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我很不成熟,所以我喜歡成熟的人。
但聰明的人,還是腹黑一點好。

怎麼寫的,轉了那麼遠,都節不了尾,是因為,終於不是痛徹心扉了嗎。

用醒來的身體狀況判斷惡夢激不激烈,會不會太悽慘。
還好醒來之後只有肌肉酸痛,外加大腿痛到不能走路,沒有一起身就爬去吐。

還是一樣毒。好的不靈壞的靈。

近日無梗王。
原來這樣才叫做段落。

什麼叫做平常心。沒有基準的人。

這種追加的蠢事。果然沒有時間深呼不行。

人懶沒藥醫。人蠢也沒藥醫。

與其說要解夢,不如說我想占卜。
但是註定無解的後面,眼神轉開的那些……

吃了很糟糕的一餐,不提食物美不美味,賣吃的衛生不好就是大忌,湯盤不太乾淨邊緣都是抹布水痕,主餐的肉下面跑出來不知道玉米鬚還是頭髮的東西,因為跟長輩吃飯所以不想掃興的拍照片,曾經多年之前,有美好記憶的餐廳,隕落至此,多麼唏噓。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