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9 (1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噫的一聲,葉雨希推開醫護室的門,小跑步的跟了進來,「小櫻,你沒事吧?咦!醫生不在啊?」
 
  「嗯,莫翼先幫我包紮了。」鷹井霧櫻說著,葉雨希這才注意到半跪在鷹井霧櫻前的我,大概是這個像求婚姿勢的關係,葉雨希的臉上泛出了曖昧的微笑。
 
  紮好了繃帶以後,我輕輕的按摩著她的小腿跟腳踝,「中醫說,按摩這些穴道可以有效的減輕症狀,也比較不會那麼痛。」我亂掰的,只是藉機慢慢的釋放一些力量,決定用治療能力讓她的腳傷不要那麼嚴重,因為就算包紮好還是覺得我下手下的太重了。
 
  呀然,醫護室的門被打開,一大票圍觀的同學匆匆的靠過來,「很抱歉,讓大家擔心了。」鷹井霧櫻略帶歉意的朝著門口說著,「好了,你覺得怎麼樣,有比較好嗎?」抬頭問。

, , , , , , ,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隨著我踏進教室,整個喧鬧的班級如同澆入一整桶冰水般的安靜,「各位同學,這位是這學期轉學到我們班的新同學,莫翼,請大家鼓掌歡迎!」鷹井霧櫻在講台上這樣說著,膠著的三秒鐘之後,突然爆發出如同爆炸聲的響亮鼓掌聲,聲勢之大連隔壁的班級都跑來湊熱鬧。
 
  我面露受寵若驚的微笑站在台上,其實心底是酸澀的苦笑,或許真的如同那時我發覺的,現在我真的要在聚光燈下體驗我從來沒有的大學生活。
 
  從〝熱情〞的同學間抽身出來,我走向在一旁微笑的鷹井霧櫻,拿著剛剛發的行事曆,「小櫻,開學典禮要到幾點結束?」「嗯……不一定耶,因為還有各系的系會,不過最晚下午就會結束了。」在對話的中間我聽到不少的竊竊私語。

, , , , ,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從註冊通知裡抬起頭來,一位穿著米白色的洋裝,長髮飄逸面容精緻清秀的女孩對著我微笑,我仔細看著她的面容,運氣很好,她就是我這次的目標,鷹井霧櫻。

 

我扯扯嘴角露出微笑,「是的,我是轉學生,可是我現在找不到教務處註冊。」「我也要去教務處,一起走吧!你要轉進哪個系?」「醫學系。」我假裝毫不在意地說著。

 

「幾年級?」鷹井霧櫻身後的女孩突然冒出一句話,她應該就是鷹井霧櫻的好友葉雨希,「二年級」葉雨希輕輕的驚呼一聲「好巧!」,沒錯,全部都是安排好的。

, , , , , , ,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帶我一起走!」女孩緊緊的抓住我的褲管,「放手!」女孩無言但是那眼神倔的讓我想起從前在實驗室的自己,我嘆了口氣戴上安全帽,「快點!」

 

「喂!很帥的大哥……」

 

「喂!很酷的大哥……」

 

「喂!很厲害的大哥……」

 

「喂!不講話的大哥……」

 

「喂!你到底叫什麼名字?」一路上這個女孩只是一直這樣的喊著

, , , , , ,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冰冷的風呼呼的從賽車用的安全帽中灌了進來,停下了車,我不知不覺的就騎到山上來了,我靠在樹邊,只是俯視著整個城市的燈光一盞一盞亮起的夜景,從黃昏到夜晚。

 

四周的人聲漸漸的吵雜了起來,環顧四週,附近的商家已經開始營業,招牌的霓虹燈閃爍,到處都是一對對的情侶加上上山遊玩的遊客,人影晃動,看來這裡八成是個看夜景的觀光勝地,還是換個地方,這裡不夠安靜

 

「拿開你的髒手!糟老頭!」

 

「你這小賤貨!竟然敢叫我糟老頭!」

 

人群迅速的分開,路中間佔了個神色倭齪下流的中年男子,他用手粗魯的抓著一個看似十五、六歲女孩的手腕,女孩有著佼好的面容,從她的衣著可以看出她應該是出生富貴人家,但是這女孩卻把自己弄得像是個不良少女一樣

