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南地北的亂扯了一會,直到鷹井霧櫻突然驚覺應該要讓我好好休息,他們兩人才匆匆的離開醫護室,然後,似乎像是蒙頭大睡的樣子,我微微的閉眼休息,大概,過了起碼二三十分鐘,微細的開門聲,又有人進來了,不一樣的腳步聲,有跟的鞋子,隱隱做響。
 
  布料摩擦的聲音,人進到布簾裡來了,那股讓我覺得刺鼻的香水味,是小蜜,她不發一語的站在我的床邊,是想做什麼,又是布料摩擦的聲音,我維持著背對她的原姿勢,盤算著,然後…… 
  溫熱柔軟的女體緊緊的貼到我身上,從床墊下陷的程度和加在我身上的重量,小蜜整個人都已經離開地面了,又是一陣靜默,不知道小蜜心裡在想什麼,剛那一瞬間,我本來是要把她轟出簾幕外的。
 
  小蜜伸手,想慢慢的拉下我蓋在頭上的毛毯,我假意的往旁邊一推,似乎大夢初醒,「誰?小櫻嗎?」小蜜的下半身往下一滑,站回地板上,「哼!就只會想你的小女朋友。」小蜜不滿嬌嗔的開口。
 
  詫異的盯著她看,因為,衣衫敞開,性感的蕾絲內衣已經出來跟我打招呼了,注意到我的驚訝,小蜜故意的把衣衫再拉開一點,火辣的曲線必露,扭著腰往我的身上貼,用胸前的那兩團肉在我身上蹭著,「現在,什麼都不要想,只要想著我就好……」故意在我耳邊輕輕呼著氣。
 
  留著長長指甲的手指一手正解著我的釦子,一手正想撫上我的臉,「滾!」狠狠的一推,我沒辦法忍受小蜜這般的色誘動作,轉身站在病床的另一邊,小蜜臉上羞怯憤恨交織成一片,瞪大著淚光雙眼看著我,似乎我的不領情,是她莫大的恥辱,手一甩,我把毛毯丟給她。
 
  閃過她的身邊,站到布簾之外,「不必這樣作賤自己。」我對著布簾裡那抹靜止不動的身影開口,這是何苦呢,本來萬分猜測,瞬間不少念頭穿過心頭,本以為是生死交錯,結果竟然是這種下三流的橋段……
 
  走出醫護室,靠在牆上,甩了甩頭,想甩掉那複雜又混亂的感覺,訝於小蜜的大膽無知,但是同樣身為,同樣身為女性的我,全是因為這樣的身體,被人這樣的獻身,情何以堪。
深深的吸口氣,我伸手揉了揉臉,看到了,雷闇的胸膛,「呃……」實在傻眼,總是無聲無息然後在意想不到的時候出現,「鷹井霧櫻打電話給我,說你身體不舒服。」「大概吧……」疲憊感湧上來,我知道我的身體沒事。
 
  雷闇像是不滿的皺眉,轉身,「上來,我帶你回家。」「回家?」你剛剛講什麼?「自己上來,不然我打橫把你拖走。」帶著警告意味的話語,不可忤逆的意志,我輕輕的嘆了口氣,不想在這裡跟他爭,我伸手攀住他的肩頸,被雷闇背在背上。
 
  有力的肩膀,礙於姿勢跟周遭人的眼光,我很自然的把頭靠在他的頸邊,剛好看得到下巴這一帶的線條,雷闇好像因為這個動作揚起嘴角,步伐的韻律跟雷闇體溫適合的溫度,讓我不自覺得放鬆,我不禁眨著眼,雷闇開口,「想睡就睡吧!」

 

 

 

, , , , , , ,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