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8 (1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人潮統統散去之後,焚焰像是按耐不住的的狂笑出聲還邊捶打著沙發,但雷闇的臉似乎還是一樣的冷硬,「太鬆懈了!」
  
  「是。」我微微地低頭,被偷襲的確是我的疏忽。
 
  焚焰終於止住笑說,「沒想到小貓是男女皆宜啊,那些男的跟以前冰澄剛來的時候一模一樣,我還從來都沒看過這樣的景象。」好不容易喘過氣,焚焰又鬧雷闇,「誰要當小貓的監護者?」
 
  雷闇依舊冷冷的說,「我來。」
 
  焚焰遲疑了一會點點頭,「好吧,也只有你檔得住那些前撲後湧的荷爾蒙暴動,」焚焰轉身牽起冰澄的手,「小澄我們走吧。」語畢,像是怕雷闇秋後算帳般,幾乎是一溜煙的就帶著冰澄消失了。

文章標籤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會發生這種事情,大概就是有人想不開很久了
然後越改越多自作孽到一個極致……
 
最根本的應該是前幾天劈雷的時候,壞事作太多被劈到了。
 
 
所以昨天下午炸彈炸掉之後就開始爆衝
就發生這麼誇張又勤奮的事情……
 
從明天八月三十一號開始,<復活,之後>的18到30將會每隔一天更新,
預約發文已經設好了,一路連續更新到九月底~
 
不過因為我太懶的重複貼了,所以,連載只貼在本家這裡
 
 

文章標籤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哩咩企都~

文章標籤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清晨四五點試飛加爆炸音,天天把人嚇醒,是想要航道下的民眾詛咒你故障喔。

淡定。

烤的太乾了,這種天氣不能吃烤土司嗎?

文章標籤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日本鐵路便當大權.jpg  
日本鐵路便當大全
小林忍,尖端,9789571037363

  與其說是便當大全,不如說是圖鑑比較恰當。

文章標籤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真的,好恐怖.jpg  
真的,好恐怖
岩井志麻子,小異,9789868584730
 
  人總會有失手下錯訂單的時候,在圖書館的預約系統只看得到文字完全沒有封面的狀態下,借錯書也是可以理解的吧。

文章標籤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ntro_01.jpg  

  女王回來了,但是梗爛掉了……

文章標籤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雷闇低聲的喊了一聲,「冰澄。」只見冰澄手指一彈,換成厚厚的冰霜凝結在外套上,雷闇的手微微一揮,一道疾風從我的肩上另一邊射出,外套從手肘的位置切口整齊的裂開掉在地上,布料上的厚厚冰霜摔在地板上碎裂,先是燙傷再來是凍傷,小蜜的手臂整個紅腫起來,佈滿了綿密細小的水泡。
 
  在這一片幾近無聲的背景襯托下,我終於發現,雷闇貼著我有多近。

文章標籤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如果我現在還沒有上幼稚園,我娘應該用南瓜餵食我餵到我全身皮膚發黃了吧。

果然吃了一大鍋麻辣鴨血之後繼續吃剉冰,胃會壞掉。

一進誠品,就是猛獸出閘。
不過,不覺得方便嗎,大家都可以逛自己想逛的,哈哈。

無事終了個屁。

自找苦吃自討死路,要不是剛好看了那部電影,早就吐了。

文章標籤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哼,什麼下場,想死那麼容易,只不過死不死的了而已,更何況我也早就死過一遍了,威脅我啊……
 
  阿樂站在不遠的走廊上等著我,他手臂上的那一小塊燙傷,只是淡淡的說是在廚房燙到的,我輕輕的撫過阿樂的手臂,讓整塊燙傷瞬間消失。
 
  阿樂皺皺眉,似乎想問這樣值得嗎,這種能力是不可以隨便使用的,「管他的!」我不在乎,一句話堵住阿樂未開口疑問。
 
  正準備上床休息,站在一旁阿樂突然伸手抱緊我,我停頓了一下,也伸手回抱他,「你都是這樣說謝謝的嗎?」我輕笑著看著阿樂,「突然覺得好像以後再也見不到你了。」阿樂的眼神很溫柔,他摸了摸我的臉頰。
 
  「別傻了,我明天休假喔,一整天都看得到我。」我伸手拉了拉毯子,「嗯,晚安。」阿樂微笑的幫我拉好毯子,熄了燈關上門。

文章標籤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坐在床緣,盯著自己的雙手,小雪球的雪白毛皮的輕絨觸感似乎還留在我的手上,而負責人的話在我腦中回蕩。
 
  「是你害死的……牠的命是你毀的……」
 
  「是你害死的……牠的命是你毀的……」
 
  阿樂靜靜的走了過來,默默的遞了面紙給我,我才感覺到臉頰上的涼意,我低著頭邊擦著眼淚邊說,「阿樂,幫我一個忙好不好……」
 
   「嗯,」阿樂只輕哼了一聲。
 
  「抱我一下好不好,一下就好了。」我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說的話,因為負責人的話還在我的腦海中像回聲一般不停的重複,阿樂無言的靠過來,把我摟在懷裡,像上次一樣。

