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沒有人說過,拖著高跟鞋當拖鞋啪它啪它的走路,引起的注目是這人有夠low,根本就不是什麼美妙的出場,而且只會想讓人把那沒力的腳跟鋸下來。

「為什麼全部的人都跑光了?」
「因為全部的人都怕小孩。」

在台灣的街頭上,戴著普通棒球帽跟荷花瓣鬱金香帽款式之外的帽子,都是一種自己感覺良好自以為低調的高調,不過遮光跟遮視線的效果到是不錯的。

原來我已經進階到吃那麼好的東西,那種程度以下的可以不放在眼裡了,那平常我是怎麼受得了小七的。

沒想過是討論這種問題,pps真是類獨居人的好物。

借花獻佛然後被稱讚。

立馬繼續把書丟下去。

像這樣任性悠哉的日子可以過多久呢。

切了蘋果吃,四分之一的分法,仔細一看中間果核的種子完全沒有切到,這就是老天給的暗示,去年夏天隨便的種了無秩序的豆芽,雖然豆芽們最後還是變成肥料了,偶爾會漏網之魚在雨季的時候冒出頭來,今年夏天就把蘋果核給丟下去,長出芽來都是最可愛的時候了。

因為去約會所以很高興,結果反差的半夜三點在爆走的打字啊。

真是抱歉啦,我一介莽夫,身邊卻都是已經死會的正咩朋友。

有努力就有收穫,至少經驗值比太多事情都公平

才停了半天的車,蜘蛛就忍不住幫忙牽線。

還是繼續無言的角力,或是說只有我單方的凝視。
我驕傲的自尊呢。

明明就是雇主,為什麼要用主人這個詞。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