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rrogates-2.jpg


  《獵殺代理人》其實一開始是當作有趣的科幻電影來看的,用腦波操作大型複雜機具而且普及化的設定,多麼誘人。
  片頭的新聞事件剪輯,濃縮時間狂飆的很有意思,也許同一個人三年前還認同這是個重大的進化、意義、指標,媒體也順勢動不動就鼓譟興風作浪,然後也沒多久,就開始像是出爾反爾的說這是個問題錯誤,互相指責大打爛賬。
  Well, 這不就是因地制宜、應變、愛看熱鬧嗎。
  
  在我看來,生化代理人其實是,現代人的疏離、願望,現實化而成的殼。
  你知道這是我的殼,代表我,但又不是真正的我,這不是我真正的本人,這是我認為的完美,或是社會大眾所認為的完美,所以我準備出這樣的殼,我有一定的社經地位,我很社會化,我很合群,我很安全,我很守秩序,我是好公民,我很普通,我很一般。
  所以在這之中,如果我沒有數錯,總共看到了兩個白人男性角色,不約而同的選擇了年輕、健壯的黑人男性代理人,這也是一種不言而喻的,諷刺;在沒有膚色差異來說,就肉體上而言,年輕健壯的黑人,是比較具有美感及吸引力的,所以,就是把道貌岸然的表面歧視,私底下偷偷摸摸的摸來摸去,一整個放在檯面上說,直接跳過這些吧,我們都知道這具肉體比較性感。
  至於像是msn斷線的登出關機,呵,太有意思了。這也不活脫脫的就是人生暫時逃避的功能,不過我想,如果不敢當眾翻臉的人,這功能應該也是沒有用的吧。
   
  而代理人這種精密複雜機械,雖然在後頭操作的是活生生的人類,但這樣的載具,卻是不被視為生命體的延伸,反正爆掉壞掉就換新的,所以,高危險性工作的從業人員,可以很魯莽的從事些自殺的動作。
  甚至於,不管何人何處,開著代理人才是安全的,就算開著只有骨架的可笑代理人也是安全的,沒有跟代理人連線的時候,連帶的作為一個真人連生存的能力也沒有了,這世界危險到連房間門都不能出了。
  而電影中的世界觀,科技的不平等,諸如保留區中蓄意的剔除任何高等機械,低下的經濟實力,兼以塑造野蠻人的形象,作為科幻電影來說,這樣的不平衡可以說是很難容許的矛盾牴觸,不過若是作為娛樂性質高的科幻味動作片,也就差不多差不多了。
  在老布一路的衝鋒陷陣追緝兇手,我也看著代理人這個模組也看得蠻愉快的,但是這娛樂片毀就毀在,該解的謎實在是太過於簡單,而劇本安排的最終大壞蛋也太過莫名其妙沒有邏輯,讓我反感了。
  
  也許反對者覺得正面撞擊,這樣才是有靈魂的人生,才是生命的選擇,那選擇靠代理人逃避的這個選項,為什麼不能選呢?
  人生已經夠複雜了,自己的人生中間要選擇的東西就夠麻煩了,為什麼要強制別人也要選一樣的呢?這已經不是誰的選擇正確的問題,人生有很多無法扭轉的時刻,既然有另外一種可能,為什麼不呢?
  保留區的反對首領,卻是個活生生的代理人愛用的實例,除了用本人身體健康不佳,怕被暗殺之類,想要瞬間A地B地交換出現的理由,那不也表示,博士沒有辦法面對其他社會大眾,用著自己恨之入骨的技術傳教,然後開著另外的代理人扮演痛失愛子憤怒父親,殺掉無辜的女探員,盜用她的代理人,大玩兩面手法,那跟偽善有什麼樣的差別。
  比較起來,雖然老布鄉愿,也是纏著老婆要她關機器,但是相較之下,雖然被耍的團團轉,起碼表裡一致,細想來還比較不那麼讓人討厭。
  
  所以,所謂的正義,靠的只是拳頭。保留區裡面的人們,自願的讓科技退化,所以在技術層面上無法拚比,故意塑造出弱勢可憐的假象嗎?
  而某個層面來說,也只不過是個任性老頭想全世界的人跟他一起死掉而已,這跟什麼行屍走肉沒有什麼關係,只不過不巧的是這個老頭子專業技能高超有錢有閒就是,他的醜陋人生要結束了,所以其他人的也是醜陋人生。
  別人的人生他尊重過了嗎?別人的選擇他尊重過了嗎?
  跳過最終大壞蛋這個敗筆,全片我覺得最有感覺的那幕,是老布真人從醫院中走出來的那幕,雖然他的搭檔來接,但這路上迎面而來的行人,那泛著光滑塑膠亮光的皮膚,機械般無機的瞳孔,充滿力量但是帶著點笨拙跟粗魯的動作,一個個迎面衝來,像是穿梭過車陣或是什麼固形無機物的風壓,那瞬間還伴隨著帶著馬達低頻運轉的回聲,呼呼作響,就算搭檔在一旁聊著,穿過人群的瞬間,連自己微微耳鳴的心跳聲都聽不見,這城市的孤寂似乎的聚集在這裡了。


388359_1255785841nGle.jpg 4829.jpg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