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看、不聽、不想。
當我是猴子嗎。

我在公司的茶水間,看到火箭炮般的保溫瓶。

寒流來太冷,不想打字。

看個老年照顧的談話節目還能哈哈大笑,是在笑什麼?

那一瞬間,我突然冒出,該不會要籌錢買書的念頭。

好不容易在博客來降到白金會員,下個月就馬上升上去。

太可怕了,不要拿出來貼好了。

半夜還在外頭巡遊便利商店,全拜我娘要定超商預購年貨之賜,真是個不浪漫的理由,浪漫的理由就不複習了。
我一直在想到底要不要跟店員說,我真的不是怪人還在半夜定年菜的,是因為我家住旁邊,然後我家的歐巴桑都不講道理,還好要定的菜色都還有貨,不然不知道還要講手機問備選菜色多久咧。

差點把還沒貼的梗拿出來用,本來還在懷疑,查了blog才發現真的還沒貼,真是欠巴。

上呼吸道感染,擤鼻涕擤到流鼻血了,如果我把血吞下來用咳的,噴在報表上面,應該就可以申請過勞死賠償了吧,哈哈哈哈。

真是少見多怪,公司馬桶的水面上面浮了一層油點,到底是從那裡流出來的,還是是廚餘啊,明明才上午不到十點的說。

唇紋裂開,裂了一個禮拜,還不知道要怎麼治。

整層辦公室空調都壞了,難怪我上呼吸道症狀一直好不了。

第一次體會到暴咳噴了整螢幕滿桌面是怎麼回事。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