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伸出手來,卻抓不住光。』

  

以為夢到什麼了,起身後卻什麼也沒想到,只剩微微作響。

慣性的在這個時刻醒來,孑然的睜眼,腦中那片渾然不清的朦朧逐漸散去,天色還是半灰的。

  

隨手抹了抹玻璃鐘上因為陰冷天氣凝結的半透明水霧,黑色的花苞依舊懸浮在空中沐月華。

注視著玻璃鐘上的反光,光滑表面映出第一道朝陽的晶瑩金黃碎片,黑色的花苞微微的向上吐出了一口帶著螢光的黑氣。

『還活著。』

重複動作的把玻璃鐘收進微光不透的櫃中,掩上門扇前下意識的停頓了幾秒,分秒不差的坐回床沿,呼氣。

  

是怎樣的病態,所以還維持這樣生活,終於從儀式中醒悟。

是在要從邊緣摔落養成的桎梏。

想要交換供品而栽的黑薔薇,吸飽眼淚的種皮蹦裂開,靠著血淚而緩緩的抽出新綠的芽,一次次劃破手指在葉子邊緣抹上一層深紅而抽出微小的花苞。

只是無動於衷的沉睡。

  

忍著動輒欲吐的念頭,當時一口口喝完遺留下來的湯,映照著下沉的夕陽,那耗盡心血的周折,煙滅在滴進的轉軸裡,徒留這如同浩劫般的遺跡,以及充滿生靈的殘骸。

如同花瓣凋落的粉碎,是供品的命運。

黑薔薇的花苞蘊育不綻,也是永恆的命運。

  

風響,穿著白尖帽的教童出現,指著那未潤血而霜白的葉緣。

一如昨日的沉默對望,卻沒有依照指示行事,依舊放任葉稜腐化,一步步的凋亡,才是最好的麻醉劑。

花侍的價值止於花開的前一刻,頂峰前瞬的殞落,但永恆無間待的是同歸於盡的結局,最後的無謂自豪。

  

一切早已被毀壞,永夜的黑暗壟罩,自那日開始。

只在神話中盛開的千年花,不開的花苞,何來等價交換之有。

供品餮饗,凝華何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空藍 的頭像
星空藍

深藍星空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