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禁斷死神 (4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微細的歌聲從擷蓮湖畔旁傳出,正在找人的彌生.極走進一看,他要尋找的身影正抱膝的坐在湖邊,聽著湖面上那小小的花精唱著歌呢。

手掌大小穿著粉嫩淡橘連身裙的花精,站在擷蓮葉上,胸前抱著顆銀白的小靈氣球,微閉著眼,正專注的吟唱著。

音量並不遼闊,但歌聲溫柔而虔誠,如同輕輕撫過的和風,不經意的就帶走了一天的疲憊,而細小幾不可見的光粒子,閃爍著柔和的光芒,正從小花精的頭頂上隨著歌聲清柔的上升,而正隨著風勢往著墮幽餮森的方向飄去。

歌曲結束,羅霜珞開口,「很好聽,謝謝你。」只見小花精朝著後方的彌生.極害羞的微笑了一下,抱著小靈氣球在擷蓮糾結的莖枝間跳躍而下咕嚕咕嚕的沉下湖面。

「那小靈氣球是?」彌生.極勾起興趣盎然的微笑開口問,這附近一營地使用妖氣的妖眾,除了使用靈力的羅霜珞還有誰弄得出那由靈氣凝聚而成的小巧靈氣球,「請她唱一首安眠曲的代價。」羅霜珞沒有起身,還是坐在湖邊看著最後日落的餘暉。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彌生.極羽葉狀的黑色妖氣四射,但窮追不捨的柩煠成體型仍是前仆後繼,羅霜珞在急速衝刺當中,還要一邊閃躲朝他們突刺劃過的尖銳指牙,「還有多遠?」羅霜珞稍微的向後望了一眼,估量著後方的情況,又馬上轉回頭專注於前進。
 
  由空中竄下的柩煠成體型注意力全被半空中的兩人吸引,距離相差之下,下方加快速度的隊伍早就脫離他們的視線範圍而不受柩煠的干擾,只剩他們兩人因倍受騷擾不得不邊閃避著前進,而彌生.極的妖氣如漫天大雪在他們身邊四散,柩煠成體型的數目也沒也明顯的減少,「直直的往前就是!」彌生.極伸手往前一指,回力標型的妖氣順便銳利的削過一旁想要刺殺過來的黝黑尖爪。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羅霜珞心想,出了墮幽餮森沒有枝葉的阻隔,柩煠的幼體追上,就是磷粉跟成體型的兩方夾擊,想仰賴現在差不多已經脫離森林範圍的地面隊伍的地對空攻擊,沒有幫柩煠增加獵物目標糾纏對象就算萬幸了,眼看前方的枝枒之間,越來越明亮,羅霜珞心念一動,低聲囑咐了一句,「颺。」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彌生.極這時也顧不得之前保持低音量前進的策略,他馬上對著下方的隊伍大喊,「柩煠!」
 
  殲寒天瞬間對著隊伍下達了指令,還是維持同樣一橫排三人的隊形,但隊伍前方的六人同時放射妖氣開道,行進速度也加快了兩倍,可說是要衝刺的通過墮幽餮森裡只剩不到一半的路途。
 
  彌生.極正微微側身回頭向後可能想要跟羅霜珞大喊加速或是改變路徑什麼的,卻驚覺柩煠鮮黃色的磷粉,已經逼近他們的身後了!
 
  看見彌生.極眼中的驚訝,羅霜珞連忙回頭,之前來時彌生.極開出的空道,幾乎淹沒在一片金黃閃爍的微塵煙霧中,漂浮在空氣中的磷粉,在幽暗的森林中,卻異樣的反射出帶著魔性般迷惑人心的光芒,而耳邊是彌生.極的大喊,「快來!」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高空中輕鬆隨著氣流滑行,羅霜珞正一副清閒的觀看著腳下的景緻,順便隨著陸上迅速奔走的隊伍微調著前進方向,順風飛行對於彌生.極這種程度的大妖也幾乎毫不費力,只見他偶爾的搧了搧翅膀就還有餘力指點下方隊伍行進的角度,剛過了雷鳴門酆,已經轉西北六十五度前進了好一會兒。
 
