,」毀了毀了,小珞珞一定全部都告訴大哥了,黑朗洛認命的抱著自己的頭。
 

「最近這幾天,手機給我二時四小時開機帶在身上,知道嗎?」黑明焱嚴肅的講,「喔,好」什麼,就這樣,幹麻搞的那麼嚴肅,嚇死人了!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羅霜珞壓抑著快要火山爆發的怒火,「媽,你叫這個笨蛋來,我等下要是暴斃怎麼辦?」「霜珞,怎麼這麼沒禮貌,叫洛大哥,」羅雪倩對著一旁要冒火的羅霜珞說,黑朗洛則是裝出一副諒解的表情答道,「沒關係,」沒有關係的,可愛的小珞珞,我可是寬宏大量的洛大哥。
 

羅霜珞咬咬牙,對,沒關係,我現在放假有的是時間,我就不相信你一天二時四小時的黏在我媽身邊,「霜珞這孩子就是這樣,脾氣彆扭了點,朗洛你就多體諒,」羅雪倩對著一旁笑的很高興的黑朗洛這樣說,一邊遞出了茶點。
 

「哼!」羅霜珞不屑的轉頭,目光在媽媽的身上掃了掃,像是察覺了什麼微微的皺眉,「媽,你昨天晚上睡的怎麼樣?」「很好啊,沒什麼特別,」羅雪倩不解的回答,「奇怪……,」羅霜珞轉頭用著奇怪的眼神盯著黑朗洛。
 

黑朗洛頓時覺得毛骨悚然,我能怎麼樣,我什麼也沒作啊,我只是,我只是居心不良的睡不著覺而已。
 

羅霜珞起身站到羅雪倩的身後,雙手輕輕的放在她的肩上,像是在確定什麼般的仔細的看了一會,柔和的銀白色光膜一閃而逝,「怎麼了,有什麼事?」羅霜珞放下茶杯問,像是安撫似的,羅霜珞微微的笑著說「沒事,我多心了,」一邊走到黑朗洛的身旁,伸手,像是在他的頭頂上方的空氣中找尋什麼似的,「你,昨天晚上是不是熬夜很晚才睡。」
 

用的不是問句而是十分肯定的語氣,黑朗洛一驚,「我、我在看書!」這樣你也知道,羅霜珞像是決定了什麼的握了握拳,羅雪倩又問,「霜珞,真的沒事?不要騙媽,」「嗯,真的沒事,別擔心,」雖然這樣說著,但黑朗洛沒放過她眼裡一絲的閃爍。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