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不會死人,發狂而已。

吵鬧成那樣,說不定反過來說,不是活潑,聒噪之外,其實就只是耐不住寂寞吧。

難道那些傢伙都不知道,不管長得有多帥多美,把網帽鬆鬆的戴著頭上,只是充分的在展現水腦症而已嗎。

所以說,那是施捨給我的生日禮物嗎,真是被吃得死死的。

那種時刻,應該要在更任性膽大妄為一點才是……個屁。

事實就是那樣,我看也不用承認了。

其實要不要猛爆性的炸,根本就不是我能選的,只能等內傷倦了之後,看看會不會結疤。
問題說,痂這種東西,一點也不牢靠,很容易裂的。
然後就是反噬。
現在也只剩灰燼,那我可以笑了。
總是站得起來的,咬牙就是。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