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闇低聲的喊了一聲,「冰澄。」只見冰澄手指一彈,換成厚厚的冰霜凝結在外套上,雷闇的手微微一揮,一道疾風從我的肩上另一邊射出,外套從手肘的位置切口整齊的裂開掉在地上,布料上的厚厚冰霜摔在地板上碎裂,先是燙傷再來是凍傷,小蜜的手臂整個紅腫起來,佈滿了綿密細小的水泡。
 
  在這一片幾近無聲的背景襯托下,我終於發現,雷闇貼著我有多近。 
  
  小蜜跪地不住的顫抖,恐懼的連啜泣都發不出來,看著基層組員的臉上神色各異,幸災樂禍看好戲的兼具,但更多的是恐懼,對雷闇的恐懼。
 
  雷闇就是他們的王,一個眼神,主宰他們的生死。
 

  
  默默的想要兩手並進的把圍巾往上拉,至少要拉回鼻下,不過雷闇的手還貼在我的臉上,一時之間,在我不敢有刺激雷闇的動作之下……
 
  焚焰突然無視於場合的,噗哧的笑了出來,「真可愛!」
 
  原本僵住的視線,被焚焰無厘頭的切割開來,「呦!被大野狼挾持可愛少女~」焚焰誇張的指著,畢竟我的手停在,看似少女似的握拳捂臉,這個讓人誤會的位置。
 
  眼看視線又集中了回來,雷闇的手掌終於從我的臉上移開,而大概只有我能體會的,他那修長的手指不明顯的勾夾了圍巾上來。
 
  雷闇清了清喉嚨,頓時整間會議室的注意力又拉回了他的身上。
 
  「這位是新進成員,默翼,」雷闇一說出我的名字,退在一旁的基層組員馬上發出一陣的竊竊私語。
 
  「……真的是他!」「是默翼!」「……沒想到,會見到傳說中的人物!」「真是太幸運了!」「美少年!……」
 
  剛剛我所聽到的……真是讓人起疑,在一副生死交關的時刻,為什麼出現的卻是壓抑著驚喜尖叫和驚訝譁然的話語?或是,他們所恐懼的只是自身的生命,而非對於小蜜的同情。
 
  在雷闇冷冷的目光掃視下,連焚焰都一併安分下來,「在默翼正式熟悉組的工作之後,會再分配直屬的部下。」
 
  然後,這樣我不明瞭的說明,導致的是,人群又不明的騷動起來,連帶的視線又通通的往我這裡集中,似乎是雷闇用著直逼極地的冷酷眼神鎮攝住,才阻止了某些激昂的發展。
 
  不知道是誰開始,「請准我……」我眼前的人群紛紛低頭,連小蜜也掙扎的站起,微屈膝的低頭。
 
  雷闇一聲令下,「現在散會!」
 

 

 

 

 

================================================================


前後中間都有接回來,我看爐子燒掉了吧!

17-start.jpg  

17-end.jpg   

 

 

雷闇低聲的喊了一聲,「冰澄。」只見冰澄手指一彈,換成厚厚的冰霜凝結在外套上,雷闇的手微微一揮,一道疾風從我的肩上另一邊射出,外套從手肘的位置切口整齊的裂開掉在地上,布料上的厚厚冰霜摔在地板上碎裂,先是燙傷再來是凍傷,小蜜的手臂整個紅腫起來,佈滿了綿密細小的水泡。 

在這一片幾近無聲的背景襯托下,我終於發現,雷闇貼著我有多近。 

小蜜跪地不住的顫抖,恐懼的連啜泣都發不出來,看著基層組員的臉上神色各異,幸災樂禍看好戲的兼具,但更多的是恐懼,對雷闇的恐懼。

雷闇就是他們的王,一個眼神,主宰他們的生死。

 

默默的想要兩手並進的把圍巾往上拉,至少要拉回鼻下,不過雷闇的手還貼在我的臉上,一時之間,在我不敢有刺激雷闇的動作之下……

焚焰突然無視於場合的,噗哧的笑了出來,「真可愛!」

原本僵住的視線,被焚焰無厘頭的切割開來,「呦!被大野狼挾持可愛少女~」焚焰誇張的指著,畢竟我的手停在,看似少女似的握拳捂臉,這個讓人誤會的位置。

眼看視線又集中了回來,雷闇的手掌終於從我的臉上移開,而大概只有我能體會的,他那修長的手指不明顯的勾夾了圍巾上來。

雷闇清了清喉嚨,頓時整間會議室的注意力又拉回了他的身上。

「這位是新進成員,默翼,」雷闇一說出我的名字,退在一旁的基層組員馬上發出一陣的竊竊私語。

「……真的是他!」「是默翼!」「……沒想到,會見到傳說中的人物!」「真是太幸運了!」「美少年!……」

剛剛我所聽到的……真是讓人起疑,在一副生死交關的時刻,為什麼出現的卻是壓抑著驚喜尖叫和驚訝譁然的話語?或是,他們所恐懼的只是自身的生命,而非對於小蜜的同情。

在雷闇冷冷的目光掃視下,連焚焰都一併安分下來,「在默翼正式熟悉組的工作之後,會再分配直屬的部下。」

然後,這樣我不明瞭的說明,導致的是,人群又不明的騷動起來,連帶的視線又通通的往我這裡集中,似乎是雷闇用著直逼極地的冷酷眼神鎮攝住,才阻止了某些激昂的發展。

不知道是誰開始,「請准我……」我眼前的人群紛紛低頭,連小蜜也掙扎的站起,微屈膝的低頭。

雷闇一聲令下,「現在散會!」

 

================================

前後中間都有接回來,我看爐子燒掉了吧!

, , , , , , , ,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