  微微的稍微側傾的接近了羅霜珞的身旁,一手狀似覆蓋過自己的喉結上,彌生.極張口沒有出聲,語音卻直接穿越環繞氣流直現在羅霜珞的耳邊,「下方是涸灣原,之後的墮幽餮森必須減速貼地飛行,要是驚動樹架上層的柩煠,會浪費太多時間在糾纏。」
 
  同樣食指拇指橫跨喉結的左右兩方,輕觸著自己的脖子,羅霜珞同樣開口傳音的回了句「了解。」側身一壓,陡然斜傾的,鐮刀劃空的高度下降,直落的停在約三四人高的跟在隊伍的後頭,彌生.極見狀也同樣下降到同樣高度,順著運河般的乾枯大河道,涸灣原上河道的盡頭是片四散著瘴氣又陰暗的魔性森林。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站,雷鳴門酆……」殲寒天對著妖群說明,看著一行約莫二十來個的精銳輕裝人馬,悠哉悠哉的站在隊伍後頭的羅霜珞好奇的開口,「一般,你們到了人界都會化為人型對吧?」她眼前可是一票有著詭異髮色甚至頭頂著不是頭髮的傢伙,星芒冽的頭頂除了額前那抹銀白髮絲之外,從他披肩半長髮的頭頂上還冒出了兩個同樣有著黑色長毛的犬耳。
  
  微微的點了頭,已經用布條匝起的黝黑及腰長髮隨著彌生.極的動作而晃動,摸了摸從回到魔界就不設防露出的左半邊羽耳,「這是當然的……」他轉頭有些許不解的看著羅霜珞,這種簡單的問題?而他眼前的羅霜珞卻是勾著別有深意的微笑。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寨主,第三代理寨主,」彌生.極在那兩人走出樹影後認出來人,雖然他詫異這幾天對羅霜珞到來默不作聲毫無表示的寨主在此時此刻的突然出現,那種像是設想他們會在此停留而故意預先隱身觀察的舉動,是一種充滿懷疑的表徵。
 
  「能為我引薦寨主嗎?比起沒效率的會議,也許這樣會比較快。」雖然羅霜珞扯了扯嘴角,不過眼眉間卻是一點笑意都沒有,彌生.極只察覺到了身邊有妖氣的流過,卻不知羅霜珞情緒上的轉變跟主動開口的原因,但他依舊不動聲色沉穩的頷首,以手勢引領著。
 
  「果真百聞不如一見,」那比較纖瘦的人影在羅霜珞及彌生.極兩人距離將近五大步的時候開口,「有些傳聞還是親自確認的好,」帶著微冷的笑意,羅霜珞看著月光下那人眼底帶著敵意的揶揄,不著痕跡的奉送回去。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請問羅霜小姐,你和微塵皆殺的死亡有何關係?」斑茗問出了眾人矚目的問題。
 
  「沒有,」語氣十分斬釘截鐵,頓了頓,羅霜珞又繼續開口,「……不過,」羅霜珞的眼神轉了轉似乎想起什麼,斑茗接著詢問,「你說的不過是指?」
 
  嘴角微微的勾上,羅霜珞開口,「死神有死神的情報網,」在斑茗還沒反應過來的同時,彌生.極已經領悟到羅霜珞沒有說出口的可能而開口,「有什麼是我們可能不知道的嗎?」
 
  想了想,羅霜珞突然一伸手揮過身邊的草叢,有一隻蟲子從葉片上掉了下來,發出了輕微的彈地一聲,在地面上像是死了般的動也不動,羅霜珞聳了聳肩,「這個情報的代價太高,沒有等價交換之下,我只能告訴你們這麼多,」貓眼瞇了起來,羅霜珞抬頭看著眾人,那神色似乎表示她的發言就到此結束,狀似摔落地面毫無生息的蟲子,在眾人繼續喋喋爭執那時,六隻腳似乎隱隱約約的顫動著。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彌生.極讓星芒冽帶領羅霜珞前往準備好的客房休息之後,就一直忙碌的不見蹤影,根據星芒冽的解釋,是因為黑山寨裡因為意見不合分成兩派,而這兩派正在互不相讓的爭論個不停,所以,讓本來預定好的行程全部都停頓了。
 
