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著堆在腳邊像座小山的東西,想著我已經一路的拒絕了,為什麼還是滿地的購物袋跟預定、送貨單,焚焰他根本把我當作剛從難民營出來的一樣,有的東西我只是眼光停留久一點,他就全部把他打包回來,在逛完了整個倉庫的表店面,買了一票沒有推車我自己一個人應該搬不動的東西。
 
  根據冰澄的解說雖然叫做倉庫,其實外表跟一般的大型購物城沒有什麼兩樣,各式各樣的商家林立,只是幕後大多是由組織所經營的,也對一般的民眾開放,但是檯面下,許多的藥物、武器、贓物、情報、大量的金錢,在這裡進出,標準的合法掩蓋非法。
 
  冰澄把menu遞給我,「等一下雷闇會來接我們。」似乎看出我正在對這堆小山的盤算,如果是雷闇要他們帶我來採買的,是不是早就預料最終是這樣的狀況,然後,還有一個問題…… 
  「呃,焚焰,這些錢誰幫我付的……」錢只好之後再還,這些普通店家都買得到的衣飾、學生身份用品,為什麼要特地在這理採購?今天已經被不少店員圍觀的目光弄得不勝其擾,是有什麼曝光了嗎?就連現在,咖啡店的侍者還是一直盯我們看。
 
  「這個。」焚焰賊笑兮兮的在指尖彈出這一路上用來付帳的信用卡,他說,「是雷闇葛格借給我的無限卡,至於小貓你被店員遞紙條純粹是因為我們兩個太帥。」為什麼我覺得焚燄笑的像是是故意的……
 
 
 
  當我正努力的要把房裡衣櫃門好好的關上,雷闇他們三人似乎在隔壁的起居室討論,經過起居室門口,只聽到雷闇說,「通知這幾個分配工作。」
 
  雷闇跟焚焰兩人起身離開起居室,冰澄輕輕拍了我的肩頭,「明天早上九點開會。」
 
  開會?昨天的計畫嗎……「好,他們倆個?」我胡疑的望了一眼,「你下去看看就知道了。」
 
  冰澄毫不在意的愉悅語調,讓我完全沒有警覺心的,犯了大錯。
 
 

  唔,下去是指……
 
  我站在變電箱前,將耳朵貼在鐵蓋上,非常安靜,我小心翼翼的把變電箱蓋滑開一個小縫,短短的走廊上空空盪盪,太晚了嗎?雷闇焚焰他們已經進去了嗎?輕輕的把門推回,背後傳來遠遠地腳步聲,我連忙快步移到旁邊的層架前。
 
  在我背對著地下室門口並假裝東翻西找的同時,焚焰跟雷闇兩人走了進來。「疑?」我聽了聲響轉頭,這兩人正一人一邊提著沉重的塑膠大箱子。
 
  「小貓,開門!」焚焰在前面喊著,「開門?」我歪著頭走到他們視線前,下意識的往牆壁靠,「變電箱啦!」焚燄似乎對於手中的負重很不耐,也不等雷闇的動作就率先的喊了出口。
 
  雷闇領頭的往變電箱走,我假裝怯生生的趕快往旁邊退,正當雷闇伸手要推開變電箱的蓋子那時,突然眼睛危險的瞇了起來。
 
  瞇眼睛!為什麼?……該死!該不會剛剛變電箱的蓋子沒有密合!
 
  我不敢踏進走道,呆立在變電箱框外,看著雷闇輸入掌紋,金屬大門應聲開啟,他們兩人提著大箱子走進陰影中。
 
  忐忑不安的更往外站靠在一邊的牆上,然後我聽到雷闇冷冷的聲音,「跟我上來。」說完他頭也不回的走了。 
 
 
  
  繞到鬼屋的後面,那裡還有一個一模一樣的大箱子,另外還有一個放在透明盒子中棒球大小的金屬球。
 
  「焚燄。」雷闇指著大箱子,示意焚燄一個人搬走,「嗄,一個人搬喔……」抱怨歸抱怨,焚燄還是很俐落的一手抓起箱上的束帶,然後,隨著焚燄的背影越來越遠,就只剩……
雷闇跟我,兩個人。
 
 
 
  雷闇打開盒子一手抓出金屬球,一臉莫測高深的盯著我瞧,卻不開口。
 
  然後,然後我不知道該逃還是該下跪……
 
  啪,雷闇另一隻手用力的掐住我的後頸逼我微微後仰對上他的視線,「哼……」他直盯著我的眼睛,像是想在裡面看到些什麼。
 
  「超過攝氏三十度會融化。」他用力的把金屬球塞進我的手中,然後退了一步,朝鬼屋的方向點頭,「走。」
 

 

 

 

 

 

================================
雷闇:「喂,你原本要我搬炸彈回家是要作什麼?用那拆猜房子我還嫌慢。」
星空藍:「好玩。」(笑)
雷闇、默翼:「……」(折手指)
 

 

 

, , , , , , ,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