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著遠方的日出,暖暖的陽光曬暖了我的身體卻曬不開我心底的寒意,我聽到窗簾摩擦的聲音,轉身過去看到雷闇站在我的陽台上,大慨是我整晚沒睡臉色有點慘白,或是陽光開始反光,雷闇瞇了瞇眼說,「不是說可以過來。」
 
  我聳了聳肩,「都是這樣,每次都睡不著,鎮定劑也沒用。」雷闇伸手又把我從欄杆上面抱下來,「你這樣會掉下去的。」「死不了!」我根本不掙扎,反正雷闇是不會放手的。
 
  雷闇把我放在床上,皺皺眉又講,「這樣我不放心。」雷闇低頭仔細的檢視著我的眼睛,「如果你整晚沒睡都是在想我,這樣的理由可以接受。」 
 
  我瞪大著有點酸澀的眼睛看著他,有必要從新評估,反常的地方太多了,小心謹慎喜怒無常是沒錯,但是個性的部分跟我所了解的相差太多,什麼三天跟這種把人耍著玩的話語,見我不語雷闇又開口,「想睡了?還有兩個小時,休息一下。」硬是把我壓進被子裡,「我以組長的身分命令你,好好的休息。」
 
  雷闇帶上門離開,我翻下床坐在落地窗旁,頭靠著冰涼的玻璃,奇怪的雷闇,他的行為他的動機,矛盾的組合體,我猜測不到,沒辦法捉模,還有冰澄,那看透一切的澄淨眼神,任何事情都逃不過她的眼,她太敏銳,雖然她一直沒有展現威脅性,焚焰,看似傻大哥一個,但是很多時候,又不跟表面一樣的單純,都不是簡單的人物。
 
 

 
  「默翼!」刺鼻的香水味連圍巾都沒有擋住,為什麼其他人都可以保持不動的撲克臉呢,「呃……」回過神來,說明差不多結束了,小蜜嬌笑討好的臉孔在我眼前晃動。
 
  「那個……」小蜜故意裝著嫵媚的語調,但是聽起來只令人覺得刺耳,「什麼事?」有話快講,別一直故意在我面前晃來晃去。
 
  「默翼,我想,嗯,我們這次任務是負責比較相近的部分,」小蜜一臉期待的說,「那我跟其他的組員討論過了,我們要不要再私下一起討論一下,」小蜜指指後面,後面還有一小群基礎組員也是殷切的往這裡看,「你可以指導我們要怎樣配合你會比較好?」
 
  微瞇著眼打量著小蜜的話,我考慮著要怎麼擺脫這群煩人的傢伙,雷闇對他們有那麼好嗎?竟然讓他們有開口的習慣。
 
  「……」我正想著要用什麼說辭才可以擺脫小蜜,沒想到雷闇竟然從另外一頭晃了過來,然後他……
 
  竟然從後趴上來,除了雙手圍住我還把頭枕在我的肩上。
 
  在我嚇的僵住動也不敢動的時候,他笑著開口,「再說一次?」
 
  活像我肩上露出毒牙發出嘶嘶威嚇聲的毒蛇,本來偷偷望向這裡的基礎組員紛紛臉色發白解散,小蜜更是當作剛剛什麼都沒發生的直接撤退,留下我不知道要開口講什麼,跟後面還像是橡皮糖攀在我身上的雷闇。
 
  「呵,高處不勝寒……」雷闇在我肩上笑的非常愉快,「欸,跟我去喝下午茶,去他們本來要找你去的那家。」我翻了一個超大白眼,這下我肯定雷闇在耍著我玩,冷冷的說,「你自己去,我明天要去大學註冊。」圍著圍巾要我喝什麼下午茶。
 
  「註冊是早上,我明天開車帶你去,」雷闇應該還是那副欠人扁的表情,我撥開他的雙手,轉身離開會議室,用力甩上大門,跳上那時焚焰一起訂的機車,檔一打,這車牌跟外表都偽裝成青少年也能用的輕量競賽機車,頭也不回的狂飆出去。
 

 

 

================================
後面有接回來啊XD

27-end.jpg  

, , , , , ,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