  聽完星芒冽道歉說辭,羅霜珞停了停開口,「是因為我的關係嗎?」星芒冽訝異的愣了愣,非常慎重的開口,「因為,寨主邀請的人選在羅霜小姐進入魔界的當天突然暴斃了,所以……」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那一小片的農田前,樹立著地名告示牌,而星芒冽正站在告示牌旁等待著,一見到兩人走近星芒冽很雀躍的趨近請安,「主人,羅霜小姐,」「冽,現在寨裡情況如何?」如同見到自己寵愛的弟弟,彌生.極像是個大哥般揉了揉星芒冽的頭,星芒冽笑的更高興了,「大家都到了,就在等主人你們。」 
  
  「雖然看起來像是個農業地區,不過,這裡的資源可是很豐富的,過些日子你就明白為什麼黑山會從這裡發源,」在踏入小鎮的石版道路之時彌生.極開口,而羅霜珞沒有再說出什麼之前,在鎮上活動的妖怪注意到三人的出現,很快的聚集在道路兩旁。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彌生.極在羅家休養了一個禮拜之後,他總算臉色變的比較紅潤,也能夠自行起身稍微活動,略為恢復往日的風采,但這一個禮拜,他對於之前的一切,卻是閉口隻字不提,不論眾人如何的追問。
 
  今日,久違的地獄使者卻突然出現,只有兩個人臉上沒有出現訝異之色,彌生.極跟羅雪倩,地獄使者沒有多說什麼,而他們三人紛紛走進羅雪倩的房中密談。
 
  「喂,阿冽,」黑朗洛這樣對著星芒冽,因為他聽見彌生.極都喚星芒冽為『冽』,就自動的把人家的名字叫成那樣,同樣的,少年還是不改當時的酷勁,幾乎視若無睹的忽視黑朗洛這個人。
 
  「喂,冽冽,」另一個人出聲,星芒冽依舊沒有回答,可是本來是端坐在羅雙珞舖前卻微微顯出彆扭的神色,琉璃繼續開口問,「冽冽,你頭頭……」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清晨,約莫第一道日光射出的時候,羅家響起了一陣微弱的電鈴聲,而昨夜,幾近折騰一晚都沒什麼睡的眾人,現在都還在自己的床鋪上,沉沉的熟睡著。
 
  啪的一聲,像是有人用著小石子砸向玻璃窗,原本應該清脆的聲響,卻像大石頭重擊般沉重,把黑朗洛從睡夢中嚇醒,當黑朗洛才剛坐起一副睡眼惺忪搞不清楚自己身在何方的同時,那微弱的電鈴聲,又響起了。
 
  反射性的起身去開門,邊揉著眼睛邊走,黑朗洛想也沒想的打開大門,瞬間,一大團人跌進門口,閃避不急的黑朗洛被來勢洶洶的人團給壓倒。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小珞珞什麼時候才會回來啊?」黑朗洛今天下午不知道已經問了第幾百次,連跟他一起看家的琉璃都被他煩的沒力打人了,除了半小時前爆吼的那一句,「我怎麼會知道!」
 
  暖暖的午後太陽,輕輕的照耀著,室內的溫度漸漸上升,溫暖的讓人昏昏愈睡,就在黑朗洛打瞌睡的頭點下去時,清脆的電鈴聲響起,打破了這一室的沉靜。
 
  「怪了,這個時候會是誰啊?羅媽媽她有鎖匙啊,哥這個時候應該還沒下班啊,榛葉會跟哥一起來,推銷員嗎?……」被琉璃踹醒的黑朗洛,一邊的碎碎唸一邊前去開門。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黑明焱脫下了身上的外套,披在榛葉身上,「你身子才剛好,別著涼了,」黑明焱的話還沒說完,黑朗洛已經莽撞的大步跑進院子裡,「狗狗來,狗狗來!」的招著手,逗弄了老半天,莫名出現的牧羊犬根本不領情,消失在昏暗的天色之中。
 
