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就是大人了嗎?我不認為,所以,還差得遠呢。

這也算是一種特技了,苦練多年終於成功了。

以為寫了什麼,其實進度只有一行。

都過了那麼久,才發現,原來那是絕望啊。

掐著別人的秘密還真是有趣啊。

真是莫名其妙的信心啊,明明知道那就是個亂數。不過要依賴這個也未免太慘了點。

真是狡猾。
我說自己。

麻煩貴公司會講普通話的人,會講普通人聽得懂的人,幫忙解釋一下上封email的那段說明是要作什麼。
我多麼想這樣回覆。

雖然過了那麼久了,那個黑白執事的同人,有沒有得介紹啊。

「站崗不就是兩個人一組,一個睡覺一個掩護嗎。」
不是這樣誤導視聽的吧,歐吉桑。

那根本就不是八字相衝,是相撞。

頭上貼著茶包兩個大字。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