, , , , ,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又炸毛了。

突然就惡趣味了。

邪惡巫師發帖子給我了。

我好好的沒事,弄個瘋子角色出來做啥,稿的自己都快要被弄瘋了。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看著遠方的日出,暖暖的陽光曬暖了我的身體卻曬不開我心底的寒意,我聽到窗簾摩擦的聲音,轉身過去看到雷闇站在我的陽台上,大慨是我整晚沒睡臉色有點慘白,或是陽光開始反光,雷闇瞇了瞇眼說,「不是說可以過來。」
 
  我聳了聳肩,「都是這樣,每次都睡不著,鎮定劑也沒用。」雷闇伸手又把我從欄杆上面抱下來,「你這樣會掉下去的。」「死不了!」我根本不掙扎,反正雷闇是不會放手的。
 
  雷闇把我放在床上,皺皺眉又講,「這樣我不放心。」雷闇低頭仔細的檢視著我的眼睛,「如果你整晚沒睡都是在想我,這樣的理由可以接受。」

, , , , , ,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單純,冰澄說的是“單純”這兩個字嗎,我坐在陽台靠在落地窗的玻璃上,看著夜空中的星星,為什麼她會用單純這個字,今晚的星星好像特別亮,好像雷闇的眼睛。

 

赫!這有什麼關係,為什麼會想到他身上去,一定是今天被他嚇的半死的關係,我開始可憐起那位被雷闇整的仁兄了,我還是早點睡好了,逃避幾個小時是幾個小時。

 

當我起身離開陽台,卻看見雷闇坐在隔壁陽台欄杆上,似笑非笑的盯著我看「怎麼,想出來了嗎?」

 

他是坐在哪裡多久了,為什麼我一點感覺都沒有,我一向自豪的敏銳感官,似乎一點都派不上用場,他在我的四週自由的出入我卻一點都沒有感覺,就算相處最久的阿樂也沒有這麼自然的溶入我的生活,我對他真的有那麼熟悉嗎?熟悉到我自己都不知道的程度。

, , , , ,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焚焰繼續滔滔不絕的說著,上次有個新進人員因為出任務搞砸,結果被雷闇整的剩半條命退回實驗室,「結論是……」焚焰輕了輕喉嚨,「雷闇還蠻欣賞你的,小貓,你前途無量喔!」是嗎?我怎麼覺得是途無亮一片黑暗哪!
 
  焚焰又繼續問,「小貓,你知道為什麼他要叫你小貓嗎?你們以前認識嗎?」
 
  我努力回想我來報到的情景,卻什麼也想不起來,「我也不知道,他確定我是他的組員,在會議室看過資料之後,就一直叫我小貓了。」
 
  冰澄頗有深意的笑了,果然轉移了焚燄的注意力,「你想到什麼了?」我問。

, , , , , ,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真的沒有?」雷闇的手又收緊了一點。
 
  「真的沒有!」我連聲音都忍不住微微的顫抖了。
 
  「你知不知道,漠視組長的命令行動,要面臨很嚴重的處罰,後果隨組長處置。」雷闇整個人緊貼在我身上,大腿纏上我的腰,他的手指不安份的摸著我的背頸,順著寒毛輕輕的撫摸著,而且有越摸越下面的趨勢,他的氣息,輕輕的在我耳邊吹著,隨著他的話語一陣一陣的碰著我敏感的耳邊,他的唇在講話時,若有似無的輕觸著我的耳朵,引起我一陣陣輕顫,渾身無力的任由他抱著。

, , , , , , ,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融化會怎麼樣?現在金屬的外殼已經開始像銀黏土一樣軟綿綿的了!剛剛被雷闇盯著看的時候,他都已經不知道握住多久了,三十度到底是多少啊!
 
