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萌〉貼了之後,其實很猶豫到底要不要來解釋還是交代一下,真是,一開頭就扭捏成這樣,成什麼娘炮。
  跟著〈春萌〉之後講,擺明也是在講〈春萌〉的事,煩惱了一陣子,從貼文的當下就在想要不要一起擺,痞客也沒有分段鎖的功能,是說我腦漿蠕動的速度也太慢了,不管哪個角度,此地無銀三百兩,或是畫蛇添足越畫越黑之類的觀感一定會有的,不然不說沒事,一出聲反倒每個人都圍過來,自己找碴。
  更麻煩的是,這樣一講,活像我這傢伙自我感覺太過良好還加上自我意識過剩,以為世界以自己為中心轉動,聚光燈永遠都打在自己身上,屁。
  但是呢,有時候,只是單純數字,用Google analytics交叉比對,如果知道要看什麼的話,GA可以告訴你很多事情,誰來你家,來幾次,哪一天來,甚至他都不會記得,可是GA會告訴你,清清楚楚的告訴你。
  依慣例,我是不會解釋的,放任人家誤會,對我也沒有什麼影響,雖然說對號入座或是想太多這種事情,我控制個鳥。
 
  但是,
  大概是,有些緣分、有些友情,我還想珍惜的用吧。
 


  打個比方,殺人最麻煩的是棄屍,做壞事最麻煩的是收拾善後。
  我如果知道這裡你會看到,那講你的事情,當然不會放在這裡。
  就是這麼單純,我只是要講這個。
 
  講別人的八卦壞話,都知道要躲,這麼簡單的道理,我還沒有懶到放著不管,雖然說我的確是因為不怎麼勤勞,而沒有繼續興風作浪,不過本人做壞事一向光明正大,有本事你來咬我這樣。
  至於什麼密碼跟提示,只能說我這傢伙個性惡劣又無聊透頂,提示講的都不一定是解密碼用的,還說咧。
  而且那種拔起來的小心魔,依過往的經歷,如果就這樣放著不管,常常、一定會給我帶來,麻煩,真真切切的麻煩,這種事情處理一次就夠快往生了;那些著迷的上癮的不知道自己已經成痴的,不知道我在講什麼的卻以為是在講他們的,看了這種小心魔,反而很容易像是嚐到毒品的沉下去,想死都不能給他們一個痛快。
  而有些人不應該就樣赤裸裸的看到,某些人值得我做這些保護,這是我少數僅存的底線跟原則。
 
  全副本之後,邊瞌睡的邊寫,果然想睡覺的時候人都會很反常,以下開放call in,沒有痞客帳號留悄悄話,回覆了會看不到,我還真希望沒有人有反應。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