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做了個「魂兮歸來」的惡夢。被手機鬧鐘驚醒的那一瞬間,只覺得後背上面重的要命,就是那塊照鏡子扭斷脖子也看不仔細的地方。

最近分工分的很奇怪。反正東西都有出來就好。

最近路上的男生香水聞起來都一樣,這種事情不講獨特,就會讓人覺得,噴在身上的其實是廁所芳香劑,還是殘留在被褥之間的比較好睡。

其實是,墮落。
答應自己的事情呢。

夏天就快要結束了,大雨適合在家耍自閉。

除了倦怠感之外,還彈性疲乏了。真是所學無趣,沒有什麼人生志向的人還真麻煩。

看來,性格矯正失敗了。
看起來狀況有變好,其實是我一直在忍耐,所以一遲疑就變本加厲。

如果在國內就不參加戶外活動了,幹麼假掰的去國外爬山。
話就是這樣說的,實際上呢,誰知道呢。

不思長進,就是指我。

當然是免役啊,不然我還有什麼理由,哈哈哈哈。

我弟說我喜歡梗多的東西。

差不多可以一頭撞死辭職謝罪了。

我希望可以重建秩序。

我不相信永遠,不管是哪一種永遠。

不知不覺,我也變成我所鄙夷的那種人了。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