  「看吧,連狗都覺得你笨!什麼『狗狗來』,裝什麼可愛,」琉璃的訕笑隨之而來,「我看是你整身狐騷味把狗熏跑的!」又是停不下來的你來我往,一旁的榛葉似乎半點阻止的意思都沒有,輕輕的拉了黑明焱的手,「是不是我的錯覺?」
 
  「什麼?」黑明焱很順手的拉上落地窗,阻隔了夜晚微微的冷風跟院子裡兩人的大聲嚷嚷,「那隻狗,好像一直看著……,」榛葉突然轉頭往羅霜珞的方向望了一下,「大概是巧合吧!」微微自我安慰的語氣隱含著一點點的遲疑。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擔心的望著拉門,在黑明焱懷裡的榛葉開口,「琉璃,你知道什麼是靈魂自然脫出嗎?」
 
  突如其來出現的問題,讓眾人的視線又從拉門上轉了回來,點點頭,但是琉璃又不解的開口,「為什麼問這個?自然脫出,不是指像你們這種具有靈力的人類,利用自己的靈力使靈魂離開身體的狀況。」
 
  榛葉還是繼續問,「然後呢?」「靈魂離開的時間長短,不就是依靈力的多少而定,如果在力量用盡之後,靈魂仍然沒有回到身體,那就死定了,不然還有,……,榛葉,你到底想要暗示什麼?」琉璃把早餐放在茶几上,目光灼灼的看著榛葉。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看著同樣躺在被子裡呼吸平穩的兩人,黑朗洛終於可以慢慢的呼出口長長的氣,還好小珞珞的傷口突然自己凝血了,這樣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一個一個倒下來,還真是醫生的惡夢咧。
 
  黑明焱擰了條新的毛巾守在另一邊,此刻他正專注的看著還在昏睡的榛葉,大哥那種緊張和慌亂的眼神,還是第一次看到,榛葉大概是他唯一在乎珍惜的人吧,黑朗洛轉頭,看著傷口已經包紮好的羅霜珞,什麼時候,小珞珞冷冷的嗓音,才會在自己的背後出現呢?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日子好像過的越來越漫長了,望著正在幫羅霜珞理著瀏海的羅雪倩,黑朗洛非常反常的嘆了口氣,像是炎炎夏日,小珞珞不在的日子每天都很難熬,前陣子,小珞珞還在的時候,就算見到面的時間很短,還是讓人覺得那樣的時光愉快。
  
  尤其,小珞珞要走的時候,還留下了那些像是扥孤的話,一副這輩子可能都不會回來的樣子,更讓人覺得時間漫長,每分每秒,秒針滴答滴答響的太大聲。
 
  每個人都在,大哥在,榛葉在,羅媽媽在,地獄使者才剛剛回去,討厭的狐狸人妖也還坐在門口,但是總覺得少了什麼,哪裡有點不對勁,有種讓人覺得悶悶的情緒。
 
  黑朗洛轉過頭,拿起桌上的茶杯,正準備拿起另一塊仙貝,卻一前一後傳起榛葉跟羅雪倩的驚呼聲,「羅霜姐!」「霜珞!」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黑朗洛邊納悶羅霜珞講的那一番話邊走進客廳的時候,當他正想開口問其他人的同時,突然有個人氣喘虛虛的跑了進來,那個人,是一個月都沒有出現的琉璃。
 
  不過才短短一個月不見,琉璃的外表竟然變化了許多,不僅人長高長壯了,連帶的臉孔也變的比較成熟了,多了股自信的氣勢,原本整頭的棕色頭髮,在額前也多了股銀色的髮絲。
 
  琉璃也不等呼吸比較平緩就非常著急的開口,「小珞,小珞珞人呢,她還在不在?」黑朗洛更是不解了,因為面對著眾人似乎毫無疑問的表情,「她出差去了,剛剛才走,」琉璃不是很久沒來了嗎,我還以為他回老家的說。
 
