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麵包只有第一天能吃。

我爹竟然可以在一堆布偶裡面認出來喜羊羊跟灰太郎,平常到底都看什麼去了。

所以我家男生的組合是,巧克力蛋糕加水果茶。

就是硬逼。

深呼吸……這個我真的沒辦法,不過跟以前一樣,都一樣……

好好保護自己。

半夜偷吃辣子雞丁的下場就是胃痛沒地方躲。

我欠一個可以把頭抵著然後偷哭的地方。

還好下大雷雨了,有人幫我哭了。

其實我畫不出來某一邊的大括弧。

因為不猶豫,所以以也不檢查,就一意孤行。

突然明白,那很久之前以為是笨蛋的事情,其實是有意義的,可惜我已經過了能夠感謝的時刻了。

去哪了呢?

抱頭亂竄。

如果能控制也不會變成這樣了,一切都是天意。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