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抓下雷闇的手,仔細的看著項鍊,沒錯,那老闆原本一直不肯賣給我,說項鍊是一對的不單賣,另一方造型略為不同更為流線大氣,十字中央鑲的是黑瑪瑙。
 
  「沒錯,也是。」心情非常愉悅的,他指了指自己的頸間,略為粗一點的蛇鏈露出來,下面跟著就是黑色的倒十字,「怎麼會在你那裡?」我瞪大了眼睛看著雷闇的項鍊。
 
  那天詢價到最後本來我準備放棄不買,老闆卻突然又不堅持了,誰知,我到家一打開包裝盒,裝的卻是黑色倒十字,當下我隨手往書桌上一丟,打算隔天要拿去換的,隔天一早盒子卻不見蹤影,原本以為被雷闇掃進垃圾桶,結果今天已經安穩的掛上他的脖子,雷闇剛剛說,送給我,那……他該不會是會錯意了。 
  看我驚訝又遲疑的表情,雷闇眼神一轉就明白了,他微微一笑,繼續伸手把項鍊扣在我的頸上,「反正結果一樣。」呃……那個神神秘祕的老闆到底灌了他多少迷湯?怎麼心情好的什麼都影響不了他。
 
  相較於雷闇的好心情,我卻是因為找不回貓而繼續低迷,「好了!」終於擺脫髮尾的阻擾,項鍊扣上了我的脖子,我看著雷闇帶著微笑的表情,好像真的很適合的樣子,我低頭轉著墜子,白水晶折射的光芒一閃一閃,「……謝謝。」我吶吶的開口,繼續往沙發裡窩的更深一點。
  
  安靜了好一會,雷闇在我身邊坐下開口,「有照片嗎,還是你要隻新的貓?」「不要了。」我搖搖頭,「我們本來就不適合養貓,他有新的主人也是件好事。」我抓著靠枕,轉頭,和雷闇的視線對上。
 
 
 
  「那個時候,你為什麼要救我?」 
 
 
 
  眨了眨眼,像是在回想,「……我不知道,」雷闇斜椅在沙發的另一端,背靠著扶手上,「可以不管你的,可是我就是忍不住的把你弄醒。」
 
  哪只是把我弄醒啊,這個動作粗暴的傢伙,莫名其妙痛的錐心刺骨,面對的還是雷闇這冷冰冰的臭傢伙,這點我到現在不只印象深刻,應該是永生難忘吧。
 
  「大概……很想看你睜開眼。」他繼續微笑,唔……有意點奇怪,雷闇今天給我的感覺,如果用少女漫畫來形容,就是有人幫他打了粉紅色的光還有玫瑰花瓣飛舞的背景。
 
  「無聊!」我把靠枕往旁邊一丟,拖著拖鞋往房間走,「你終於想起來我是誰了。」他的聲音傳來,帶著暖洋洋的笑意,毫不虛假又溫暖的笑聲。
 
  
  
  「怎麼回應?」我指著手機螢幕上的訊息,在雷闇“自然”的走進“我的”房間時,「變態?」他隨意的瞄過內容,敷衍的反問,「是鷹井霧瞳。」天底下只要不是你這個變態都好解決。
 
  「就照著她說的,」雷闇只是稍微想了想,「依照原本該發生的。」

  

, , , , , ,
創作者介紹

深藍星空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