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發現,有點濫用微妙這個詞,什麼我都答微妙,認真答的時候說微妙,敷衍的答的時候也說微妙,不過,完全沒打算製造略懂得效果啊。

這種事情本來就是先搶先贏的啊,雖然我這個被搶的人不怎麼高興就是。

突然發現我竟然有一個晚上擺出了四篇文,然後一口氣掛了一個禮拜的預約發文,不知道在想什麼。

還是青少年的耳朵,高頻率的電器雜音到現在還聽得到。

為什麼好好的都會愛情梗到了我這裡,從人設開始就變成闇黑魔幻,只能發誓說真的不是故意的,但是木已成舟。

很好很好,繼續保持。

問題從來就不是很容易做啊,笨蛋!
覓食覓到一半,很想吼旁邊的中年男子,你跟個不是你老婆的女性朋友出來吃晚餐,然後炫耀的說你廚藝很好,小孩都會搶你做的東西吃,套餐裡面附的茶碗蒸很簡單作,食譜隨便上網查就有了。
問題從來就不是你的廚藝怎樣,笨蛋!這樣旁邊的人還要不要吃啊,還有另外更旁邊那桌,什麼叫做你哥前陣子買了一台所以你很清楚,類單眼才不是單眼機身加數位底片,數位單眼也不是把單眼拍起來的照片拿去修,扯這啥白痴的啥鬼。
中年人愛大放厥詞滔滔不絕又老是講些智障事情,實在有夠討厭,連想安安靜靜吃個飯都吃到莫名其妙火氣上升,長耳朵真麻煩,害我吃到一半正在讚嘆生蛋黃+生鮪魚肉+芥末醬油+美乃滋+水菜+熱騰騰的飯的口感正好時候,整個後面都忘的一乾二淨了。

說我以後大概只能跟心理醫生交往的傢伙,根本就是半斤八兩。

濫用微妙

 

現在發現,有點濫用微妙這個詞,什麼我都答微妙,認真答的時候說微妙,敷衍的答的時候也說微妙,不過,完全沒打算製造略懂得效果啊。

 

這種事情本來就是先搶先贏的啊,雖然我這個被搶的人不怎麼高興就是。

 

突然發現我竟然有一個晚上擺出了四篇文,然後一口氣掛了一個禮拜的預約發文,不知道在想什麼。

 

還是青少年的耳朵,高頻率的電器雜音到現在還聽得到。

 

為什麼好好的都會愛情梗到了我這裡,從人設開始就變成闇黑魔幻,只能發是說真的不是故意的,但是木已成舟。

 

很好很好,繼續保持。

 

問題從來就不是很容易做啊,笨蛋!

覓食覓到一半,很想吼旁邊的中年男子,你跟個不是你老婆的女性朋友出來吃晚餐,然後炫耀的說你廚藝很好,小孩都會搶你做的東西吃,套餐裡面附的茶碗蒸很簡單作,食譜隨便上網查就有了。

問題從來就不是你的廚藝怎樣,笨蛋!這樣旁邊的人還要不要吃啊,還有另外更旁邊那桌,什麼叫做你哥前陣子買了一台所以你很清楚,類單眼才不是單眼機身加數位底片,數位單眼也不是把單眼拍起來的照片拿去修,扯這啥白痴的啥鬼。

中年人愛大放厥詞滔滔不絕又老是講些智障事情,實在有夠討厭,連想安安靜靜吃個飯都吃到莫名其妙火氣上升,長耳朵真麻煩,害我吃到一半正在讚嘆生蛋黃+生鮪魚肉+芥末醬油+美乃滋+水菜+熱騰騰的飯的口感正好時候,整個後面都忘的一乾二淨了。

 

說我以後大概只能跟心理醫生交往的傢伙,根本就是半斤八兩。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