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該不該對著走道裝傻的露出窘困的笑容,如果有監視錄影或是連線通報看起來一定很好笑,只好祈禱這裡只有雷闇一個人用,所以沒有這些不必要的東西。
 
  轉頭盯著在鐵架下方那飲水機在用的幾加侖塑膠硬水桶,暗念著朝它勾手,讓它側滾的到腳邊,然後自己滑步閃到變電箱的蓋子上,讓飲水機用水桶滾進走道,滾了兩圈之後騰空飛起,直到發出喀磅兩聲分別是撞上牆跟摔落地的聲響,似乎是沒有什麼危險,我偷瞄著看起來被摔了外觀也沒有什麼大礙的水桶。
 
  跨進變電箱擋了一半入口的走道,這條短短走道的另一頭,還有另外一扇門,一扇用暗黑色金屬作的堅固大門,而飲水桶就落在門前,大門和牆壁像是一體成型的緊密貼合,平滑的大門表面找不到半點縫細,我撇了撇一旁像是掃描掌紋的螢幕,螢幕顯示著斗大的一排字,「請輸入」。小心翼翼的輕輕觸摸了一下大門,金屬特有的冰涼傳遞到我的指尖,看樣子這扇門不是硬闖就可以通過的。
 
  雖然我可以用念力穿透金屬大門,可是我擔心的是門的另一邊,在不甚明瞭這扇門保護著什麼,之後所面對的光景應該也不是現在能夠猜測的,今天就此打住,開始檢視在一樓的各個房間;客廳,兩間客房,健身房,廚房,附有在地下室的酒窖,後面還有露天游泳池,一間一間的逛上二樓,我驚奇於那一間間的擺設跟家具,完全忘了最原先的目的是什麼了,有錢人的日子還真是奢華,有自己的游泳池不說,竟然還有自己的酒窖。
 
  走到了二樓,雷闇跟我的房間就不用再參觀了吧,原來隔壁還有這麼一間豪華的影音室喔,這間起居室佈置的還挺舒服的,雷闇這個人雖然怪的討厭,但是品味還真是不錯。
 
  咦?這間是……哇喔!好迷人的書房,活像間小型圖書館,我從以前就很喜歡圖書館,這這這……還沒有想清楚我就伸手輕撫過那併排的書背。
 
  順手翻翻雷闇都看些什麼書,『前世與今生--追尋輾轉飄緲的前世』、『終極催眠術--喚醒潛藏以久的前世記憶』、『夢與淺意識』、『簡易自我催眠入門』……這幾本堆落在一旁的茶几上,雷闇是打算要做什麼啊?要加強心理戰的策略運用?
 
  「……雷闇死前的記憶已經崩解了,只剩下一些片段……」
 
  冰澄的話慢慢的在我腦中響起,沒想到雷闇那張冷臉下也有在意的東西,如果想喚回自己從前的記憶,但是看這些完全商業化的書?書裡印的密密麻麻誰知道是狗屁還是真理,他應該心裡有底吧。
 
  還是找找有沒有留有藍圖或是相關的東西吧,我開始狀似正常的抽翻書架上的書,而等我抬起頭時……慘了!
 
  我已經整個人埋在書堆裡了,手上捧著一本和目的完全不相稱的葉慈詩集,完全沒有過了多久的時間感,雷闇該不會已經回來了吧?我轉頭一看窗外,天黑了而且月亮略起……
 
  我努力的站起身來,不知道是要先收拾身邊的殘局還是要……
 
  一旁的書堆上怎麼疊了三個盒子,印象中書房這裡沒有這樣的東西,我走進一看,有兩個餐盒,看來雷闇已經回來了,那他當時為什麼沒有叫我……我低頭看了看還在手中的那本詩集,另一手輕觸餐盒的上方,還是溫熱的。
 
 
 
  回房梳洗之後,我穿著一條太長到會踩到了寬鬆卡其褲和白色的無袖線衫充當睡衣,拎著玻璃水壺去裝礦泉水,結果在廚房遇到正在磨咖啡豆的雷闇。
 

 

 

 

 

 

 註:書名應該不用特別講也知道是我唬濫亂寫芭樂的吧。


, , , ,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