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都喜歡滾筒式洗衣機,我也是。

睡到大雨磅礡才醒,被雨困在家中,雨停之後才出去覓食,一瞬間覺得自己真像難民。

辦公桌民的放鬆,也不過是週末趁上午溫度不高太陽不大,衝出門把事情辦完回來,沖個涼之後,吹冷氣吃戰利品。

理由很奇怪,我知道。理由不奇怪那就不是我了。

很好的形容詞,起毛球狀態。

為什麼百鬼夜行抄的日劇第二集,鋪的那麼像是鬼片,害我隔天起來的之後,左半邊的頭痛的快要爆炸了,這是說睡前看鬼片是不成的,還是我週末大吃大喝吃了太多肉,某根不知名的血管已經爆掉了,或是再根本就只是睡姿不良落枕在牽拖,根本就是Monday blue吧你。

天氣熱到覺得頭髮扎眼。

其他的不管,其實也不用那麼喧嘩,這個還比較有趣

夜行的人都很習慣,什麼東西大概出現在哪裡,開哪一盞燈才可見接照明又不吵醒別人,自己的房門鎖要轉到什麼角度,鎖舌才不會敲到邊上,慣用的杯子憑聲就知道水倒到什麼位置。

衰的時候,光停紅燈就可以停到上班遲到,這樣升格成直轄市,台北縣可以嗎?

目前測試,一心兩葉的時候,大概一個禮拜沒有更新,小樹就枯萎了。

血緣真是最暴力的關係。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