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暖暖的陽光把我喚醒,我坐在陽台的欄杆上,雙腳晃啊晃的,邊看著眼前的一片深綠,遠遠的聽到鳥鳴聲。
   
  十分的超現實,跟我腦袋中翻騰的快要爆炸的,從昨日延續而來的記憶相比,我寧可相信眼前的這片都是幻覺。
  
  突然,一隻大手環過我的腰,從背後把我整個人從欄杆上拖了下來。
  
  赫!就差沒有驚叫出聲。
  
  一陣掙扎,我用著極曖昧的姿勢跌在雷闇懷裡,我瞪著罪魁禍首,「放手!」
 
  「你差點就跌下去了。」雷闇毫無愧疚的把我放在床上。
  
  「我沒有那麼蠢,我只是在欣賞風景。」因為太親密的姿勢,我的臉一陣熱,不應該這樣講的話就這樣脫口而出。
  
  「早餐?」雷闇甩甩手,走了出去。
  
  兩個人默默無語的吃著早餐,為什麼我會坐在這裡呢?奇怪的氣氛,雷闇開口,「我下午要出門,你留在這裡。」
  

 

  雷闇開著跑車走了,把我一個人單獨的留在這裡,真是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離開的好機會。
 
  伸手觸及行李袋提把那微硬的觸感,才讓我開始冷靜下來,等等,是早上那樣的驚嚇,還是?
 
  我的身邊沒有大量的現金,沒有交通工具,連件像樣的武器都沒有,而且我連鬼屋到底在哪個荒郊野外都搞不清楚,我總不能用兩隻腳跑出去,用雙手抵擋組織的追緝暗殺……
到底該怎麼做呢?第一步要先做什麼?想啊!冷靜的思考啊!
 
  現階段的目的應該是先獲取了組織及雷闇的信任,等擁有了夠多有用的資源跟更好得時機,已經等了兩年了,可以為了這些再多等一點,與其想這些,還不如……
 
  好好的打探這間鬼屋。這間屋子應該跟雷闇一樣,沒有表面上看來的這樣簡單,在我無意識移動中,我發現我打開雷闇的房門,只差著要不要往前踏進一步。雷闇在組織的風評是——出名的冷酷無情,要是讓他發現我進了他的房間,就算只是掉了一根頭髮,也不知道要面臨什麼樣的後果,可是今天早上……我關上了房門,往我的第二目標前進。
 
  這個普通的地下室,好像是拿來當儲藏室,我昨晚在拿了不少的生活用品,但是除了這些平民用品,那些在普通鬼屋裡面不會出現的東西,軍火武器、組織專用設備的那些再哪呢?機關呢?我仔細的打量了一圈,沒有什麼特別的,不過是儲存的物資某些層面來說很驚人,一般的家用消耗品不說,各式小家電的備品,避難用幾加崙的飲用水都找得到,說是儲藏室還不如說是個倉庫,如果用屯著過冬的物資來判斷動物的種類……
 
  當我準備關上燈,離開地下室的時候,眼角餘光瞄到最底的牆壁上有個蠻大的變電箱,這沒什麼特別的,變電箱每間房子都有的……唔,不太對,那個位置跟角度,變電箱的掀蓋沒有辦法全開!
 
  除非,這個變電箱不是用來掀開的。
 
  我迴身走到變電箱前,順著把手往後掀的確是些像是電源閘的東西,鐵板的門框一如我想的不能全開但是也不是不能操作的角度,如果不是用掀的……闔上門框,倒退了兩步,旁邊的牆面上這隱約長形的陰影,希望這不是一時之間的採光錯覺,抓住整個變電箱框往旁水平推移,裡面赫然是一條微微在地板上襯著光的短短走道。
 
  而現在要閃開似乎太晚了……
 
 

, , , , ,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