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站了個穿著鉚釘馬靴,削肩緊身超短旗袍,帶著龐克風手環項圈,加上黑色眼影指甲油及脣膏的少女,鷹井霧櫻的笑容有一點尷尬,「小瞳,你!……」
 
  是那天我在山上遇到的女孩!
  
  鷹井霧瞳開口,語氣裡透著濃濃的不屑和揶揄,「我覺得很不錯,我特別為死老頭打扮的,倒是你……」她頭一轉,看到站在鷹井霧櫻身邊的我,頓了頓,笑了,「穿的跟個洋娃娃似的……」
 
  鷹井霧櫻急忙的說,「莫翼,這是我妹妹,鷹井霧瞳,小瞳,這是莫翼,我的……」「男朋友。」我接著說,我握緊鷹井霧櫻的手,我明白為何鷹井霧櫻會這麼緊張了,以資料上來看鷹井霧瞳這樣的出場,很平常,她沒有把場面鬧的十分難堪就算她心情很好了。
 
  只是,我不知道我那天遇到的女孩,就是鷹井霧瞳,出了這樣的意外,罪魁禍首已經離開現場了,只留我一個人收拾爛攤子,鷹井霧瞳笑嘻嘻的喊了我一聲大哥,我知道她是在暗示那天的事情,我除了微笑,沒有多說什麼。
 
  意外於我和鷹井霧瞳處的很好,鷹井霧櫻明顯的鬆了一口氣露出微笑,從言語中,可以感覺的出來,鷹井霧櫻對於這個同父異母妹妹,其實很照顧疼愛有加,只是鷹井霧瞳似乎不太領情,心結不開,說什麼都沒有用。
 
 
 
  鷹井霧瞳的那聲大哥,讓我如芒在背,很怕她突然冒出一句什麼,讓我很難的接回去,該做的事做完該貼的東西貼好,眼看宴會也差不多到了該結束的時候,告辭,順道跟門口的陳伯說些謝謝招待的客套話,在坐上陳伯為我招的計程車,鷹井霧瞳打開了另一邊車門坐進車內,她說「開車!」司機透過照後鏡用眼神詢問著,我點點頭,該來的還是不可逃避。
 
  無語的安靜,鷹井霧瞳只是直直的盯著我看,像是在確定什麼,我也就任由她看,考慮著等下要司機在哪個巷口停車,我想想還是停在外面就叫司機直接折返送鷹井霧瞳回去吧,我走路進去會議室那邊好了。
 
  「喂,很厲害的大哥,真的是你嗎?」,鷹井霧瞳有點遲疑的問,我轉頭看這她,這眼神,才像她這個年紀應該有的,我不答反笑,「下兩個路口停就可以了,謝謝。」我對著司機這樣說,短暫的靜默,是鷹井霧瞳欲言又止但是帶著微笑的表情。
 
  在下車之前,我付了三倍的車資對著司機說,「請直接折返,送她回家。」我打開車門,一腳跨出門外,鷹井霧瞳伸手拉住我的西裝衣領,「什麼……」事字還沒有說出口,鷹井霧瞳就吻了上來,我推開她。
 
  「你會是我的!」面對我有點錯愕的表情,鷹井霧瞳似乎有些得意,「我交往的對象不是你!」說的義正嚴詞,不過鷹井霧瞳根本不在乎,「我知道!」這是什麼狀況,混亂!
 
 
 
  走在無人的街道上,接近半夜,人聲俱息,徒留我皮鞋踩在柏油路上的聲響,一聲一聲,鬆開了領節,用手勾著讓外套斜披在肩上,一戶戶我慢慢的走過,在這平凡的住宅區,我頓了頓,望著有些仍然亮著燈的房間,是哪些人還醒,還在等著誰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深藍星空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