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精采絕倫的員工活動,福委又成了拍主管馬屁的傢伙,只不過是依著上司喜好,強制下屬陪上司同樂的應酬罷了,想要心甘情願的花那些跟扣稅一樣被搶劫的福利金,難不成找工作還要連上司的興趣也考量進去。
 
  心裡OSO的震天咂響,那又怎麼樣呢,死上班族小老百姓,除了佩服自己腦袋裡十分冷靜理智不用換氣的冒出這麼一大段話,然後還是一樣吃吃喝喝,傻笑的抓著鈴鼓晃來晃去,暗忖耳朵因為喇叭跟五音不全的轟炸,出了卡啦OK的包廂之後會耳鳴多久。
 
  藉故要接手機閃到走廊,百般無聊的把記憶卡裡,那些通知、廣告的簡訊,也一起刪了刪,磨蹭了好一會,懷念早期的卡啦OK廁所都不設在包廂裡面,可以在走廊上晃盪兼迷個路。
 
  先嘆了口氣,端著笑臉推開包廂的門,房內吵鬧的氣氛依舊,只不過有種微妙的……尷尬。
 
  喝了快一手啤酒,現在酒暈著放浪駭型的上司,正纏著他盧麥克風,若是其他人,圍觀的這些死上班族捻了就死的小職員,當然配合著起鬨拱人,問題是從來不開金嗓的這人,私下佈樁分配被歸到要遠離戰區的倒楣份子,怎麼在偷偷去透個氣的中間就好死不好的被抓到,要是現在這首歌唱完,等等那首歌前奏播完,還是半個音屁不出來,更死倔的連嘴唇都不動,只剩背景音樂尷尬的直播難保上司不會瞬間酒醒。
 
  眼神示意,會唱的救火隊準備用其他麥克風蓋台,機動的救援隊正趕快過去想劫走麥克風,結果──
 
  蔡健雅的〈障眼法〉前奏一播,事主突然微微一笑說,這首歌我會唱,上司哇哈哈大笑的,一副被逗的可樂的咧,想搶麥克風的救援隊也忍不住訝異。
 
 
「亂不怕 心煩有人懂嗎
 他回答 你想開口的話
 也沒傻 拿愛釣他
 只怕那 是你想好的嗎
 
 不掙扎 陷入夢話流沙
 難自拔 謊言都已美化
 無論誰 在愛掙扎
 再進步的 防衛也會垮」
 
  
  微啞的低音開口,沒有掉拍也沒有五音不全,但是……
  為什麼唱的歌詞跟字幕的不一樣?
 
 
「你忘了他的優雅瀟灑
 就死心塌地愛著他
 不管他的虛假 裝傻
 愛情是個障眼法
 
 先別慌 眼前遜爛的話
 會確察 好多字在底下
 醒過來 把愛還他
 還在被耍 誰伎倆太差」
 
 
  不是自己一個人的錯覺,要合唱的救火隊也是一臉詭異的不知道該不該接下去,當然已經酒茫的上司跟其他那些一樣人來瘋的傢伙,根本什麼都沒發現的繼續嘰嘰喳喳笑鬧鬼叫。
 
 
「你忘了他的優雅 瀟灑
 就死心塌地愛著他
 不管他的虛假 裝傻
 愛情是個障眼法 
 
 表面上太優雅瀟灑
 暗地裡卻是個傻瓜
 你為他裝聾又作啞
 束在愛的障眼法
 束在愛的障眼法」
 
 
  眼神轉回苦主,他神色自若,只有眼角的微笑,不一樣。
  跟他那微啞低音一樣,勾人。
 
  忍不住笑了,今天晚上真正的發自內心笑了。
  為什麼會唱出這樣可愛的歌詞呢。
 
  嘻嘻哈哈的來賓掌聲鼓勵裡面多了不少真實的熱烈鼓掌,苦主一派自然的晃過來喝飲料。
 
  「好樣的。」遞了冰杯出去,在這麼近看才發現他臉上的紅暈,還有那……好長的睫毛。
  用水杯遮住半張臉,猶豫了好一會才在下一首主管霸著麥克風鬼哭狼嚎的時候,細細低低的說,「那我釣到了嗎?」
 
 
 
 
 



附上原版歌詞以正視聽:
障眼法/作曲:蔡健雅 填詞:小寒
亂步伐 心煩有人懂嗎
他回答 你沒開口的話
眼沒眨 拿愛的卡
紙牌上 是你想的號碼

不掙扎 陷入夢幻流沙
難自拔 荒涼都已美化
無論誰 在愛的爪
再堅固的 防衛也會垮

你望著他的優雅瀟灑
就死心塌地愛著他
不管他的虛假 裝傻
愛情是個障眼法

先別拿 眼前絢爛的花
會覺察 好多刺在底下
醒過來 把愛翻查
還沒被耍 他伎倆太差

你望著他的優雅 瀟灑
就死心塌地愛著他
不管他的虛假 裝傻
愛情是個障眼法

表面上他優雅瀟灑
暗地裡卻是個傻瓜
你為他裝聾又作啞
輸在愛的障眼法
輸在愛的障眼法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