  我一連串內心無聲哀號,臉部表情應該也是控制不了的青白紅黑的輪流轉吧,雷闇只是好整以暇的站在一旁,在我冷汗直冒只好趕快讓金屬球浮空起來的時候開口,「還不快走。」
 
  我慢吞吞的跟在雷闇後面,小心的走著,當我正在小心翼翼的兼顧腳下的樓梯和手中的平衡,已經搬好的焚焰地下室輕輕的喊,「雷闇,你看!」當我離開樓梯踏在地下室的地面上,焚焰才敢大聲的說「浮起來了!」

, , , , , ,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看著堆在腳邊像座小山的東西,想著我已經一路的拒絕了,為什麼還是滿地的購物袋跟預定、送貨單,焚焰他根本把我當作剛從難民營出來的一樣,有的東西我只是眼光停留久一點,他就全部把他打包回來,在逛完了整個倉庫的表店面,買了一票沒有推車我自己一個人應該搬不動的東西。
 
  根據冰澄的解說雖然叫做倉庫,其實外表跟一般的大型購物城沒有什麼兩樣,各式各樣的商家林立,只是幕後大多是由組織所經營的,也對一般的民眾開放,但是檯面下,許多的藥物、武器、贓物、情報、大量的金錢,在這裡進出,標準的合法掩蓋非法。
 
  冰澄把menu遞給我,「等一下雷闇會來接我們。」似乎看出我正在對這堆小山的盤算,如果是雷闇要他們帶我來採買的,是不是早就預料最終是這樣的狀況,然後,還有一個問題……

, , , , , , ,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雷闇淡淡的瞟了我一眼,在我還沒有做出任何反應的時候,沒有什麼特別的氣息跟表情,很自然的繼續手腕磨豆的旋轉動作,意思是說……
 
  意思是我神經過敏,對於我頓了頓才靠近流理台那個動作,雷闇瞄了我的眼神大概裡面有這幾個字。
 
  「不早了,」我低頭裝著水,雷闇悶悶的回了一聲「通宵。」
 
  「哦?」我轉身打量著雷闇,他還穿著出門的那套衣服,出門回來之後大概都在忙著,「新任務……嗎?」「嗯。」雷闇又低頭抿了一口咖啡。
 
  「缺人手嗎?」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會說出這樣的話,或許大概是因為見到那把匕首吧,雷闇挑挑了眉,沒遲疑多久,「黑客?」

, , , , , , ,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would you like...

,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肥皂上卡著頭髮很噁心。

為什麼會這麼智障的沒效率,所以我才討厭人多。

又摔了個西八爛,裂了另外一邊。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知道該不該對著走道裝傻的露出窘困的笑容,如果有監視錄影或是連線通報看起來一定很好笑,只好祈禱這裡只有雷闇一個人用,所以沒有這些不必要的東西。
 
  轉頭盯著在鐵架下方那飲水機在用的幾加侖塑膠硬水桶,暗念著朝它勾手,讓它側滾的到腳邊,然後自己滑步閃到變電箱的蓋子上,讓飲水機用水桶滾進走道,滾了兩圈之後騰空飛起,直到發出喀磅兩聲分別是撞上牆跟摔落地的聲響,似乎是沒有什麼危險,我偷瞄著看起來被摔了外觀也沒有什麼大礙的水桶。
 
  跨進變電箱擋了一半入口的走道,這條短短走道的另一頭,還有另外一扇門,一扇用暗黑色金屬作的堅固大門,而飲水桶就落在門前,大門和牆壁像是一體成型的緊密貼合,平滑的大門表面找不到半點縫細,我撇了撇一旁像是掃描掌紋的螢幕,螢幕顯示著斗大的一排字,「請輸入」。小心翼翼的輕輕觸摸了一下大門,金屬特有的冰涼傳遞到我的指尖,看樣子這扇門不是硬闖就可以通過的。

, , , ,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清晨,暖暖的陽光把我喚醒,我坐在陽台的欄杆上,雙腳晃啊晃的,邊看著眼前的一片深綠,遠遠的聽到鳥鳴聲。
   
  十分的超現實,跟我腦袋中翻騰的快要爆炸的,從昨日延續而來的記憶相比,我寧可相信眼前的這片都是幻覺。
  
  突然,一隻大手環過我的腰,從背後把我整個人從欄杆上拖了下來。
  
  赫!就差沒有驚叫出聲。

, , , , ,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