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我等級練那麼高,就是為了預防這種狀況,交陪個屁,準備用來揍人的。

有些事情會有多麼尷尬,不要以為我沒講就是不知道。

最近又在很歡樂的買很多了,我的暫存區已經爆成倉庫了,天啊。

應該要來去打聽我家附近,除了那種老背背或是死小孩練字團之外,有沒有人在上書法課的。

大眾食堂除了吵了點還算是有趣的,常常會在裡面聽到一些奇怪的話題,什麼一床十六萬的紅外線床墊,睡了血液循環會變好可以治腰酸背痛,之後牽拖到循環好可以治百病癌症等等,見那個阿伯絲毫沒有被遊說的意思,就說女生冬天不會手腳冰冷可以買給他老婆睡,我差點就在旁邊脫口而出,我買十條一千六的超高級電熱毯給你從房間門口鋪到浴室裡面算了。

這樣的東西也敢拿出來丟人現眼,不知羞恥。這種白痴的事情還這麼認真。太過認真以至於覺得自己很蠢。

一點都不尷尬還真是奇蹟,大概一半以上的人都暗幹,轉身就把東西丟掉吧,這群地球人怎麼社會化的那麼糟糕。

搞屁,害我維持很久的情緒平穩基準一下子就斷掉了,現在波動成這樣,我又要花多少心力去維持恆定,啥莫名其妙的希望啊,我幹麼要去配合這雞毛蒜皮的事情,然後我背後要花多少力氣收拾整理被搞成一團亂的東西,又無關痛癢,什麼不重要,幹。

藉口說要普渡,我娘買了很多他們要吃的零食
看她在那邊整理的時候她問,「你吃乖乖嗎?」
我說,「吃啊,綠色包裝的。」
她說,「那我拜拜完拿回來。」
「嗯。」我接。
她最後講,「那你吃了乖乖今年要乖喔。」
娘,你當我是主機嗎?我只保證在吃的時候跟肚子裡面有乖乖的時候會乖。


創作者介紹

深藍星空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