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皂上卡著頭髮很噁心。

為什麼會這麼智障的沒效率,所以我才討厭人多。

又摔了個西八爛,裂了另外一邊。

意外的是個喜歡腹黑的純情咖,什麼鬼。

看人家演好戲,當然就甸甸啦。

聞得到自己的臭味。

一大早起來就吃燒酒雞。

半夜正中,看了人家的文章之後想吃早餐,想吃外酥內軟又香的法國土司。

一時卡住,我想不出來我要人搬爆裂物回家是要作啥,他要炸房子用炸彈還嫌太慢。

現在都還能讓我罵,你他媽的不要太過分。

人禍。

雲端嗎,架在網路上的社交圈,關了電腦就不是我的了?

開始作惡夢了,卡住了。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