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火車最後一節車尾開走,眼淚就掉下來了,有夠催淚。

被留下來的人,被留在原地的人,要怎麼辦?

厄夜怪客全套完食,經典不愧是經典。

「你看你看,我有小雞系列T-shirt,你看綠色小雞,水藍色小雞……啊,沒了,就這樣。」
「水藍色那件上面明明就是鴿子!」
前幾天心情很好的時候,才有這種獻寶的對話。

覺得觸摸到的都是過眼雲煙,所以來寫些東西。
咦,是這樣嗎?

人老了是一天暴走的名額是有限制的嗎?才怪!
只不過我暴跳了一早上,下午覺得好虛喔。

看完的那瞬間,那重重疊疊的片段,似曾相似的瞬間,無言尷尬不耐的間隔,恍如熱浪逼來。

整片的粉藍色水鑽,跟粉紅色素面比起來,哪個比較娘?

有時候,很多東西逼剝逼剝的跳,隔沒多久想寫,卻也覺得根本也不算是一回事。

大家都是好朋友,咯咯咯。

才一顆蘋果,兩個人吃,不要一個要吃脆的一個要吃軟的,一個要亂咬一個最好不要咬,你們不要太過分,最後當然是亂剁了事,一邊切大塊一邊切薄片,顯示微差點切到手指。

做了個噁心的惡夢,一睡醒就爬去廁所吐。

每去一次士林夜市就會上呼吸道感染,我是跟貴寶地風水犯沖嗎,戴口罩去夜是有什麼搞頭。

有夠難搞。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