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闇淡淡的瞟了我一眼,在我還沒有做出任何反應的時候,沒有什麼特別的氣息跟表情,很自然的繼續手腕磨豆的旋轉動作,意思是說……
 
  意思是我神經過敏,對於我頓了頓才靠近流理台那個動作,雷闇瞄了我的眼神大概裡面有這幾個字。
 
  「不早了,」我低頭裝著水,雷闇悶悶的回了一聲「通宵。」
 
  「哦?」我轉身打量著雷闇,他還穿著出門的那套衣服,出門回來之後大概都在忙著,「新任務……嗎?」「嗯。」雷闇又低頭抿了一口咖啡。
 
  「缺人手嗎?」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會說出這樣的話,或許大概是因為見到那把匕首吧,雷闇挑挑了眉,沒遲疑多久,「黑客?」 
  「勉強。」
 
  「速記?」
 
  「普通。」
 
  「不缺打字。」
 
  我對著雷闇端著咖啡的背影,翻了個白眼。
 

 
 
  我伸手揉揉脖子,轉動著有點僵硬的脖子看著跟我並肩坐在一起的雷闇,他坐在椅子上伸著懶腰,「已經快七點了,你先去休息。」
 
  我拿起已經見底的玻璃水壺往門口移動,「小貓。」在我準備要開門的時候雷闇突然喚住我。
 
  「什麼事?」我轉過身來,「浴袍呢?」雷闇勾著嘴角好奇打量我整身上下,我指了指褲管,「太大了。」而且我不喜歡開襟開到肚臍的款式。「還有其他事嗎?」我接著又問。
「沒了。」雷闇低頭收拾桌面上的文件照片,正準備把門關上的時候,我突然想到一件事「那個……」
 
  「什麼?」雷闇頭也不抬的把手提電腦關機,「匕首……很漂亮,謝謝。」一說完,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的馬上把門關上,趁雷闇還沒反應出聲之前衝回自己的房間,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不敢看雷闇的表情,特別是他的眼神。
 
 
 
  為什麼會這樣呢?下午兩三點兩人都睡醒之後,現在我正站在廚房裡跟雷闇夾著鍋子裡他剛煮好的海鮮義大利麵,然後在那不知道應該是要和樂還是安靜的氣氛下傳來不搭調電鈴聲……這裡不是鬼屋嗎?
 
  對,是電鈴聲,焚燄帶著冰澄突然出現在大門外,而且他還正在有禮的按電鈴,雖然他越按越快,頗有不來開門我就轟門的氣勢,雷闇有點不悅的去開了門,我坐在廚房的吧台上只聽到雷闇的聲音,「你們來早了。」不過焚焰依舊無視雷闇的豎眉,直接拖著冰澄衝進廚房。
 
  「好香喔!我也要吃!」焚燄什麼時候不蹦跳?我指著平底鍋,「還熱著。」
 
  「不行。」雷闇的冷冰冰的聲音跟在後頭響起。
 
  「為什麼不行?小貓說我可以吃。」焚焰像是特別要和雷闇胡鬧故意忽略冰澄正在扯他的衣角。
 
  「那些是小貓的。」雷闇坐回我的對面,拿起叉子看著焚燄眼神咕嚕轉的在搜尋餐具,卻只是握著叉子一點食物也不沾。
 
  「小氣鬼!」聽起來焚焰並不打算就此打住,「沒關係吧,我吃不完……」我看著鍋子裡還有整整一大盤兩人份的量,呃,這兩個人的臉色……我好像火上澆油了。
 
  颼的彈出手中的叉子朝焚燄急射,「吃完才能下來。」雷闇讓焚燄離開鍋邊一大步後,隨即一翻手讓鍋中的麵全部倒到我的盤中。兩位賭氣可以別拿我當夾心餅乾嗎,我望著瞬間移動的麵條們,冰澄依舊早早巧笑倩兮的站在安全地帶……我旁邊。
 
  接下被當成飛鏢的叉子,焚燄靈巧的讓叉子在手指間旋轉,絲毫沒有要還給雷闇的意思,還挑釁的瞄了瞄手中的叉子跟吧台上雷闇的盤中食物,『用手抓著吃吧!』焚燄大概是這樣想的,可在他開口前,冰澄神色自若加油般拍拍我的肩,「我把這個討厭鬼帶走,要吃完喔!」就拖著哇啦大叫的焚焰走了。
 
  廚房中少了焚焰的聒噪,我盯著不知道該不該繼續吃的麵山,加上雷闇硬梆梆的表情,實在安靜的太尷尬,我本來想說鬥氣也沒必要浪費食物,現在變成我要浪費食物了,可是看了雷闇的表情,我話到嘴邊又嚥了回去。
 
  雷闇見我停了下來反而轉頭看我,可是表情沒有緩和多少,「我……叉子。」從餐具抽屜裡拿了一隻全新的往前遞,我有點緊張,他要是一直這個表情,剛剛講的話是要當真嗎,那我是不是真的要全部吃完?
 
  雷闇依舊那號表情什麼都沒說,只是把我盤子裡多出來的麵全部都撈到他的盤子裡,我很快的解決盤中剩下的配料,在焚燄多事大喊「多謝招待。」這樣詭譎的氣氛下,我被著焚焰和冰澄拖著出門,去一個代號叫做倉庫的地方。
 
  

 

 

 

 

 

================================
這回不小心爆炸了……囧,雷闇你沒事加什麼戲啊!

21-up.jpg  21-med.jpg  

21-dom.jpg  

, , , , , , ,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