文章標籤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指導者α依舊還是不滿意,就算我已經可以運用意志力讓傷口的癒合加快,新型的毒藥也可以在接觸的瞬間開始產生抗體,因為,他的目標是把我這治療的能力運用在別人身上;那部份被剃毛的兔子,光滑皮膚上那血淋淋的傷口,加上因為我的碰觸而引起的輕顫,這一切在每次我跟兔子一起玩之後只會加深我心中的愧疚,牠們的痛楚都是我造成的,所以,成功率目前是,零。
 
  指導者α對於我的特殊能力指導,只是把指導手冊裡面的原則唸給我聽而已,沒有其他補充,冷靜而理智,不帶一絲絲的情感,充其量就像是在唸課文一樣。
 
  每當我想到兔子那純真無辜的眼神,總讓我進實驗室之前根本完全提不起勁來,指導者α還是一樣跨著他那說不出哪裡不對勁只能用不自然形容的步伐,「負責人今天會來巡視,他對於你的訓練進度不是很滿意,你最好……好好表現。」巡視?我可沒看到什麼前呼後擁的景緻。
 
  指導員α依舊是那毫無溫度的語氣,「把手放上來。」我一低頭,兔子那晶亮深黑但微微顫動的眼睛,讓我一直累積的罪惡感瞬間爆發出來,「我辦不到,試了這麼多次,你們是眼睛瞎了嗎?我根本做不到!」兔子因為我的大吼而縮瑟。
 
  「放上來。」指導者α的語氣隱含著怒氣,硬是把我的手按在兔子身上,「不要逼我!我做不到!」手底下的兔子,因為我們兩人胡亂施加的力道而大力的掙扎,我硬把手抽起來,手上沾黏的血滴甩到指導者α的臉上,突然傳來一聲,僵硬又低沉的電腦混音男聲,「動手!752。」
 
  我的編號是δ-13,誰是752?動手?自由搏擊我可是不會輸的。

文章標籤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其實那感覺,比較像是被叉子給刺了,驚嚇之後其實痛覺並不明顯,就在我鬆開右手想要仔細看清楚傷口的時候,指導者α突然開口說了,「開始。」而他的手上不知何時早已經拿著碼表。
 
  開始什麼?當我還在疑惑指導者α所講的語辭,突然另外一有個感覺,一波微微麻麻的感覺從我的手上竄過,像是剛剛有股電波就從我手臂上的汗毛之間通過。
 
  「三秒,」剛剛那流了不少的血就這樣,停了?更何況我沒有特別的加壓,只壓那麼一下應該是沒辦法止血的,鬆手仔細一看傷口還不淺。
 
  就在我還在納悶我的手到底是不是我的那時,為什麼剛剛的感覺那麼奇怪,一大攤的黑血,就從傷口中被自行擠了出來,「十秒,」是肌肉自己動的,我不相信我無意識中可以控制自己的肌肉成這樣。
 
  這又是怎麼回事?「十五秒,」我竟然看到底下的肌肉一層一層的像是長出來的填補回去,就像反動作的一層一層接回去,好像我的手跟我是不同的個體般,他有自己的意志修復自己的。
 
  傷口邊緣的結締組織開始快速的增長,皮膚由傷口的兩邊往中間癒合,「二十秒。」某個角度看起來,是很像是海浪一拍回去。

文章標籤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抓著盥洗衣物,在經過洗手台上鏡子前的那一瞥,夜若凡看著自己在鏡中的映影,愣愣的停了下來,「是我嗎?還是,不是?」原本遲疑的腳步現在在鏡前停下。
 
  光滑的鏡面所反射出的,是個因為訓練完而滿身汗淋淋的少年,無袖貼身的上衣,隨著那依舊稍微喘息的胸膛起伏,而在脖子上隨著吞嚥而移動的喉結,清楚明白的顯示著,眼前這人的性別,男性。
 
  「這人不是我。」
 
  看著自己的眼睛,這原本是自己有生以來最熟悉的景象,夜若凡緩緩的伸出手往前碰觸,而鏡中的那人也是回應同樣的動作,自己所感觸到的卻是那玻璃的冰涼,應有的溫暖體溫一散而逝。
 
  「這人是我。」
 
  原本抱在另一手上的衣物已經無聲的滑落,夜若凡死瞪著面前那人,忍不住的敲起鏡面,「你說,你是誰?」鏡中人無言的同樣動作,在這只有夜若凡的怒吼回蕩狹小的浴室中,根本就是種轟雷般的嘲笑。

文章標籤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溫熱的血液濺到夜若凡的臉上,讓她一愣,而針筒,正戳在2583的前臂上。
 
