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放在這邊,也許過了一兩個月之後拿出來跟阿坦坦說。  

 

 
欠你一次生日禮物。
日期我沒有在記,以後省的立紀念日碑。
 
什麼時候覺的,啊,就是這個人了。
 
大概就是你跟我講的前一個月左右,我話被套出來的半個月左右,前一個工作週期性,會在某幾個時段開始頻繁的出差,我常常跟你說,我這禮拜要去哪裡,高鐵一日來回。
然後,我得了一種坐上高鐵就會睡死的病,我都是在台北上車,可是差不多到板橋的時候就會熟睡,幸好高鐵十分準時,我每次都根據車票上面定的預定到站時間設鬧鐘,提早叫醒自己。
 
那天,那天我應該是要去嘉義沒有坐直達車,平常上班日,車廂六分滿,沒有小孩喧鬧跟老人家大聲聊天,理所當然的睡得很熟,照路程停靠新竹站,中午時刻,十二點剛過幾分,乘客上下車有點吵雜,我瞬間清醒,不可思議的從熟睡中清醒,而且醒的毫無朦朧的思緒清晰,簡直可以拿起手機跟人電話面試的清醒。
 
我聽到好耳熟的聲音,就像前天晚上跟我講話的,你的聲音。
 
就像電影畫面一樣,我一睜眼,就看到他了,周遭走動上下車的人,都沒有阻擋我的視線,車廂門邊有個上班族應該是正在招呼他的客戶,來車站專程進站接人,那跟你一樣的聲音,隨著他的嘴型透了過來,周遭環境那多語的廣播,人潮來來去去的走動行李拖動走動的雜音,還有完全像是白噪音般的人聲,完全都沒有蓋過你的聲音。
 
一字一句都沒有,我清清楚楚的聽完看完,看著那個上班族全套西裝殷切的迎著他的客戶出了月台。
直到那上班族離開我的視線,列車發車,我的清醒也像是被抽掉一般,闔上眼,就像做了個清醒夢又瞬間陷入熟睡,我一睡睡到手機預設的鬧鐘響,把剛剛的清醒夢拋在腦後下車打仗。
 
當天晚上,在我們聊到一半本來我想開口講這個奇遇的時候,想鬧說你該不會翹班跑出來玩吧,我突然驚覺,這個人不一樣,你對我來說,不一樣了。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