  「可惡!才差那麼一點點,那我,我……,」琉璃話還沒說完,正想轉身卻被羅雪倩叫住,「別去追了!霜珞說過,她不希望你跟去。」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直到羅霜珞低低的一聲晚安傳來,黑朗洛才突然驚覺走進的是什麼人,等他臉紅心跳的轉過身來,好不容易扭扭捏捏的抬起頭來,他的小珞珞早就安安穩穩的背對他躺在另一套棉被裡了。
 
  只剩微微的呼吸起伏,黑朗洛等了一會,這麼快就睡著了啊,黑朗洛小心翼翼躡手躡腳的在榻榻米上緩慢的羅霜珞的那邊爬了過去,手輕輕的往棉被伸去,還剩十公分,五公分,三公分,一公分……
 
  就在黑朗洛要碰到棉被的那剎那,羅霜珞翻身過來,睜開了明亮大大的貓眼,神志清醒的吐出一句話,「什麼事?」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黑朗洛還在思考這樣話語背後的涵義,還沒來的及開口問就被一陣夾雜著哈哈大笑的話語聲給打斷,地獄使者和其他三人一起走了進來,一樣穿著旅館的浴衣,四人似乎因為談話的內容顯的非常高興。
 
  「就是你這個能幹的小子啊!」地獄使者一邊哈哈笑著,一邊揉著黑朗洛的頭,「這間溫泉旅館不錯喔!你選的喲,」不滿的撥好自己的瀏海,原來是地獄使者要來啊,茄,裝什麼神秘!
 
  一群人沿著桌邊坐在榻榻米上,羅雪倩的左右各是羅雙珞和地獄使者,黑朗洛自然是坐在羅霜珞的旁邊,黑朗洛看著地獄使者正在講不知道哪聽來的笑話,而羅雪倩笑的眉開眼笑的,羅霜珞更是少見的除了嘴角上揚之外更有股寧靜的表情,突然有個奇異的念頭。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望著空盪盪的雙手懷裡,黑朗洛只好轉移注意力的開口問來掩飾空虛的感覺,「還有誰要來啊?」羅雙珞只是拋下句話,「晚點就知道,」就跟著榛葉和羅雪倩往另一邊走了。
 

小珞珞跟榛葉還有羅媽媽往那邊走,黑朗洛掰著手指,哇,那不就剩我跟大哥,黑朗洛一轉頭,果然就只剩黑明焱看著他,「走了,男湯在另外一邊,」啥!跟大哥喔,那我寧可泡個人池,黑朗洛跟在黑明焱身後嘟嘟囔囔的走著。
 

賭氣的多泡了很久,回到房間空空盪盪的,可惡,竟然放我鴿子自己跑去玩了,黑朗洛忿忿不平的打開冷氣吹著,看著自己有點紅腫的皮膚,哼,早知道就只定兩人份,我跟小珞珞來就好,讓你們忌妒死,哼!企屎偶了!
 

非常不滿的黑朗洛,嗶嗶嗶的按著遙控器,把溫度調到最低風速開到最大,轉頭一看,欸,陽台上有人,誰?往前大力的跨了兩步,哇!是小珞珞耶!遙控器一拋,冷氣開著也不管,黑朗洛三步併做兩步的往陽台衝,喜滋滋的站在小珞珞的身旁。
 

搖著小圓扇穿著浴衣的羅霜珞,正邊吹著迎面而來的涼風邊看著眼前的風景,等黑朗洛在她身邊站定喘好氣,緩緩開口,「謝謝你了,安排這次旅行,」被羅霜珞這麼一說黑朗洛反到不好意思起來,靦腆的抓頭「也沒有啦,」羅霜珞的貓眼轉轉看著黑朗洛微微紅腫的皮膚,「有點輕微燙傷,你該不會泡太久了吧,」被發現了,黑朗洛只有呵呵的傻笑。
 

「手伸出來,呃,還是算了!」羅霜珞輕輕的嘆了口氣,「本來想說,還是算了,鐮刀揮太久,連基本的治痊術都不熟了,」難得開口解釋那麼多,讓黑朗洛驚喜的看著身旁的人,紅腫的皮膚似乎也不太熱了,「等等,」羅霜珞進屋裡端出了一杯清水。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3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