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NA同人 自葬

本篇聲明:
嗜血DNA BLOODYMARE台灣代理商為遊戲新幹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全篇為星空藍私人敗德之作品,與DNA官方設定無關,請勿告知新幹線、DNA及其相關工作人員。

嗜血DNA是屬於『電腦軟體分級辦法』分類標準下之『限制級』遊戲。
本篇,十八禁。

技能-生靈:召喚跟自己一模一樣的生靈以分散敵人的攻擊。被召喚的生靈不會攻擊。


 

上篇


  遞了上衣跟長杖給鐵匠,例行的維修保養,在等待的中間,襯著一旁強化鐵匠前轟轟作響的歡呼、懊惱,吵雜的聽不見腳步聲,而當下赤裸在空氣中的上半身,肩上突然飄過生靈的鼻息。
 
  平常生靈不會站得那麼近,毫不意外的轉頭瞥見,一對闇精靈跟噬靈族的美人就站在生靈身旁,闇精靈正收回剛剛刮過他生靈腰上的手指,勾魂的眼神直盯著他看,看到他的視線轉來,還微微地舔了舔唇,噬靈族則是毫不掩飾的想要繼續伸手勾弄他生靈尖耳朵的動作,一雙異色的瞳直對他眨著。
 
  「還滿意你看到的嗎?」如果是之前,他可能也含著笑就這麼開口,但現在看著大喇喇亮著名牌的兩人,靜靜的瞅了他們一眼,嘴角卻動也不動。
 
  這張臉皮壞事,就算這樣形色淡漠的沒有表示,也無意和他們多作接觸,在走去酒吧的路途上,還是聽得到女性獨有軟語嬌笑跟在他生靈的後頭。 

  整晚默默的喝完自己的三大瓶酒,雖不阻止會錯意的兩人坐在對桌,但看著兩人從巧笑倩兮極盡勾引之能事的搔首弄姿,花姿招展的刺痛其他雄性動物的眼,到現在整夜過去,一半是目標的無動於衷,一半是酒精加妒火燒爛了暫時性盟友的理智,只見兩人爭風吃醋的拉拉扯扯,就差沒有撕嘴扯髮的互扯後腿,竭盡所能的只是為了勾上他因為離席而空蕩出來的手臂。

 

 


  最煩的還是甩不開。
  睜眼見,
  還一直就是這些。

 

 

  暗暗的撇了撇嘴,趁著什麼損害都還沒有造成的時候,在吧台前擺好了酒錢就走,看著酒吧老闆聚攏的眉頭,果然一句謝謝惠顧都沒有送,這城裡,有幾個商人不能惹。
 
  雖然說酒吧老闆不能惹,但是酒吧外面,就不是老闆的管轄範圍了。血氣方剛借酒鬧事,如果被巡警抓了大概能這樣子說,可是這城裡,靠的是力量、金錢跟欲望,法治?唯一稱得上法制的大概只剩拍賣場吧。
 
  加上那對顯眼的美人,還一前一後的拌嘴追來,原本在門口外圍互毆鼓譟的那幾人,招式紛紛恰巧的就往他身上招呼,半是惡意也半是遷怒。
 
  但是生靈卻出乎所有人料想的往前一撲,擋下了大部分的攻擊,雖說經過城門的傳送結界之後,生靈在城內維持現形所需的魔力大減,在城內存在的時間幾近無限延長,但這並不代表就可以無視於攻擊傷害。
 
  在眾人訝異於生靈無視於主人自行行動的當下,就足夠他連放了恐怖的形象跟吸血,等這一幫人好不容易從恐懼中掙脫之後,發現自己少掉大半的生命全都補到那個已經移動到攻擊距離外的闇精靈身上,這樣的結局自然讓烏合之眾內鬨分裂,更不巧的是,釣了一整夜肥肉卻怎麼也吃不到的二人組,在後方把這段鬧劇淨收眼底,自然把自身失敗牽拖怪罪到對方身上,眼見大勢已去的兩方吵了起來繼續大打出手,也是很容易預想的。

 

 

  當你殺的夠多,殺戮的快感就會消失。
  醜惡看的夠多,享樂的愉悅相抵之下,不值一提。

 

 

  抿了抿嘴,沒好氣的看著酒吧門前原本只是酒鬼互毆,最後變成傳遍全城的公會戰,心不在焉的掏出生命水往生靈身上亂捅,要不是周遭觀眾的注意力都放在前方的變異獸對峙上,這種幫拋棄式生靈補血的動作,早就引來圍觀跟訕笑了。
 
  領著生靈回到旅社浴室,大桶水沖掉了生靈身上的血漬,也沖掉了自己身上沾染的各式氣味,整天靜默無語的闇精靈突然開口,「哪,你覺得呢。」
 
  生靈當然沒有出聲。
 
  他也沒有期待生靈回話。
 
  如果覺得夜半床太冷,這附禍害的皮相隨隨便便就可以檢人回來,但是不管撿回來的是雌性還是雄性,大致都是一樣的聒噪、一樣的麻煩、一樣的後患無窮,也不知道是這臉皮害得,還是這世道就是這樣,驅涼這事情衍生的麻煩,繁複互扣的跑腿傳話任務盡頭還結束的早些,如果只是太過陰冷,比起主人飼料不分的馴養寵物,想辦法生個火爐也比較實際。
 
  但最根本的,他其實一點自虐的傾向也沒有。
  
  已經不好吃得食物,何必一吃再吃。
 
  坐在床沿胡亂幫生靈亂捆繃帶,一推推倒的把生靈像是肉墊的塞在牆壁旁阻絕冷氣,看著生靈在床板上面無表情像是殭屍般的躺平,一種說不出的得意展現在眼眉之間但又隨即舒展開來。
 
  楞了楞,除了自以為的鼻息幾乎是毫無生氣的眼前景緻,在他狀似出神的眼前,默默展開。
 
  也許,這樣就很好。
 
  這樣就很好。

 

 

 

 

 

 

 

 

  補餘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