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擔心你呢,可愛的小貓……」雷闇嘻皮笑臉的說,慢慢的貼了上來,「你知不知道,你剛睡醒的時候,看起來……」,完了!雷闇這個傢伙,「很好吃的樣子捏……」正準備一踹,雷闇像是有預知能力的死死纏住我的四肢,帶著邪惡的笑容低下頭來。
 
  卻在我的額頭上輕柔的一吻,「今天週休二日,你好好的休息吧。」像是一陣風捲出了我的房間,我望著那扇關上的門,拉起毛毯轉身閉上眼睛,不知道該用什麼判斷雷闇的行動,雖然緊閉著眼皮,但是,仍舊不停的顫動著。
 
 
 
  咖啡店裡那熟悉的身影,仍清楚的烙印在我的心底,我以為,我已經把他們從我的記憶中抹去了,為了他們好,也為了我好,我的從前,是不需要存在的,指導者α說過的。
 
  現在,我想起了從前,我那平凡的家庭,那隨處可見毫無特別但是平凡中見幸福的一切,有著溫柔微笑的母親,嚴肅但不失慈愛的父親,還有我最摯愛的姊姊,我們感情好的連她的男朋友都忌妒,我還記得,當時放榜確定我考上T大時,也是前一年進入T大的姊姊有多麼的興奮,我們兩人有多瘋狂的慶祝了一整夜……昨天,我又見到她的微笑,在咖啡店裡。
 
  回憶的溫暖,就如同薄霧被太陽照射般的像是一陣輕煙的消失了,有股寒意慢慢的自背脊爬起,有個毫無溫度的笑聲慢慢的笑著抓住了我所有的注意力。
 
 
 
  『……下一次,就是你從前的家人朋友,你應該還記的他們吧,記性不錯的δ-13……』

  
  
  有個東西向我靠近,我本能的抓起枕頭下的匕首一揮,順勢整個人往床的另一邊翻,哐的一聲,雷闇站在床的另外一邊無奈的盯著我看,「是我。」
 
  我定睛一看,床上翻倒著一個馬克杯和一個湯碗,還有個底部被劃了一刀的金屬托盤,潑的到處都是的液體,在雪白的床單上看起來像是蛋酒跟什麼湯,我慢慢把匕首收起,雷闇剛剛是端這些東西來給我嗎?他剛剛為什麼不反擊?
 
  雷闇毫不在意的微微一笑,「要是不喜歡這張床單,換掉就好了。」他慢慢的伸手抓起床單,拎著這一團混亂的床單走進洗衣間,烘衣機正轟隆轟隆的運轉著。
 
  我的腦袋一團醬糊的靠在門邊,他俐落的把床單丟進了大洗衣機,鈕開按鈕,轉身走到我的面前,雙手握緊我的肩,「小貓……」我瞥見他手臂上的那塊還紅腫的燙傷,是我剛剛的那一刀被熱湯潑到的吧,很自然的伸出手,撫去那塊傷痕。
 
  雷闇停下,看著我的動作,我也頓住了,此情此景,此情此景……從前……阿樂……燙傷……那時……我無力的無聲苦笑,直到被雷闇猛然的抱緊,「別哭,小貓,別哭,沒事了……」才知道自己的眼淚不自覺的流下來了,我緊張的想要停住,可是眼淚卻越擦越多,雷闇輕柔的把我按在他的胸膛上,輕輕的撫著我的頭,我的背。
 
  那溫暖的低語在我頭頂響起,「別哭,沒事了……」
 
  就一下子就好了,讓我在這溫暖的懷抱待一下子就好了。

  

 

, , , , , ,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