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焰繼續滔滔不絕的說著,上次有個新進人員因為出任務搞砸,結果被雷闇整的剩半條命退回實驗室,「結論是……」焚焰輕了輕喉嚨,「雷闇還蠻欣賞你的,小貓,你前途無量喔!」是嗎?我怎麼覺得是途無亮一片黑暗哪!
 
  焚焰又繼續問,「小貓,你知道為什麼他要叫你小貓嗎?你們以前認識嗎?」
 
  我努力回想我來報到的情景,卻什麼也想不起來,「我也不知道,他確定我是他的組員,在會議室看過資料之後,就一直叫我小貓了。」
 
  冰澄頗有深意的笑了,果然轉移了焚燄的注意力,「你想到什麼了?」我問。 
 
  「也許,你對雷闇很重要……」冰澄沒頭沒尾的冒出這句話。
 
  「哪裡重要?」我不解的問,雷闇剛剛的喜怒無常,我根本猜想不出他為什麼氣消,跟為什麼把我拿來玩……
 
  「他為你破了很多例。」破例?有嗎?這種事我怎麼會知道?焚焰直到冰澄點破了才恍然大悟大喊,「對喔!」
 
  這對我沒有幫助啊,我還是想不起來他是誰,也對他的反應還有一連串的為什麼,「對啦對啦,你不知道,我講給你聽……」焚焰興致勃勃拍大腿。
 
  雷闇以前是從來都不當監護人的,上次破例就是那位被整的仁兄,也是因為焚焰跟冰澄都受傷,那位可憐的仁兄也只是住在會議室那邊的大宅,然後被出鬼沒的雷闇嚇的半死,「而且……」焚焰曖昧的笑了。
 
 
 
  「而且,他說因為他的衣服你穿了不合身,所以讓我們帶你去買東西,更奇怪的是,你才住在這裡不到三天,就吃到雷闇煮的義大利麵,我跟雷闇認識三年,沒有在他碗裡吃過什麼東西。」焚焰先是挑眉,後又為義大利麵的事憤憤不平,嗯……他的五官沒有走位真是太好了,焚燄他笑成這樣不知道亂想到哪裡去,應該也聽不下我任何的更正吧,我沒有從雷闇碗裡吃任何東西。
 
  「你說呢?這叫沒有破例嗎?這根本不是雷闇平常的行為!」焚焰用著曖昧的眼光揪著我瞧,似乎在問,憑雷闇的個性,你怎麼會穿到他的衣服呢?
 
  「你還在想那個義大利麵嗎?」故意忽略焚焰曖昧的眼神,我微微笑問焚焰。
 
  「當然!」他想都沒想的回答,「應該還有剩吧,你不是吃不完嗎?快告訴我!沒吃到的怨恨是很可怕的!」焚焰十分認真的瞪大了眼睛。
 
  「非常可惜,全部被雷闇吃掉了。」我看著焚焰從殷殷期待到夢想幻滅的表情,實在是很好笑,我轉頭問冰澄,「他平常都是那麼貪吃的嗎?」冰澄有點窘的點頭。
 
  大家靜默了一會,卻應該還是各自在心底百轉千迴,冰澄拍拍我的手,「簡單的說,雷闇他很在乎你。」
 
  「我不覺得。」我聳聳肩,我現在還有個大難題在等著呢。
 
  冰澄笑了笑又說,「你們兩個都單純的像個孩子。」「那會!雷闇哪像,他別像大惡魔就很了不起了。」焚焰非常不以為然的回嘴。
 
  「我們該走了,明天早上要開會,雷闇應該不會留我們過夜。」冰澄起身,拉起還在一旁為義大利麵哀悼的焚焰。

 

 

 

, , , , , ,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