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潮統統散去之後,焚焰像是按耐不住的的狂笑出聲還邊捶打著沙發,但雷闇的臉似乎還是一樣的冷硬,「太鬆懈了!」
  
  「是。」我微微地低頭,被偷襲的確是我的疏忽。
 
  焚焰終於止住笑說,「沒想到小貓是男女皆宜啊,那些男的跟以前冰澄剛來的時候一模一樣,我還從來都沒看過這樣的景象。」好不容易喘過氣,焚焰又鬧雷闇,「誰要當小貓的監護者?」
 
  雷闇依舊冷冷的說,「我來。」
 
  焚焰遲疑了一會點點頭,「好吧,也只有你檔得住那些前撲後湧的荷爾蒙暴動,」焚焰轉身牽起冰澄的手,「小澄我們走吧。」語畢,像是怕雷闇秋後算帳般,幾乎是一溜煙的就帶著冰澄消失了。  
  

 
 
  在我正在默背這九彎十八拐的密道時,走在我前面的雷闇突然低下頭,「你真的不記得我是誰了?」
  
  
 
  「我覺得好像在哪見過你,可是又想不起來,」我盯著他的眼睛,對,就是這雙眼睛,讓我覺得熟悉卻又想不起來,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覺得還是坦白點好。
 
  「嗯。」一副不滿意但是可以接受的表情,依舊沒有正面的回答,「這邊。」雷闇拎著我的行李走出室外,穿過蜿蜒的小路,來到另一棟活生生是鬼屋樣本的大宅前。
 
  及膝叢生的雜草,走動的時候還會帶出惹人厭惡的蚊蠅,腐蝕斑斑的鐵製圍,幾乎隨時倒塌的建物,上面爬滿了半枯糾結的藤蔓,異常的安靜,外加一大片黑壓壓的樹林,陰氣森森的令人毛骨悚然。
 
  雷闇在這裡停下來,我看著已經腐蝕生鏽傾倒的圍牆鐵門,怎麼?這樣的門,還需要鑰匙嗎?
 
  「不要毀了這些裝飾,用不碰到圍牆的方法翻過去。」雷闇蹲下,繫緊了行李拖曳的帶子,見我待在原地,「怎麼,要我背你過去?」附加一抹挑釁的眼神。
 
  「這種東西也稱的上是裝飾品?」抱以輕視的眼光,可憐你的審美觀。
 
  「別小看這些破銅爛鐵,用來阻擋無聊的蒼蠅,夠了。」雷闇往後退了幾步,往前猛然一躍,輕鬆俐落的翻過了圍牆。
 
  雷闇站在圍牆的另一邊,手上掛著我的行李,對我勾勾手指,兩手環胸好枕以暇在等著看好戲。
 
  我寧定心神,對著破爛鬆脫的鐵門集中意志力,意隨心動,讓鐵門浮空平穩的往上升,我大喇喇的穿過圍牆,再讓鐵門安穩的降落,慢條斯理的走到雷闇的身旁。
 
  雷闇倒是笑了,伸手揉亂了我的頭髮,「念力。」
 
  穿過依舊是荒草瀰漫的庭院,雷闇推開厚重的原木大門,走進鬼屋內,令人震驚的裡外不協調到了極點,外表破爛到不行的鬼屋,裡面卻是十分光鮮亮麗,各式各樣的高科技產品,應有盡有,看起來雷闇的日子還過的蠻愜意的。
 
  「你只有這袋行李?」雷闇將我的背包拋還給我,不等我回答,又自顧自的說,「用品不夠自己去地下儲藏室找,你的房間在那裡。」用手指著一扇白色大門說完他就往另一扇黑色大門走去。
 
  「喂,等等!」我要換房間,這麼大的房子一定還有其他的客房,對於住在雷闇的房間旁,我突然浮現一股大禍臨頭的預感。
 
  在雷闇的門前站定,正當我猶豫著要不要敲雷闇的門,像是正在看監視器畫面般,雷闇的聲音傳來「先休息,其他明天再說。」是很想假裝算了,但這橫想豎想都還是不太對勁。
 
  打開白色的大門,寬敞的房間,裡面有各式各樣白色系的機能性家具,走到陽台上,迎面而來是烏壓壓的一座小山連綿成在屋外看到的樹林,芬多精的味道隨著微風飄了進來,或許白天看起來景色會不錯,我一邊這樣想著,一邊只能無奈的往床上倒下。
 

 

 

, , , , , , ,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