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群天殺的,都已經緊要關頭了,來留這一攤爛攤子給我當臨別禮物嗎?是要逼我親手手刃嗎?

柳暗花明又一村,啦啦啦~個屁

有些問題喔,反正放久了也不是問題了。

我幹嘛要裝好人,我不用裝就是壞人了。

原來我家半夜三點才是逢魔時刻啊。

第二青春期反叛,再開。

為這麼點用錢可以解決的小事發火實在很蠢,可是不得不說,能用這種事情讓我爆走,實在更蠢。

士林夜市果然是我平生所見雞蛋糕密度最高的地方。

最近嚴重偏食,什麼東西吃了一次之後就不好吃了。

我到底是在哪裡吃到鮮肉鍋貼,裡面的餡料有包蘿蔔絲的啊?

為什麼每次我點了味噌湯汁後,繼續加點生魚片,最後不是掉了味噌湯就是掉了生魚片,屢試不爽。

一失足成千古恨,囧囧相連到天邊。

那種時候吵我,根本就是犯了我的大忌,找死。

抱怨歸抱怨,緊要關頭還是撩下去,這就叫作可靠?

我的實驗室印痕,還是很明顯啊。

我當著全家店長的面前講,「博客來到店取貨……」呃呵呵……

最近白頭髮一直冒出來,遠遠看都快變成挑染了,這是說要換工作的意思嗎。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