  毫無任何不悅,2583只是機械化的拔下針筒,丟回一旁的小推車上,他盯著夜若凡終於稍有理智的雙眼開口,「一切都會過去的,所有的事情都會好轉的,博士費盡千辛萬苦的才把你救活了,所以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為了博士,為了你。」
 
  像是一個字一個字的吞進腦海裡,好一會,「回不去了對不對?我再也回不去了對不對?你說!」夜若凡淚痕未乾的抓緊2583的雙臂,她繼續吼,「以後都只能是這樣了,我不要這樣,我不要這樣……」
 
  語尾陡然的消失,夜若凡昏倒在2583的懷裡,小心翼翼的讓她躺回行軍床,2583也不顧自己仍舊淌著血的傷口,輕柔的探著夜若凡的鼻息脈搏,確定她只是昏睡過去,2583拉好毯子,起身收拾起所有可能的危險物品。
 
 
 
  活著跟存在,是兩個意義不同的辭彙……

文章標籤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真空安靜的三分鐘。
 
  「不可能!我是女的,我從生出來到現在都是女的,你們……你們一定是弄錯了,我的身體我自己最清楚,不可能!別開玩笑了,這種事情怎麼可能發生!」夜若凡直覺的反抗。
 
  「現在已經不是了,」一個平板的聲音傳出,一名高瘦的男子站在門邊,膚色異常的慘白泛青,「那裡有浴室,你可以用自己的眼睛確認。」
 
  聞言,夜若凡如遭電極一般彈起,朝浴室方向快步奔去,浴室的門還沒上鎖,夜若凡就急切的把病人服從身上扯下,往鏡子一望,鏡面反射而出的,是讓她徹底傻眼呆愣的事實。
 
  這個是我的身體嗎?脖子上有著微微突起的喉結,略為變寬的肩膀,和從胸膛到腹部一路平坦到底的正面,原本有著柔軟曲線的自己哪去?不可能,這一定是我的錯覺,我不相信!
 
  唰的一聲,連同底褲用力把下身整個脫下,這!天……啊!這是什麼東西!

文章標籤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夜若凡瞪著地面,因自己僅有的破碎記憶和眼前的空間,讓她醞釀出一股憤怒以及恐懼不安,醒來之後,餓極了的她本能的吃下同樣滿滿一托盤的食物,結果卻是同樣的昏睡,而再睜眼,已經是另一個不同的房間了。
 
  穿著制服博士說會照顧自己的那人,依舊安靜的佇立著,「欸,那個2什麼的,你叫什麼名字?」「2583。」語調簡潔有力到惜字如金。
 
  「我問的是名字,」問名字就是因為編號記不起來。「把食物吃下去。」有那麼一瞬間遇到機器人的感覺,不在設定中的問題就不回答。
 
  「這裡是哪裡?」那麼就換一個問題,不要繼續雞同鴨講,「你的房間。」這是什麼回答,普通人會這樣答嗎?「我要回家了!」奇怪的地方,我、我不想再待在這了,好像少了什麼,不對勁。
  
  「沒有負責人的允許,誰都不能走。」像是在宣告什麼,這次的語氣重了點。
 
  為什麼四周都沒有我認識的人,我的家人呢?「沒關係,我去見他……我一定會還錢的,」不管怎麼樣,先離開這裡再說。

文章標籤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雷闇彎下腰,盯著側臥在地上的夜若凡,伸出一隻手,用力但殘忍的將她拉起,突然放手,讓她咚的一聲撞在太平間的屍櫃上,夜若凡痛的冷汗直冒頻頻抽氣,手腳不由自主的顫抖,連掙扎的力氣都沒有,雷闇再度蹲近,用手捏住夜若凡的下巴,強迫她抬起頭直視他的雙眼。
  
  依舊冰冷的氣息,帶出一個字「說!」
  
  夜若凡盯著他那漆黑深遂的眼眸,毫不猶豫地開口,縱使再怎麼的無力虛弱。
 
  「要!」我當然要活下去,我還有好多事想做,好多話想說。
  
  雷闇起身,轉頭對著黑暗的門外,「博士,確認實驗品了。」
  
  什麼,什麼實驗品?夜若凡的意識逐漸模糊,身子也慢慢下滑,在陷入一片黑暗之前,只聽見一個蒼老的聲音說「是嗎,就是她嗎?」

文章標籤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話多,大概是因為被催稿又撞期了吧,可是爆走在奇怪的地方,哈哈。

我不怎麼喜歡有用人msn的狀態列來講應該要直接講的事情,不管是要告白還是要道歉,掛在那邊不代表你有講。

我想我人生最大的問題應該是,沒有什麼目標,剩下的夢想又實際的知道不會實現。

有些人,天生不適合當父母。葉子默默的想。但他們不知道,只知道性衝動,然後害人害己。

文章標籤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